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守】为爱守候(散文二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1:40

一、陆晶清和王礼锡:烽火连天中的珠联壁人

20世纪30年代,在中国文学史上有这样一对夫妻,他们是诗人、学者、作家,更是反法西斯的革命斗士,可如今却很少人知晓他们。她是石评梅、庐隐和许广平的校友,也是李大钊的得意门生,更是鲁迅的入室弟子;而他更是被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称为“东方的雪莱”。他们就是陆晶清和王礼锡。

1907年,陆晶清生于云南昆明,因为从小就经常阅读《新青年》《新潮》《少年中国》等进步刊物,所以志向远大的她一心进京求学。1922年,陆晶清在云南女子初级师范毕业,她拂逆了父亲让她留在本地做小学教员的想法,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进入女高师,陆晶清那年15岁,花一般的年龄,可她却投入到滚滚的学潮中。在反对杨荫榆的斗争中,刘和珍、许广平遭开除,她被留校察看,逐出校舍后栖身于破败的小平房中。在震惊世人的“三·一八”惨案中,她与刘和珍并肩游行,最终,刘和珍英勇牺牲,她也负伤住院。在住院期间,好友石评梅常去陪伴她,情同姐妹的两人在白色恐怖下又编辑刊物,成为“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的双星女作家。

1927年初,陆晶清受李大钊之托到达武汉,并被分配在当时在妇女部干事的邓颖超手下工作。在革命中,陆晶清努力工作,几次三番差点丧命,可随着“宁汉分裂”和妇女部的解散,她又辗转回到北京,一边继续未竟的学业,一边兼任《河北民国日报》编辑。也就是在这时,一个男人闯进了她苦闷的心房,打开了另外一扇轰轰烈烈的时光。

1928年秋,曾任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农民部部长的王礼锡来到北京教书。冬天的一天,他到《河北民国日报》副刊送稿,正好陆晶清这天当值。因为都喜欢读诗写诗,两人互生欣赏。再加上政见一致,相谈甚欢的他们开始以诗传情,于是每晚的编辑室里,红色灯光下倾心畅谈。最初只是清谈而已,但狡狯的爱神不知何时悄然窜进两人的生活,就好比茑萝在墙上攀缘,不知不觉已滋蔓满墙了。热恋炽烈,可更需要坦诚和忠贞。在表白自己的心意之前,王礼锡告诉陆晶清,自己已有妻室,并且有了三个孩子。当下,陆晶清很难接受,即便爱情来时她总有奋不顾身的念头,可直到王礼锡妥善结束了那桩名存实亡的婚姻后,她才彻底接受了他。

1930年6月,两人在日本东京完婚。蜜月期间,他们依旧醉心工作,并为创办《读书杂志》积极准备。次年2月,回到上海的他们以神州国光社为阵地,推出《读书杂志》创刊号。敏感话题的讨论引爆思想界,首印脱销,一个月内发行三万册。除了如火如荼的出版事业,陆晶清还抽出时间参加何香凝组织的妇女救护、慰劳队,到伤兵医院,为伤员清洗创口,洗血衣,写家信,捐款。期间,陆晶清还把自己平时收集的写作素材交给庐隐,这也成就了庐隐的长篇小说《火焰》。

因为大量出版马克思主义书籍,批判南京国民政府,王礼锡被以“出洋考察”的名义驱逐流放到英国。1933年,在伦敦,陆晶清夫妇蜗居于一间鼠患成灾的小屋,生活困苦。为了生计,王礼锡写稿为生,因为稿费低廉,他曾做诗遣愁:“老子一生五千言,蝇头自笑日五千。凄惶竭作成何用?入市难酬乳酪钱。”即便如此煮字疗饥的艰难日子,因为爱人相陪,陆晶清也甘之如饴。

1935年,王礼锡夫妇应邀出席在巴黎举办的“第一届国际作家保障文化代表大会”,与会的38国作家代表,有法国的巴比塞、罗曼·罗兰,苏联的高尔基和托尔斯泰,王礼锡代表中国作家代表团作了发言。抗日战争爆发后,两人又马不停蹄地在伦敦发起抵制日货运动,陆晶清还写信给邓颖超把自己的稿费和饰物捐给国内的抗日军民。

1938年,为纾国难,陆晶清和王礼锡告别英伦,辗转回国。不久,王礼锡被任命为国民政府立法委员和“战地党政会中将委员”。后来,由周恩来提名,王礼锡成为“作家战地访问团”团长。为了取得南北战场的全面资料,陆晶清和丈夫不得不兵分两路。一路上,艰苦的条件和身心的疲惫让王礼锡积劳成疾。1939年8月26日,在洛阳天主堂医院,王礼锡黄疸病发溘然长逝。

丈夫的离世,让陆晶清悲痛欲绝,但她并没有意志消沉,而是用一副柔弱的肩膀,扛起了丈夫未完的抗战事业。1940年以后,陆晶清担任过《和平日报》副刊主编,后并以记者身份赴欧采访,身居一线获得无数好评。直到1948年秋,她才安心执教上海暨南大学。

本以为可以守着对丈夫的思念安享晚年,没想到,“文革”中,陆晶清却惨遭厄运。最得意的弟子来抄家,很多珍贵资料被付之一炬。古玩、字画、书籍被卷走无数,但唯一让她欣慰的是,丈夫在作家战地访问团时写的《笔征日记》手稿,因为被她藏在腌菜缸的下面而幸免于难。

晚年的陆晶清并不幸福,甚至有些孤苦,身体的日益衰弱和对丈夫的无尽思念让她借烟消愁。1987年,陆晶清罹患直肠癌,因为无人照顾,好友赵清阁只有托付自家保姆照看。1993年3月13日,陆晶清走完了她的人生。她少年得志,邂逅王礼锡后,有爱相伴,苦也甘甜,爱人逝去后,她独自生活,俭朴如与世无争的老太太,直到坎坷而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谢幕。

陆晶清和王礼锡这一生,虽然只共同生活了九年,但因为珠联璧合,其爱情和贡献就如他们多年前合写的《望乡情》,被世人收藏在英国伦敦图书馆里,被历史铭刻,被遥想祭奠。

二、盛七小姐:宋子文终生无法释怀的初恋

在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上,“宋氏家族”无疑是最有影响力的大家族。作为这个家族中的长子,宋子文可谓权倾一时,可他青年时期,在追求心目中的“女神”时却被对方母亲狠狠打枪,乃至中断了一份永远无法释怀的恋情。

宋子文爱慕的女孩名叫盛爱颐,她的父亲是晚清洋务重臣盛宣怀,母亲则是当时盛府的当家人庄夫人。作为盛家嫡出的七小姐,虽然16岁丧父,可在母亲的打理下,她依旧是盛府上下的心肝宝贝。因为母亲尤其疼爱,外出办事她总陪伴在侧。时间久了,盛府的很多事情也多半由她出面斡旋,所以不到20岁,见多识广的她就以“盛七”之名成为上海滩最负盛名的大家闺秀。

因为宋霭龄曾当过盛家五小姐盛关颐的家庭教师,所以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宋子文在大姐的引荐下给当时任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的盛家老四盛恩颐做英文秘书。盛恩颐交友广阔,作息日夜颠倒。很多时候,当宋子文按时来盛府汇报工作时,作为老板的他还没起床。为怕怠慢宋子文,偶尔,事务繁忙的庄夫人就让盛爱颐出来招呼一下。

就这样,宋子文对盛爱颐一见钟情。听说宋子文从大洋彼岸留学回来,盛爱颐充满好奇。不久,他就做了她的英语教师,接触日久,两人也越发投缘。为了赢得盛爱颐的芳心,宋子文不仅经常讲述国外的美丽风光和风土人情,还尽可能表现自己的博学多才。慢慢地,盛爱颐那颗高傲的心开始融化。

宋子文本以为这份爱情会水到渠成,可没想到,庄夫人竟竭力反对。原来,得知宋子文追求女儿后,庄夫人派管家去打听他的家世,管家回禀:“他们家是信基督教的,宋父在教堂给人拉洋琴。”管家的调查显然有些仓促,宋子文的父亲宋曜如虽说是传教士,但绝不仅仅在教堂拉洋琴。宋子文回国第二年,父亲去世,可经商留下的家产也算殷实。只是,大姐宋霭龄与孔祥熙已婚,可那时的孔祥熙也仅是一个留美的商人;二姐宋庆龄虽也已嫁给孙中山,可革命中的他们始终处于风口浪尖。而当时的盛家,虽然作为“中国实业之父”和“中国商父”的盛宣怀已不在,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大业大的盛府依旧能在庄夫人的掌控中呼风唤雨。所以,对于庄夫人来说,自己的女儿如何能嫁给一个小秘书?

为了扼杀这段感情,庄夫人命令盛老四把宋子文调到武汉。可只去了几天,对盛爱颐的思念就让宋子文如坐针毡,随即,他返回上海。面对阻扰,年轻倔强的宋子文勇往直前。有时,在大街上看到盛爱颐的车子,他就直追过去,把车一横,上前拦着她搭话。

此时的盛爱颐也处在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她不想忤逆母亲,另一方面也不想和宋子文闹僵。看宋子文纠缠,她也答应一起逛街,但为了不落人口实,她同时还会拉上八小姐盛方颐一同赴约。宋子文完全沦陷在感情里,一次只顾和盛爱颐讲话,差点被一辆车撞上。可即便如此,盛爱颐也没有明确表态。

1923年,宋子文在二姐宋庆龄的引荐下,要到广州跟随孙中山就职。爱情事业两失落的宋子文决定前往,可他又不放心盛爱颐,于是买了车票,劝她和自己一起走。面对抉择,盛爱颐犹豫了。出发在即,思量再三的盛爱颐拿出一把金叶子交给宋子文,说:“你去吧,我等你回来。”宋子文掩饰不住无尽的失望,他接过金叶子说:“这些就算是你借给我的路费吧。”其实,深受西方教育的宋子文根本不知道,在那时的上海,女方如果给予金叶子,表明这是礼金,也就是答应了对方的感情。可宋子文根本无法理解这含蓄的表示,他只觉得自己失恋了,彻底无望了。

宋子文伤心地走了,可却迎来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机,此后,他一路官运亨通。1927年,升任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的宋子文庐山避暑,也在那里,他认识了建筑业老板张谋子的女儿张乐怡。同年6月14日,两人喜结良缘。

殊不知,此时的盛爱颐还在苦苦等待宋子文的归来。1930年,宋子文携夫人回到上海,盛爱颐这才发现心系之人已婚娶。原以为金叶子定情情比金坚,可时间让爱幻化成空,盛爱颐大病一场。情死缘灭后,那个高傲的盛七小姐又回来了,32岁那年,她与庄夫人的内侄庄铸九结婚了。

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本以再不相见,谁知,抗战胜利后,盛爱颐在一次家人的聚会中,竟然再次看到了宋子文。此情此景,犹如当年他在客厅,她前去招待,可如今,好像一切又都变了,那时,他一人呆坐,一事无成,而今却高朋满座,功成名就。虽然这次相见是宋子文私下授意,也是兄嫂的刻意安排,可被蒙在鼓里的盛爱颐晚餐都没吃,她冷冷地说:“我丈夫还在等我呢!”看她拂袖而去,宋子文也讪讪离开。

事后,面对家人追问,盛爱颐说:“他正值高官厚禄,春风得意,我何必去巴结他呢?况且,他还欠我金叶子没还呢?”就是高傲如斯的盛七小姐,后来,在国民党肃奸时,为了侄子盛毓度无辜被冤投入监狱时,在家人的苦苦哀求下,无奈主动打通了宋子文的电话。这通电话立竿见影,第二天,盛毓度就被放了出来,但这也是盛爱颐和宋子文最后的一次联系。

1947年,宋子文辞去官职,后又去了美国。直到去世前,他都一直无法真正忘记盛爱颐。在宋子文的一生中,他没有儿子,生下的三个女儿,每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颐”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怀念呢?

辽宁有好癫痫病医院吗导致癫痫的病因西安可以治疗小儿癫痫甘肃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