【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五月,那飘香的玉米饼(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4:30

初夏丢落屋檐的雨,是我想念你的泪滴。风从黄土高坡掠过,那半城烟雾半城沙的朦胧,是谁丢落的一抹昏黄?儿子刚要打马而去,却闻老榆树下的呼唤,让掉落的叶子,随风飘零。你粗糙的手指,轻抚额际的缕缕白发,刻在你脸上的年轮,时常让我想起你在黄土地里弯腰屈膝,垦荒出来的道道犁沟。

有人说;母亲是画纸上的水墨丹青,儿子手中的笔,无论怎样渲染,都不为过,可我数次欲挥笔泼墨,却总是泪眼朦胧。今夜,时钟的滴答,随雨打芭蕉带叶愁的思念,让儿子带着满满的愧疚为你写意。

端午节越来越近了,五月的雨,让北方的天气更加湿冷起来,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两天两夜,并没有停歇的意思。夜晚,积雨云厚厚的叠加起来,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势,盖过头顶。

山雨欲来风满楼。风,张牙舞爪的刮飞道路两侧的牌匾,行人渐次消失在大街上,这时,风夹杂着雨,雨挟着风,一阵紧似一阵。突然,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玻璃窗被雨敲打的噼噼啪啪作响,屋檐丢落的雨,形成了一道道雨幕,窗外一片白雾茫茫。

望着窗外的雨,我不由的想起了故乡的麦田和那刚刚破土出芽的玉米地,山坡上放牛的父亲;那棵老榆树下,母亲轻抚额际上的白发,翘首张望儿子打马归来的历历往事。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回忆之中拉了回来。我拿起电话,一听是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略带磁性的声音,让我感到了五月的温暖。“三,再过几天就过端午节了,你啥时候回来呀?今年我养了三十多只母鸡,你回来拿点鸡蛋吧,过节好吃,我和你爸也吃不完。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吧?这几天一直下雨,你早晚上下班多穿点,天气不正常。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吃饭别老对付。”母亲说。“妈,我没事,一切都挺好的。鸡蛋你留着和爸吃吧,现在青黄不接的,在农村没啥菜,你俩别老惦记我。”我对母亲说。

这时我拿起电话的手,不知不觉的颤抖起来,泪水夺眶而出。母亲在电话那头一直在唠叨着生活中的一些琐事,而我只有嗯啊的应答,并没有听清母亲说的什么?朦胧之中我仿佛看到了母亲那张慈祥的脸,在这雨夜的五月,那洒满一屋温暖的话语,驱走了五月的湿冷,驱走了黑夜的寂寥。电话那端的母亲,还在喋喋不休唠叨个不停,语无伦次的我,在嗯啊的应答声中草草挂断了电话。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而我,又在每个节日来临的时候,给年迈的母亲拨通过几次电话呢?黑夜在无尽的延伸着,宛如母亲的叮咛。这时的雨,下得越来越大。

清晨,雨停了。五月的大地,一片绿色的海洋。丰盈的雨水浸润了大地,疯涨的麦子和玉米成为了田地里的主角,到处散发着勃勃的生机。风从山坡掠过,拂过麦苗的额头,一波一波的麦浪随风起伏,像海上万顷粼粼的波光,随太阳的升腾而舞蹈。粗壮的玉米苗,挂着点点雨露,似带露含羞的少女,一株株亭亭玉立。那些相邻的玉米和麦苗随风儿的抚摸,时不时的卿卿我我,颇似温情的恋人,悠然起舞。

家里的田,每年耕种什么都是父亲来决定,因为父亲懂得土地变换茬口的知识,如果你不懂这些知识,一年的收成,不是减半就是颗粒无收。这些知识都是父亲种田的心得,母亲从来不掺合每年田里种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父亲身后,不是拿起锄头除草,就是抡起铁镰收割,脸上总是挂满微笑,时不时的仰望父亲的脸,虔诚地像一个基督教徒。

儿时的我是快乐的。毛毛果,一种天然的草本植物,生命力极强。它大多生长在沟边,河沿。黄色的小花,朵朵堆积,花不大,却很温暖,就像路边雏菊花的颜色,花开时日,落蒂成果。它的果子圆润而带刺,果的四周长满了绒毛,刺向上直立着,扒开果子,果肉香而甜,略带点点的涩,是我非常喜欢吃的。蜂蝶是无法落在果子上面的,若不小心落在上面,它尖利的刺就会刺破蜂蝶的肚皮,把它们永远定格在上面,使之无法逃脱,它被誉为蜂蝶的死亡之星。

田野里花花草草的聚会,使我像一只飞舞的蝴蝶,尽情的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徜徉。路两边的花草虽然经过牛马的践踏、啃食,依然不卑不亢的生长着。车前子、马蹄莲、蒲公英,倔强的生长着。

还有一种我特别喜欢的植物叫酸浆,它的叶子和根都可以吃。它的叶子和玉米的叶子相似,吃起来稍微有点甜。每当日上三竿,母亲把我扔在地头玩耍时,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我就会拿它来充饥。它的根,白里透着红,水份特别的大,而且脆。当你拔它根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弄断了,手里剩下的只是一把翠绿的叶子。当你整棵把它的根挖出来的时候,就像剥甘蔗一样剥去它的皮,咬一口,不觉得全身就会打一个激灵,满口牙都被酸倒了,别有一番滋味。

母亲在田里锄草,我在田埂上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带着微笑开心的睡去。蚂蚁时常侵袭着我儿时的梦,我因它的侵袭而惊醒。当我睡得正甜,一阵阵针刺的疼,在我的全身蔓延。睁开眼睛,几只蚂蚁正在我的身上游离,观光我稚嫩的身体。我不由得跳了起来,抬头看看田地,你那一抹瘦小的身影淹没在绿色之中。不见了你的身影,我急得大叫起来,“妈,妈”。然后,你头顶那块白纱巾,在手中不停地挥舞,像一片云,飘过绿色的大地,向我走来。我因此而喜悦。

田里杂草的名字很多,有三棱草,水稗草,和芦苇草等。最难锄的就是芦苇草,它的生命力极强。如果不把它连根拔除,它就会繁殖的很快,一片一片的生长。影响小麦和玉米吸食土壤里的肥料,抑制它们的生长,耽误它们传粉,灌浆,果实也会成长的不丰满。

我跑到母亲的身边,学着母亲拔草的样子,看准了一棵芦苇草,双手掐住草尖,用尽全身力气往后一拔。这下可看好了,由于用力过猛,我连人带草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来了一个人仰马翻,麦田里留下了一个醒目的“大”字。母亲疼惜的把我扶起,看着我手里还攥着一把芦苇草,会心的笑了。而我,却是满脸的委屈。

那一年,我不满七岁。

日上三竿了,我又累又饿。父亲还在山坡上放牛,母亲拉着我的手向家里走去。母亲的手像一只大船,载着摇摇晃晃的我,穿过暗礁险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母亲在锅台上烙着玉米面饼子,嘴里哼着我听得不太懂的民歌,那双灵巧的手,忙的让我看得眼花缭乱。锅里面是母亲做的萝卜汤,我一边往灶台里面添加着柴火,一边看着母亲贴饼子时的情景。母亲把拌好的玉米面里面加了两个鸡蛋,放了一碗煮熟的花脸豆,用手又搅拌了几下。这时,萝卜汤已经快开锅了。母亲对我说;“三,多加点柴火,别让火落下来。”我嗯了一声,往灶台里又加了几把柴火。母亲用胳膊撩了一下额前的一缕长发,双手开始忙活起来。没等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铁锅的一周整整齐齐贴满了玉米面饼子,就像一堵篱笆墙。母亲把锅盖扣上,对我说;“三,你去喊你爸回来吃饭,我来看着火。”

初夏,骄阳似火。车辙压出的土路滚烫滚烫的,塑料凉鞋被太阳一晒,烫的脚生疼,太阳照在我稚嫩的肩膀上,火辣辣的。这时,我为了快点找到父亲,跑了起来。凉鞋带起的尘土,开始飞扬起来。汗水拌着尘土,我的脸变成了花脸猫。不一会我就跑到了山坡下,找到了父亲。父亲坐在老榆树下,吧嗒吧嗒抽着烟锅,山坡上的牛悠闲地啃食着青草。

父亲看到我的脸,扑哧一声,被我的举止逗笑了,我也笑了。父亲牵着牛,我骑在牛背上,一幅水墨丹青,落笔成诗的画面,行走在归家的乡间小路上。

临近端午节了,母亲锄完地里的草,又开始念起了她的生意经。五月,是母亲最繁忙的季节,每每这个时候,母亲除了给田里除草,还要去城里卖一些端午节包粽子用的马莲叶,治疗湿寒用的艾草叶,换来的钱来补贴家里所需。

五月的雨水是非常多的,正是田里需要水份的时候。大地上一切绿色的植物,贪婪的吸食着雨水的供给。那些花花草草,挺直了腰杆,竞相妩媚,随风招摇。

母亲往背篓里装着马蹄莲,弯刀上残留的绿色汁液流到了手上。“妈,你歇会吧,这么多的马蹄莲,你一时半会也割不完。”我对母亲说。“不行,等一会太阳上来,露水退去就不好割了。”母亲说。我带着满满的疑惑专注的望着母亲的脸。母亲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一边割,一边说,没有阳光照射的马蹄莲,叶子带着露水,根非常的脆,刀割下去,干净利落,省力不费刀。如果阳光上来,雨露退去,太阳一晒,马蹄莲根就变得柔软有弹性,这样刀割下去,费力费刀,一不小心刀还会伤人,母亲讲的头头是道,我听得津津有味。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我去城里打工,而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长大了,而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哥哥姐姐都考上了大学,日子过的逐渐捉襟见肘起来。母亲和父亲与我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夜,使我放弃了求学的路。哭红的眼睛,迷离了远方山水的相约,追逐文字的梦搁浅在缪斯女神神圣的殿堂之外。

离开你不到一周,我发疯的想家。想你在灶台上贴玉米面饼子时,我给你添柴加火的温暖,想父亲扶我上牛背时,那一脸幸福的微笑。家里的小黑狗“欢欢”还跟在你的身后,去麦地里捕捉老鼠吗?我不在家的时候,门前那颗老榆树,我的小伙伴们会不会爬上树梢去偷榆钱?孤灯夜下,信手拈来的写意篇篇都是你的故事,页页都是你的精彩。想,不尽的想你。

有一天,我在工地上伺候瓦工砌墙,由于我腿脚勤快,搬的砖最多,砖码的也就最高。瓦工师傅乐的抿不开嘴的微笑,因为他们都是包活干,砖砌得多,挣的钱也就越多。我一不留神,把砖垛碰倒了,整块的砖都变成了半截。瓦工师傅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由得破口大骂,你妈的,你瞎呀,还给了我一个耳光。满脸的委屈,愤怒一股脑袭上心头。我顺手拿起一根钢筋,把那个瓦工追遍了半个工地,也没有打着他。后来,工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又批评了我一通。到现在那一幕还萦绕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端午节的前几天你来工地的宿舍看我,你满脸慈祥的微笑和话语,温暖了宿舍里的工友,让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起来。你拿出在家里煮好的鸡蛋,分给每一个室友,又把缝好的黑布鞋塞进了我的床下。看到你那熟悉而又日渐佝偻的背影,我无声泪雨凝噎。妈你在这住几天吧,我领你到街里逛逛,隔壁的小旅店很方便的,干净而且又不贵,我对母亲说。不了,你爸在家里不会做饭,田里还有许多活等着我去干呢。

你走了,我没有留住你。我站在工地的大门口,望着你远去的背影,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小,就像一颗星辰隐去了光芒。母亲,你可知道儿子一直在读你。我哭着读,跪着读,趴着读,读得麦子青了又黄,黄了又青。读到日月星辰陨落,读到晨曦暖阳升腾。

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儿子从未听你说过一个累字,只有在黑夜里,你那佝偻的脊背让我读懂了,你大山的身板是怎样坐成夕阳的模样。我知道你的离去,我将独撑一片天空,独挡一方风雨。你赐予我宁静致远的智慧和遇山开路的勇气,我将沾满感恩的泪,为你闪烁。

五月,波澜不惊的五月。初夏的青莲,是一眼的清澈。你远去的背影,带走了儿子多少依靠依恋。不是所有的美景,都能留住离人的脚步。不是所有的花期,都在儿子打马归来时才能绽放。岁月蹉跎,天际沧海,与你一起走过的日子,我将永远铭刻。

于你的日子里,我不求你将与日月同老,与地同在。只求百年修为,与你靓华晚年。

今夜,我在五月的湖边,将倾听一池青莲的呢喃。那一页一页撕去的日子,怎样拐走了风华的岁月。

今夜,我在初夏的河堤,将安放一盏青莲的心灯。那深深的思念,将带我划过波澜不惊的五月。

今夜,我已买好了归家的单程车票,粽叶飘香时,只谈相逢,不谈归期。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南宁癫痫病正规医院出现口吐白沫是什么原因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