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云端上的葛仙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3:33

月儿已经下去了。

一切景象是显性的。车灯亮起时,山峦、树影镀上了有层次的墨色。浅墨,墨黑,由浅及深朝远方洇,一点点地铺展陈开。一切又是隐性的。这些墨色像是从黑暗的甬道流泻而出,全部被暗拖住,在我们的车窗飞速地后退,消失。耳畔,风声隐隐,间或传来鹧鸪的叫声。风里有青草的气息,还有野花的香气。内心除却虔诚和敬畏之意,竟是有回归自然的喜悦。

这是我第二次朝拜中华灵宝第一山——葛仙山。

葛仙山,位于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中部,属于武夷山的支脉,堪称中国道教灵宝派的发祥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中国的名山大川素为神栖之地,葛仙山亦不例外。古时的神仙方士讲究修心养气、炼气,他们崇尚自然,遵从心灵的呼唤,故而选择活动的场所,往往离不开风景怡人之处。葛仙山起于地,摩于天,吸纳天地灵气,草叶郁茂,山峦参支。山顶常年雾气袅绕,水气泱泱,最适合养气、炼气。但凡气足了,方可修炼内心的平和。据当地的的县志记载:“(县治)南七十里,日葛仙山,其高三十有六,二十里,汉仙人葛玄之所筑也。爰有仙坛、香炉、水碙,皆铁冶。有仙井蔫,有龙池蔫,有上马石,下马石,息心石;有试剑石,字书精妙;有飞升台,玄峰凌虚;有鹤迹鹿蹄。”千年前,山吸引了葛玄前来炼丹修道,慷慨地赐予他修炼之地;千年后,山又因葛玄名传天下,把中国的道教文化推向了辉煌。

车子俨然一条喘息未定的鱼,游弋在大地皱褶间。黑暗,悄悄地隐退了。天地趋于清明,眼前的事物逐渐明朗。葛仙山,毫无悬念地呈现于我们面前。初夏的晨光以优美的圆弧笼罩住了葛仙山,从树梢处升起了薄薄的一层雾气,融入山峦的幽静。葛仙山在雾霭的掩映下,静坐云端,不言不语。山中古木苍苍,野生的羊齿植物和蕨类植物相互缠绕,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星星点点地闪烁着,它们安静地相处一个空间,互为背景,又同为主角,它们隔得如此的近,彼此间能聆听各自拔节长高的声音。不同颜色的绿,一层层,不引人注目地流向山峦,它们演变成南方特有的绿色气流,延续着生长或是衰亡的规律。放眼望去,所有的生物都在自然地生长,欲与天公试比高。偶尔鸟儿扇动翅膀掠过,仿佛这一切都是生命的源头。透过万物之象,我们的身心无限的放大,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阳光停驻山谷,山谷如某个时空的金色湖泊,有着分娩后的安详与宁静,静候着每一个怜惜时光和爱的朝山进香者。一股清泉至山谷的深处顺势而下,在谷底开辟出一泓清澈见底的水池。水池周围,孕育着一大片茂盛植物。传说葛仙翁每次上山下山,都逗留此地洗濯。水,滋养天地万物,亦能洗净万物的尘埃。水池边,有人将水沉入饱满有力的体内,有人舀水清洗仆仆的风尘。而水擦亮了泥土中的小石子,青色的石子泛着天上的云纹。

我们拾阶而上。登至半山腰,几间木屋依傍山坡而建。我们停下脚步,一位慈眉善目的妇人走上前探问我们要不要喝碗粥,补充体力再上山。为了兜售生意,妇人将案板上的食材亮给我们看,说,笋是山上野生的,萝卜是山脚下自家地里种出来的,都是纯天然的,无公害。我们依言坐下,看妇人有条不紊地盛粥,装菜。我们品尝菜肴,其味果然比市场上销售的要鲜美。我们一边喝着碗里的粥,一边与妇人闲聊,询问生意如何。妇人道,旺季的时候钱挣得比较多。但这种日子比较少。我们复问,颇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既然挣钱不多,为何不下山去沿海地区打工。妇人淡然一笑答道,儿子媳妇在山脚下做蜡烛,一家人能相守,何必东奔西走的,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我们循着她的手指,依稀望见山脚下的店铺。我的脑海闪过一幅画面:妇人的儿子媳妇,清闲的时候仰头看半山腰的父亲母亲;父亲母亲牵挂儿子媳妇,登高俯视。他们的目光若是交集,定是人世间最温暖的光。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妇人的丈夫一直坐在木凳上,埋头摆放香纸、蜡烛。他的脚下,静卧着一只猫。猫紧闭双目,满足地发出微微的鼾声,一副出世的超脱,像是完全消除了所有的念头。阳光从木屋的缝隙间照射在猫身上,猫宛如神灵。同行的一个朋友笑着说,葛仙山真是神奇,猫也懂得养神。我心下一动,一只猫养活路人的眼睛,葛仙山静养了我们浮躁的心灵。

告别妇人,我们走进了娘娘庙。相传葛仙翁在葛仙山修炼,其母思儿心切,不远千里,跋山涉水寻于此,终因体力不支而倒在了葛仙山的半山腰。后人为了纪念葛仙翁的母亲,在此建立了殿宇。不知为何,站在娘娘庙大殿的中央,我想起了离此地不远的妇人,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当阳光引领我们来到葛仙祠时,人群开始密集起来。葛仙祠是绝顶,一览众山小,使人生出出尘之念。前来祈福的善男信女,在大殿的四周盘旋。葛仙祠建立北宋,殿内有坛,坛上有葛仙翁行像、坐姿不一。殿门外右侧有三官殿、灵官殿,再下百步台阶是玉皇殿、地母楼、慈济寺等。葛仙祠殿内烟火袅袅,红红的烛火飘忽着漶漫的光亮。人处在诸神的凝视下,心胸随之被切割成一片宁静;而我们的人性被放大到极为完整的状态,内心的黑暗由神注入光芒,通透地亮着。

旁边跪拜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喃喃自语。或许人类只有面对神灵,心怀才能无所忌惮的敞开。老人把心里的话和葛仙翁说完,起身之际,揉了揉酸麻的膝盖,打量着我问,你来求什么的?我笑了笑并不作答。老人说,葛仙翁求平安健康,殿门外观音求子,文殊菩萨求智慧……她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我却全然无兴趣。葛仙山的“一山两教”,引得我生出好奇之心。

人在迷茫的时候,很在意生与死的意义。中国道教和佛教好比昼夜交替,前者崇尚现世的幸福与安乐,以生为真实。他们主张炼丹修身,将人类的希望寄托于今世。道教讲究今生的修炼,追求延年益寿。后者倡导普渡众生,推崇先死后生的修行。他们信仰的是轮回之说,相信来世。佛教认为人死了,停止运转的是躯壳,灵魂却要根据今世善恶的表现,接受神灵的审判。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宗教信仰,原本是不该并存的。但在葛仙山,道教建筑物和佛教建筑物相得益彰,兼容并包,形成“道释共处”的宗教文化特色,令人叹为观止。

最初的葛玄云游大江南北,传道授医治病济世,以仁爱之心待人。后来,他选择了与云相接相扣的葛仙山修炼,羽化成仙。葛玄从一个孤独的行者到一个众人仰视的坐者,这不仅仅是心灵的嬗变过程,也是一个精神境界的升华。行者,胸中沟壑尽去,还原本来;坐者,心空无一物,天人合一。葛仙山牗启人心走向的是一种比天更为广大的包容与博爱,在自然里安放人心,在宇宙中由人心走向本然。

日落西山。我们在山下回望葛仙祠。这座赋予我们希望并照亮我们心灵之殿,高过了尘世,与天堂相接。而天堂,或许就在一念之间。

仓央嘉措说,莲花开了,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

夏天来了,葛仙山脚下的十里荷花是不是也该开了。

合肥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河南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癫痫病医院权威专家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