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时光】再见潮白河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5:37
无破坏:无 阅读:1452发表时间:2018-11-04 22:58:56 摘要:二十多年过去了,多少次梦回潮白河,多少次梦中翻山越岭奔向宁夏那片广袤的土地,可是醒来却是一步也不敢迈出去。潮白河有他的身影,潮白河有他的音容笑貌,潮白河有他写给她的诗篇,潮白河有他唱给她的歌声。潮白河,留存了太多她俩在一起的甜蜜记忆。她小心翼翼,不敢触碰,怕一碰,心会碎掉。怕一碰,就难以再回头。    潮白河,久违了。她终于迈出囚禁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心中牢狱,又来到了你身边。   一、尴尬的初识   她与他相识于1987年的秋天。他俩都是农村娃,她来自河北,他来自宁夏。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进入到同一所部级院校—地震技术高等专科学校(地校)。地校直属国家地震局,是当年一所四五套办试点学校。所谓四五套办,就是学习两年后进行分流考试,若超过标准线就再继续上三年为大专。若低于标准,则再上两年毕业,学历为中专。   这所学校的毕业生,原则上是从哪来再到哪去,一般分配到科研单位或政府部门。能考上这所学校,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有着光明的未来。   当年共招了四个班,一百多名学生。因为都是初中生,学校管制得比较严。每天上课都要点名,留的作业务必要完成。包括定时定点吃饭、出操、晚自习、回宿舍休息,都要严格按照学校的规定执行。   开学后,第一天上大课,是特别严肃特别认真的刘老师的课——机械制图。   上课铃刚响,刘老师就开始点名,当点到“李恒”时,她立即站起身,大声报“到”,与此同时,隐约从远处又传来“到”的声音,狐疑之际,教室里哄堂大笑起来。她坐在前排,赶紧转身环顾,寻找同学们大笑的源头。这一回头不要紧,发现在教室中间位置还站着一个男同学,正目视前方。她赶紧转过头,看着老师,想在老师那儿证实一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安静,不许笑!”刘老师站在讲台上,沉下脸,低头再看花名册。“李恒”老师又点了一次名。   “到”还是两声。教室里又是笑声一片。这次可以确定无疑,今天来上课的同学中,有两个人是同名同姓,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男李恒回答问题,女李恒坐下。”刘老师大声说到。“大家安静,认真听李恒同学回答问题,不许再笑。”接着又重重地重申一遍。   刘老师的这一声“不许再笑”,犹如一道导火索,同学们不但大声哄笑,调皮捣蛋的更是敲起了桌子,有的甚至吹响了口哨,一时课堂秩序大乱。女李恒臊得脸通红,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男李恒却丝毫不为所动,有条不紊地回答完老师的问题,又稳稳地坐在座位上。   一堂课过去了,她脑袋里都蒙蒙的,什么也没听进去。老师一声“下课”,她如离弦的箭,飞出教室,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稳着砰砰乱跳的心。   又过了一天,她知道了他是八七一班的,是来自宁夏的中考状元。   二、同名的缘   大家知道了一个年级里有了两个李恒,还一男一女,总是嘁嘁喳喳,在不经意间开个“交交朋友”之类的玩笑。   刚开始,她在路上或在楼道里遇到他还有点羞涩,总是悄悄地躲开,有时对面撞上了,她也会低一下头,装作没看见,匆匆过去。一个多月过去了,慢慢地也能像对待其他同学一样,见了面,心平气和起来,打打招呼,说一两句。当知道了他也喜欢文学时,交流渐渐多起来,人也熟络了起来。   她是她们县城的中考状元,各科成绩都很好,只是从心里偏喜欢语文。虽说她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但是她很不满足,她羡慕课本里文章的作者,能写出那么优美的文字、那么吸引人的故事。还记得有一次好不容易弄到一本小说,实在忍不住里面精彩情节的诱惑,上物理课时,悄悄地把这本小说压在物理课本的下面,在课堂上偷偷地看起来,结果被老师发现,不但没收了小说,还罚她多做一套卷子。上了地校,有了图书馆,借书方便多了。她像发现了一座大宝库似的,心里又开始痒了起来,不停地往图书馆里跑,借书还书,像只勤劳的小蜜蜂。   “你也爱看小说?”一次,她一边翻着《傲慢与偏见》,一边往外走,正好被怀里捧了一大摞书的他发现。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看小说?”她反问道。   “我听你们几个河北老乡说了,你是你们县的中考状元,比他们几个考进来的分都高。”他笑着说。“再说了,来这学校有一段时间了,早发现你是个刻苦学习的模范生了。”   “咳,成绩只代表了过去,你看哪一个不是各省的尖子?又哪个不是出类拔萃的优秀生?敢说你不是哈尔滨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你这话倒是不假,否则哪能进这个学校呢?你说是不?”他做个鬼脸,调皮地又反问过来。接着又补充道“不过我可是个例外,我是属于瞎猫碰到死耗子,碰进来的。”说完哈哈哈地笑起来,看到图书馆里静静看书的同学们,又赶紧办了个鬼脸禁了声。   “看文学书,是要讲究情趣的,哪天我领你去一个适合的地方,怎么样?”他故作神秘地说。   “看小说,还跟在什么地儿看有关系?”她看着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便认真地问到。   “那当然了,赶天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这个周六,咋样?”他像摸透了她的心思,“那就说定了,本周六早上九点钟教学楼门口见,我带你去个地方。不见不散哦。”说完,也不怕怀里的书掉下来,大步向图书馆外走去。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细高挑的个子,虽说抱着一摞书,丝毫不影响他大步流星。想想刚才他对面站着时白净的脸庞,浓眉大眼,心里流淌出一股温温的溪流。   霜降过后,空气明显地冷了。她很怕冷,有点不想出去,可又有一股怪怪的感觉催促着她。早饭后,她直接去了教室,不知怎么的,坐在课桌旁,眼睛盯着书,却心猿意马,怎么也看不进去,心里总是忽悠忽悠的,定不下来,还总是忍不住频用手术治疗癫痫好吗频去看挂在墙上的表。   九点钟,阳光有了些暖意,湛蓝的天空,像一望无际平静的碧海,阳光在空中跳动着,像海面泛起的微波。她走在他的身边,第一次单独跟一个男生外出,难免有点拘束,有点忐忑。那时的初中生,男女几乎是不说话的,初中三年,老师排座,都是男女错着安排座位的,目的就是防止课堂上交头接耳。   今天跟他走在一起,她被他的高谈阔论深深吸引住了,也被他滑稽夸张的肢体语言所感染,紧绷着的心弦,慢慢地放松下来。路边地面上厚厚实实的黄色的叶片,踩上去软绵绵的,像走在地毯上。   他领着她,在还留有玉米茬的地垄上小心翼翼地走着。有时脚一歪,身子一晃,他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拽住她的手。他的手热乎乎的,她的脸发热一红,像极了旁边摇曳着的红彤彤的丰满的高粱穗头。   潮白河,静静的水面,平稳而光滑,太阳光照在水面上,像洒落了一片片碎银,闪着耀眼的粼粼的光。河滩上细密的白沙,暖洋洋地晒着太阳。岸边的垂柳虽然不再像夏天那么绿的逼眼,但依然挂满了很招人喜欢的绿色。   “太美了”,刚走到河边,她把书扔在一棵树下,不由自主一边发着慨叹,一边快步跑下河滩,来到水边,掬起一捧水,扬撒开来,像撒了一把晶莹的珍珠,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河水。她的家乡常年缺水,平常吃用的都是深水井里的水。   他站在树下,瞥一眼躺在地上被微风翻动的书,胳膊交叉在胸前,陶醉地看着像个孩子一样调皮的她的背影。心里忽然多了一股像水面上的微波那般一漾一漾的感觉。   那天,他们俩,看一会儿书,聊一会儿天,晒一会儿太阳,在细沙地上玩耍一会儿。有时他会大声朗诵写给她的诗,有时他又为她唱上一两曲动听的歌。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陶醉地听着,她很惊讶他竟会给她写了诗歌。静下来时,可以听见风声。闹起来时,嬉笑声在水面上跳起欢快的舞蹈。   有了共同的爱好,就有了共同的语言。潮白河,也成了他俩流连忘返的地方。见面的机会多了,话也就多了,相互爱慕的情愫也渐渐地生了。   他是学校文学社的,不断有诗作发表在校报上。其中就有写给她的诗、写给她的歌词,惹得很多女同学羡慕得跟什么似的。她偶尔也写,但从来没有勇气拿出来。   一次学校组织演讲比赛,在他一次一次的鼓动下,她参加了比赛,竟然也取得了名次,她喜出望外,也更愿意跟他在一起了。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通过竞争,他俩同时进入到了大专班,成了同班同学。他们走得更近了,同学们都说他俩在谈恋爱。到第四个年头,他们终于明确了朋友关系,   暑假,她跟他一同回到宁夏,见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喜欢得不得了,并开始为他们毕业后的工作找关系。   三、无情的拒绝   同学们来自祖国各地,不知不觉就有了老乡会的说法。这一届来自河北省的共有七名同学,五男二女。离开了老家,那都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老乡中有一位来自邯郸的同学王琳,跟女李恒分在了一个班,八七三班。白天上课,晚上自习,再加上老乡会偶尔相聚,两个人接触自然频繁,刚过了不到半个学期,王琳对她展开了猛烈攻势,吃饭帮着排队,大课帮着占座,时不时借着请教问题的机会,跟她多聊几句,大献殷勤。她没经历过这样的架势,但碍于老乡的面子,不好断然拒绝,只好选择一切机会躲避。尤其对男李恒有了好感之后,几次跟王琳摊牌不成,心中好不郁闷。   “王琳这个人真烦!”几次拒绝不成,一次下了晚自习,在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跟好友侯艳艳发了一句牢骚。   “他不放手吧?他追你的那架势,早就看出来了。放心吧,你不用闹心,我来解决,保证他往后不再找你。”候是山东人,爽快。   山西羊癫疯如何选择治疗医院 “不用,还是我自己来吧。”毕竟是老乡,又是这样的事情,她不想让别人插手。万一弄不好,同学之间不好处,毕业之后还要在一个系统打交道,也会不方便。   “你就别管了,往后只管跟你的那一半儿(因为同名,同学间都这样开她和男李恒的玩笑。)卿卿我我去吧。”候说着,凑过来,搂住她的肩膀。   路灯很亮,抬头看看夜晚的天空都不那么黑了,星星更是影影绰绰。   谁知,候爽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导致的结果也是让人始料未及。   “哎哎,一班的李恒和咱们班的王琳打起来了,快走看热闹去呀。”平常不怕事大总爱凑热闹的黎虎跑进教室就喊,“听说还是因为咱们班的一个女生哦。”   她正在检查刚发下来的作业本,黎虎还没说完时,她就感觉到后背像是被好多的眼睛盯着似的。等他的最后一句一出,更是心虚得打鼓。“噢噢”大家伙起着哄,你拥我挤地跑出去。“看热闹去喽。”   她心里一阵紧张,直埋怨候艳艳爱管闲事,更是埋怨自己多嘴,跟候吐露自己的心事,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学校对王琳和男李恒的打架事件做出了处理结论:王琳主动挑事,给记大过处分。一个处分,如晴天霹雳,炸在她和那些河北老乡的头上,劈开了她和老乡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一直到毕业,这条鸿沟不但没有丝毫的改变,还更深更宽。   毕业后在省局分配工作时,把王琳安排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地震台站。跟随他终生的处分,是她最无奈又无情的拒绝。   四、难牵的手   第五年的下半个学期,她的工作终于尘埃落定,银川市的一家银行同意接收她,一旦毕业就可以直接过去报到。他的工作由国家分配,肯定会回宁夏。悬在他俩心里的一颗石头终于落地了。   最后一个学期,大家过得都比较轻松。地校,本身就是定向培养,从哪儿来就要回到哪儿去,没有找不到工作的后顾之忧。这一学期,整个班级都是一团和气,暖意融融的氛围。   很快就到了六月,跟往年相比,今年热得早,也热得厉害。校园里的树,枝叶像被要烤焦了似的,蔫蔫的没有一点生气。沥青路,也像要被烤化了似的,整个校园上空的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晒化了的沥青味。   考试的这几天,连续高温。陆续有几个同学,出现严重中暑现象。他俩顺利通过了其他科目的考试,只剩下明天最后一科了。   这天上午,太阳就像烧开了火似的大发淫威,燥热难耐。同学们终于完成了最后一科考试。交卷铃声一响,同学们高声欢呼起来,教学楼霎时开了锅。   他从沸腾的锅里逃出,径直跑向运动场,参加早已约好的足球比赛。   临近中午十二点,踢完球,他跑回宿舍,脱掉水洗似的运动背心和裤头,冲进洗澡间的莲蓬头下,痛痛快快地冲着凉水澡。   “不好啦,不好啦”跟他同宿舍的杨东一边喊一边冲出宿舍楼。“李恒晕倒啦”   吃完午饭往回走的同学们,听到喊声,都向男生宿舍楼前跑去。等到找来校医和班主任杨老师,男李恒已经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在校医的指挥下,几个壮实的小伙子把李恒抬进车里,一溜风似的向医院驰去。   此时,女李恒正在教室里收拾东西,她想先收拾好自己的,再帮着他收拾一下,五年下来,积攒出来的东西还真是不少。正在这时,同班的张珍同学疯子一样蹿进来。   “李恒,快,快,你快去看看他吧!”她左手撑着门框,弯着腰,右手一个劲地往外比划,说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他怎么啦?”看着张珍的样子,她的心一揪,一阵绞痛,猛地一站,眼一黑,差点摔在地上。她揉揉眼睛,直了直身子,风一样地往外跑去。   等她跑到男生宿舍楼时,拉着男李恒的车已经没有了踪影,围观的人还未散尽。她的好友杨英赶紧上前搀住她,同学们也纷纷向她走过来,有的安慰,有的提醒她赶紧去医院,有的帮着找车。赶到医院,男李恒因医治无效已去世。她瘫坐在病房门口,脸色煞白,无声的泪水哗哗地流着。 共 61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