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江南】泥土二则(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58:34

【一】

订完机票以后,整颗心都轻松许多。但又有些不忍。一则是四百大洋就在转眼间付给了东方航空,二则是离家的日期确定下来,想不走都不行。我收起手机往厨房走去,脚下的砖头支支扭扭的响,只维持在低音二度空气里传来几声低沉的雷声。

厨房里烟气蒸腾,母亲还在弄着早饭。电饭锅的锅盖被沸腾的米稀饭顶开,从挤出来的空隙里压出浓郁的米香,混着红辣椒的呛人味道组成了空气中最怪异的味道。

“饿了吧。”母亲手里拿着锅铲不停地翻滚锅里的冬瓜,抬起头对着我笑了起来,我没有说话,穿着有米老鼠图案的拖鞋蹭着水泥地,发出嗤嗤的响声。仿佛是在为我肚子的演奏先铺上了一道和弦。窗外传来狗叫声,我出了厨房抬眼看去,父亲从两米高的后门里回来,手里握着一大把菠菜。我是一个不爱吃菜的孩子,但偏偏喜欢吃菠菜。为此家里的菜地一大半都种着菠菜,而家里人喜欢吃的葱蒜,芫荽挤在一个半米见方的小洼地。这是我所厌弃的几种青菜,记得小时候我还会拿着小木棍一棍打去,本来雄赳赳立在地里的葱被我削去了大半,只剩下挨着地皮的一点葱根。姥姥见到我这样调皮,满脸的愤怒也只是一句“下次不准再打”了事。

只是如今的我长大了,不会再这样的不懂事。我阔别了家乡近五个月,回来时看到家里的菜地。葱蒜的地盘圈了一米见方,我笑,五个月的时间,葱姜的扩张也太慢了些。这时间足以把所有的土地都种上这两三样,以供家里人享食。这大概是不必避我的,我在家也只不过是月余的时间。但我几天后再去菜地闲转的时候,葱姜的地盘缩到了三十厘米见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整理的菜地,我对这一向是不关心的,我知道每次饭桌上必有我爱吃的。也无暇去管那么多植物生长的事情。

父亲进了厨房,把小锄头放到一旁。我跟了进去。父亲手里的一捧菠菜倒在地上,立即像被泡开的胖大海一样臃肿了起来,直围到我的脚跟,我向后退了退。——因为这菠菜上还带着新鲜的泥土,而拖鞋沾上湿泥就会留下一个难看的印痕。父亲俯身找了一个小木板凳,坐下后便开始去弄那些新鲜的菠菜,父亲的指甲里含着污垢,旧污垢又被新的污垢挤进去。我微微皱眉,嘴欲张开说些什么,但也只是张开而已,再无些音响发出。我欠身出了厨房。——这味道确实呛人。

【二】

这已经是过年前的倒数第四天,家里已经开始准备些年货,每年这个时候我是最高兴的。因为过年吃的东西最多,满足我的胃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随着年龄增长,年越过越多,年味却只增不减。

几年如此,今年也不过如此。凭着对往年过年气氛的回味与对今年过年的希冀陪母亲上了街。家离街市不过是百米,抬抬腿的功夫也就到了。路上车辆轰轰,人群熙攘。只剩下两旁掉光了叶子的树沉默。连叶子都掉光了,还指望着什么来发出声音呢,风再大也不过是徒劳。人缺了舌头还能呜咽,但树没有声带。这是它先天就缺失的。欲救无方。

往前行进越来越困难,好不容易来到街道上。又仿佛是被这无边的噪音包围,那时节真的感觉自己陷入了孙大圣同样陷入的犀牛阵中。街上全是讨价还价的声音,东长西短,南强北弱,这些畸形的交谈凑成噪音也确实威力无比。幸好我是带了手机和耳机的。我戴上耳机声音开到最大,整个人沉浸在曼妙的音乐之中。

卖家与买家是这里常年固定不变的最佳组合。我环视着周围的人群,时蔬,水果,各种礼品箱有序的摆在街道上供众人挑选。幸而这里是没有城管的,不然东西绝不会摆放的如此有序。在这个民风尚未开化的小地方,倒也有了一份共同的聪明。我瞥眼看到母亲正蹲在一个地摊前,手里拿着一个藕,这藕上也是沾染着新的泥土,母亲用手把新泥擦去,装到一个食品袋中。我微微皱眉,泥土太脏,但它又不可或缺。我想我是远离泥土的人,只有父母这类人懂得泥土。果然,自然是不能用文化理解的。

我不知道深藏在这片土地上的还有多少显而易见的东西。它们从未离开我们的生活。而我们,却用文明巧妙的避开了它们。

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癫痫患者出现心理问题应如何正确调节?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治疗?武汉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