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有个叫李有的男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2:49
李有五十多岁,瘦弱的身子注定他扛不起繁重的体力活。一个嫁出去的姐姐时常接济着他一点,老母亲瘫痪在床已经有三四个年头。没有女人的家是凌乱不堪的,李有的家杂物乱放,桌子椅子横七竖八地摆放,锅碗瓢盆油污厚重,四季衣服乱塞。李有不亏待老母亲,每晚给母亲背上背下擦洗身体,吃喝送到母亲的床头。在农村一个老光棍儿子能做到这些已经是相当的不错。方圆十八里,村民们一提到李有,便说孬是孬点,一个不值得认真对待的人,却不嫌弃她那个不能动弹的老妈妈,算是个好儿子。      二   要说这个李有也不是从来没有过女人。在李有四十来岁的时候,那时李有的老爹还活着,老爹在附近镇子上干些杂货,李有是出不了大力气,可以干些拿工钱少的活。父子俩个苦心苦肝地把钱攒在一起,梦想着哪天给李有娶个老婆,离异的、寡妇都可以,只要人家不嫌弃李有就阿弥陀佛了。依李有的怂样子,他是没有自己选择权利的,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太没有能力了,要体力没有膀大腰圆的身板,要智力没有聪明的脑袋,要家境只有四间能遮风避雨的平房。是的,谁能看上他呢?除非这个女的瞎了眼……   真有一个瞎了眼的女人亲自找上李有家的门,指名道姓要给李有当媳妇!天上掉下来的女人,这让李有和他老爹措手不及,这等好事无缘无故地砸到他们家,是不是他们老李家的祖坟冒青烟显灵了。老李家说不定很能生个一男半女的,还能续上香火!父子俩个乐坏了,上门的媳妇,怎能拒绝!女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自己家住在山区,那里很穷很穷,丈夫对她不好,喝酒赌博,赌输喝醉了就打她,她受不了,偷跑了出来,一路讨饭到了李村,听人说李有没有老婆,人好,自己想在这里落户,不想过流浪逃亡的生活,这种日子太苦。说着女人流下了长河一样伤心的泪水。   老爹生怕这个找上门的媳妇跑了,满口答应。老爹一直愧疚没能力给李有娶上媳妇,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有个找上门的媳妇,再说人家说得可怜兮兮的,当即老爹不问来龙去脉,更不盘问这个女的前世今生,反正她是个和儿子年纪相当的女人,不要问东问西的,查问过多,盘问过细,会惹人家不高兴的。她来了,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也没有请媒人撮合奔走,多简单多省事啊,就这么着有了一个儿媳妇,何乐而不为呢!老爹满口答应说:“姑娘,你能看得起我家,就是我家的福分,我保证我儿子绝不动你一根指头,我们有一口吃的,绝不会给你半口。”“爸爸,你真好!”女人感动得眼泪又是扑簌簌地掉,立即改口叫爸爸。   当晚,老爹命令李有和找上门的媳妇睡到一起。炸开了锅,李有有老婆啦!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人提着一篮子的衣服去池塘里洗,女人自来熟,和到池塘来洗衣服的妇女们从容地闲谈着。没过两天,村民们热心地跑去提醒李有父子要提防这个女人,提防她是个婚骗子,这个女人长得人高马大的,头发整齐,衣着干净,十个手指的指甲干干净净的,而且不怯场,嘴巴能说,完全不像个在外流浪讨饭的模样。要李有他们看紧钱袋子,他们仅有的二十万。姐姐闻声火速跑回娘家,姐姐说说:“李有,你要小心小心!切莫色迷心窍,不要把家里的钱透半个风声给她。”李有没有心思听姐姐的,还说姐姐多心。姐姐没辙,最后说:“要不你把家里的钱都给我,放到我的存折上。”李有断然拒绝了姐姐,自己的钱为什么要放到姐姐那里,苦心积攒的钱不就是为了娶媳妇而攒的!如果这个女人是真心和自己过日子,那么这个钱给她又有什么关系呢!李有美滋滋地设想着。   有了这个媳妇,李有的人生从此开挂了。家里有人做饭,衣服有人洗,床铺得整整齐齐的。李有不用再吃母亲做得齁咸的菜,晚上不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对着电视,有人说说话了,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人过的日子!这才是生活!以前寡淡无味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想想也是亏得很。李有的脸上常常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一周后,李有和女人一起到镇上去,女人想要个金项链。昨晚上和李有说的,李有满口答应。农村的女人三金都是有的,金项链再也不是什么稀奇物。李有到镇上的农业银行取钱,女人凑过来看,李有是不设防的,他没有防人之心,家底让女人知道的一清二楚。李有像李村所有的夫妻一样,高高兴兴地在镇上割肉买家用,给女人买女人喜欢的衣服。   男人手提东西走在前面,女人甩着手跟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李有想要的就是这种平常不过的生活,他现在有了,为什么还有处处提防呢!姐姐的话当作耳边风,就她想得多,这个女人就是诚心要和我李有过日子,她是个苦命的女人,我一定要对她好,绝不打她骂她。李有在心里悄咪咪地发誓。      三   女人在李有家20来天,张口闭口喊李有的父母都是爸爸妈妈,老俩口看着儿子不是独行独卧的,他们不祈求更多的,只要有个女的陪着儿子,算是他们尽了父母的责任,他们死也瞑目。   李有姐姐回娘家,女人热情招待姐姐,她已经把自己看成是这家的女主人。姐姐则不然,她不动声色地地观察女人,悄悄告诉父母和弟弟,要他们不要放松警惕,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李有和父母把姐姐的忠告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只要女人高兴,安心在他们家,他们能满足的一定让她满足。李有幻想着只要女人能生个孩子,便能在他家扎下了根,会永久地安稳下来。他和他的父母都殷切地盼望着这个奇迹能发生。女人在李有身上耍尽女人的粉色诱惑,李有对女人知之甚少,经不起女人的软香玉润的浸泡。   李有和老爹要到邻村一户村民家干活,女人晚上对李有说:“明天你和爸爸出去干活,这个活好累吧?是盖房子,搅拌水泥沙子,中午在主人家吃饭,我晚上给你们做好饭,等你和爸爸回家吃饭。”李有心里欢喜,自己也有女人知冷知热的,这是老天赐予他的福分,他能不欢喜吗?“好。”“家里没有荤菜,你们男人干得又是重活苦活,没有油水可不行,会把身体搞垮的,干活会干不动的,明天一早你们去干活,我就到镇上去买点肉,再给你买几件衣服,看看这衣服都旧了不成样子,买几件新的换换,我没有钱,你把存折和你的身份证给我,我顺便取几百块钱,这个月用用就够了,就取伍佰,可行?”女人把身子贴紧李有。“存折放在家里的大衣柜最上面的格子里,用我的黑背心包着。”“密码,你知道吗?”“知道密码。”“你把密码告诉我,放心,放心,我一分钱也不多取,就取伍佰,这钱要留着慢慢用,慢慢花,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的很,我们要是生个孩子,将来还要养孩子,我是个过日子的女人,不会乱花钱的。你放心,这么多天,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我是一门心思要和你李有好好过日子的……”李有在女人甜言蜜语中迷失了心智,本来他的心智就不高,存折、密码、身份证,女人轻松到手。   早晨,女人亲亲热热地和他们道别,各干各的去了。李有和老爹去邻村干活。李有满心欢喜地想着晚上回家会有香喷喷的饭菜,一个女人腰系围裙在厨房里挥铲弄勺的,妈妈站在门口眼看他们回来的方向,画面是多么的温馨啊!   晚上放工,李有吹着小调,老爹知道李有以前这样满心欢喜地回家是几乎没有的。还没有到家,家门口已经聚集一帮子的村民。“那个女的!那个女的跑啦!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李有脑袋一炸,快跑到卧室,女人的衣物完好地放着,但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女人卷着李有的巨款跑啦!李有和老爹一阵眩晕,没了巨款,没了女人,家彻底空了……   好一会,李有清醒过来,疯了般跑了出去,他喊着女人的名字:“小梅,小梅,回家了!回家了!”他囫囵地扒开玉米地,好像他的女人小梅和他在玩捉迷藏,一时兴致过头忘了回家的路。李有的鞋子掉了,光着脚底板跑到村子的桃树林里,呼哧呼哧的,跌跌撞撞,额头碰出血来。于心不忍的村民们连拽带拉的把李有摁住说:“那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肯定早就盯住你了,哪是来和你过日子结夫妻的,纯粹就是个骗子,婚骗!”李有眼泪鼻涕一把把的。   奇迹终没有发生!女人悄无声息地逃离了!   姐姐的猜测得到了铁一样的验证,活脱脱的一个大骗子!李有蒙受彻头彻尾的打击,他恍恍惚惚地躺在床上,茶饭不思三日。姐姐得知情况跑回家冲着李有和父母一统歇斯底里的大骂,骂他们没有脑子,骂他们是三个傻子,一辈子攒下的血汗钱,被一个女人骗个精光。李有和老爹一分一厘攒下的20万打水漂了……   村民悄悄地议论着:“这李有怕是要疯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甚至是木愣愣的男人,他的脑筋是转不过弯来,要是他能稍稍精明一点点,就绝不会上当受骗的,天下哪有这等好事,有女人特地跑到老光棍家指名道姓要给你做老婆,一定一定都打听好的,知道你的老底,是有团伙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团伙在什么地方,但一定是存在的,只是我们的李有太傻太天真,连他亲姐姐要他防着这个女的话他都不听,他被这个女的迷住了心魂,现在吃亏大了吧……”。姐姐带着李有到村委里去说他们家被骗财的事情,可是李有竟然说不出这个女人的全名,真实姓名更无从查证。村委会的人七嘴八舌地说:“李有,你好糊涂,一个光鲜鲜的女人,你敢轻易收留人家做老婆,社会太复杂,你怎么不谙世道呢?”村委会也听到李有家有个女人的事情,李有家的情况村委是知道的,他们当初想睁只眼闭只眼糊弄过去,帮村不帮远,等这个女的在他们家安稳下来,半年一载的,再通知他们办理相关的入户手续,还没等他们把这件事商量妥定,女人已先前一步溜了。村委员们其实在心里默默自责着,面子上他们只得安慰李有:“我们给你备案报上去,只要这个女的再到别处去招摇撞骗,被抓住了,我们一定通知你,把骗你的钱能要回来就给你要回来,回家吧,回家等消息,一有消息,会立马通知你的。”   回家等吧,李有。      四   现在,李有五十多岁了。父亲在临终时还不忘被那个女人卷走的巨款,他们家再也没有如此客观的巨款了。   父亲过世后,母亲生了一场病,便瘫痪在床。李有的条件想要找个搭伙的老伴比登天还难。李有的话更少了,女人和巨款至今都杳无音讯,人们似乎忘了,但人们却也时时记起,偶尔不识相的老头子们会拿李有开心:“李有,你老婆回来没有?把钱带给你没有?说不定还会给你领个半大的儿子回来……”。李有不回嘴,像没有听到一样,任由他们说。人们往往都有这种心理,你越是在乎,他们越是起哄惦记,你越是漠然以待,他们觉得没趣,也就说少了,甚至不说了。   村里的大妈大姐们个个都是菩萨心肠,认为李有老实可怜,容易被人骗,照顾瘫痪的老母亲,确有一番孝心。大妈们在私底下讨论要是有个手脚不大灵光的女人和李有凑到一起相互照应着,也是挺好的。大妈们是非常懂得,宁愿找个手脚不利索的也不能要个痴的傻的,脑子不好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还尽惹事;手脚不灵光的,脑子好用,她可以安排指挥李有去干这干那,把李有挣得小钱精打细算地用着,再说他们家现在也是低保户,国家每个月对他们有补贴,够用了。说来说去,李有差个女人,脚踏实地过日子的女人。   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认真听过李有的心是怎么想的。大家都不欺负李有,欺负一个怂人是被人看不起的。      五   夏天的一个早晨,60多岁的张好打开大门,一个人侧着身子躺在他家的门檐下,这把张好吓了一跳,开门声惊醒了躺着的人,那人起身,是个女人,不像是个流浪很久的人,衣着干净,头发理得短短的。“你是什么人?跑到我家门口睡觉!”张好大声地问道。他的老伴张嫂听着声音赶紧跑出来。女人直直地站着,冲着张好两口子痉挛地笑笑,那是略显傻傻的笑容。“我要喝水。”女人很直接地说。“好吧,我倒水给你喝,你有碗或杯子吗?”张嫂心里嫌弃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不想给她用自己家的碗杯。“我不是讨饭的,没有带碗。”女人强硬地说。张嫂拿个家里好久不用的搪瓷杯子洗洗,倒杯水递给女人。女人低头一看是白花花的开水,一脸不高兴地说:“我不喝白开水,放点茶叶。”“哈哈。”张嫂忍不住地笑了,“原来是个生活有条件的女人,我家没有茶叶,你渴了就喝点白开水吧。”张嫂笑嘻嘻的。“以后家里要买茶叶!”女人带着命令的口气说,接过杯子,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水。张嫂进家,女人跟着她也进家里去,像进自己的家那样随意。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北京哪里能把癫痫病治好?癫痫病中医药治疗的方法武汉中医根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