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荷塘】家在灌河边(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30:19

“秋色深时夜气凉,新从芦絮点新霜,一方环水涵虚白,千顷芦竿抹嫩黄。”这是民国家乡诗人曹西园吟咏灌河深秋芦花飘飞的诗,诗美画面更美,一下子将我带回到那如诗如画的灌河边,带回到童年美好的回忆里,那模糊的村庄茅舍、袅袅炊烟、人事风情,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一、家乡的小河

老家村庄的名字叫小蔡庄,“小”说明村庄不大,四十几户人家,但没有一家姓蔡的,大概从前是租借蔡姓地主的土地,不得而知,也没有追根究底,但村庄旁边有一条小河,却是我的最爱,童年的许多快乐时光就在这条小河边度过的。小河是南北向的,河水清澈见底,水面波光粼粼,岸边有不少当地常见的楝树、柳树和槐树,后来又栽种了不少杨树。

村庄在小河的西岸,人家紧靠着小河边分布,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处小码头,或石砌,或木架。早晨,天刚蒙蒙亮,有薄雾氤氲在小河上,只见一个男人挑两只水桶,晃晃悠悠地立在码头上,一只水桶“咚”地一声按进小河里,打破了小河的宁静,涟漪一圈一圈往外荡漾,还没有荡到对面的岸,另一只水桶又是“咚”的一声。这是村庄一天的开始,随后,登场的主角是妇女,淘米做饭的,洗衣刷鞋的,一边做事一边隔着码头大声说着话,整个村庄就醒了。

小河的东边是村里的大块地,春天种小麦,夏天栽水稻,或者就是种植一望无际的棉花。小河上有一座连接村庄和田野的桥,原先是木质的,年代久远,人走在桥上,晃晃悠悠的,后来改成石砌的孔桥,结实稳固,扛着农具下地干活的大人、背着书包上学的孩童,拉着木架车的水牛、冒着黑烟的拖拉机来来回回在上面走着。

小河也是村里孩子们的乐园,春天,桃花映红村庄的时候,小河边的树丛里藏着圆乎乎的脑袋,滴茅尖的,挖蟹窟的,拿弹弓打麻雀的,忙得不亦乐乎,四月,河边槐树花盛开,一嘟噜一嘟噜缀满枝头,村里的孩子就爬到槐树上摘槐花吃,一边吃一边嬉笑,吃得满嘴都是清香。

夏天的小河,河水涨得满满的,天上的太阳热辣辣地晒,晒得人直往小河里钻,男人穿只裤衩闷在水里,妇女长衣长裤站在水里,小孩子呢,没有禁忌,光着腚在水里上下翻滚,仰游、俯游、一个猛子扎下去,在很远的地方才露头,活脱脱一个“浪里白条”。夏天多雨,雨长长久久地下,小河里的水漫过码头,漫到树根,快要盛不住了,村里人也不会害怕。雨一停,闸口一提,满河的雨水就落了个底朝天。是捞鱼摸虾的好时光,村里大人小孩就全出动,小河里站满了人,一律低头弓背,手在水里探着,白亮的鲫鱼,拖腿的长虾,滚圆的肉狗,张牙舞爪的蟹,都在后背的篓子里蹦跳着。

秋天的小河是安静的,照着树,也照着桥上忙碌的身影,还有车上满满的金黄的稻子、白白的棉花。秋天的小河时光似乎很短,短得好像只是长长的夏天和长长的冬天的一个过渡。秋收一忙完,冬天就迫不及待地来了,河边的青草黄了,树叶儿落了,河水也变瘦了。河水在等待着冬天,我们也在等待着冬天。北风狠命地吹着,小河开始结冰,一层一层地长着,长到大人挑水洗菜要拿榔头砸得“咚咚”作响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冰面上滑冰、打地转、滚铁环、推平车。如果天上飘着雪花,玩得那就更有情致了。

后来得知,像老家这样的小河,在我们东北那块儿,是每隔三四里远就有一条,还有东西向的干渠相连。它们因着灌河开挖,有防洪、灌溉的功能,能保护这一方水土免受旱涝之灾。

二、灌河上的桥

2015年7月8日,连接临海高等级公路的灌江口大桥剪彩通车,大桥的通车,不但将连云港、盐城、南通三个沿海地区连成一片,促进三地经济的快速发展,而且将近在咫尺却隔河相望的燕尾港、堆沟港、陈家港三个海边小镇紧紧连在一起,为三地更好利用灌河黄金水道发展航运提供了快速便捷的通道。

大桥命名为灌江口大桥是有历史渊源的,古代的灌江口就是现在的灌河口。传说玉皇大帝的外甥、三眼神仙二郎神的老家就在灌江口。《西游记》第六回里描写二郎神大战美猴王,就发生在这里。在这一章里,吴承恩不惜笔墨描写二郎神与美猴王如何幻化变身腾云驾雾,从花果山一路战到灌江口。吴承恩写得惊心动魄,我们看得直呼过瘾。

神仙住居的地方,风景就是美。这灌河的美景似人间仙境,蜿蜒曲折的河道,鼓满风帆的木船,随风摇曳的芦花,云岫苍茫的开山岛,大鱼朝拜的龙王庙,朝起夕落的潮河水,夕阳下,一张张撒向河面的渔网,还有春天里顺潮而上喷着水柱的灰鲸鱼……无论是自然风光,还是人文典故,灌河的美都是原汁原味的,不带一点点人工雕琢的痕迹。

但灌河两岸也是交通闭塞的地方,特别是住居在灌河北岸的居民,四面被水包围着,像一个孤零零的岛。神仙住在仙境不要紧,他们有非凡的神力,上天入地,腾云驾雾,想走就走,想飞就飞,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但住居在这里的老百姓想要出去一次,真的很困难,必须要从灌河边的码头摆渡过河,或者乘小火轮出行。在我的记忆里,灌河边有好多处摆渡的小码头,我家附近就有几处,从九队码头摆渡可以到对岸的陈家港,从五队码头摆渡可以到对岸的海安集,从三队码头摆渡可以到对岸的双港。小码头的渡船都很小,木质的,先用竹篙将小船撑离岸,再用撸咿咿呀呀摇过河。小船一般可以坐十几个人,风高浪急的时候,就停止摆渡,就是这样,也会常发生船翻人亡的事故。后来木质船改成水泥船,用柴油机做动力,条件才稍好一些。

如果是轻手轻脚出远门走亲戚,不拖东带西,也可以体面地坐一回小火轮。小火轮一天一个来回,早上从陈家港出发,沿途停靠九队、海安集、五队、双港、田楼等集镇,下午从响水口返回陈家港。小火轮外表被漆成奶油黄,雅致、温馨,行驶在灌河上,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我小时候跟母亲到响水口看大姑奶,或者去涟水外婆家,坐过几回小火轮,印象就特别深刻。

孤岛上有一条国道,叫204国道,是从青岛到上海的,但国道到灌河边就断了,灌河上没有桥,汽车跑到这儿,必须乘轮渡。摆汽车的轮渡有两只,来回对开。轮渡很大,铁质的,船两头有宽大的甲板,靠岸的时候,甲板放下,汽车从甲板上缓缓驶上渡船,按次序排好,一次可以摆渡六辆汽车。空手赶集的人恰好赶上汽车轮渡,也可以搭乘,不要钱。我们小时候要去响水县城玩,就乘汽车轮渡过河。

灌河上建的第一座大桥是灌河响水大桥,1987年9月建成通车,桥那头是响水县城,桥这头是长茂镇,双向两车道,桥上有路灯,栏杆是白色的大理石,又壮观又漂亮。通车那天,三乡两镇的人扶老携幼赶过去看热闹,来来回回地在桥上走,以前隔河相望的响水县城,只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二十几年,交通闭塞的家乡变化很大,除了原先一条老204国道外,又先后又新修了临海高等级公路、沿海铁路、沿海高速公路、新港大道,农村的水泥路一直铺到家门口。路修得平整,桥建得也多,不像以前缺钱,遇到大江大河,路就断了。掐指数数,短短三十多公里的灌河上就有五座大桥:灌江口大桥、灌河铁路大桥、沿海高速路大桥、灌河响水大桥、新港大桥。从家门口出发,开车或者坐车出行,随便走哪儿都很方便。

如果二郎神回归故里,一定会惊叹灌河的巨大变化!

三、家乡的人

赵五爷在村里做了近十年的村书记,做得认真负责,没有私心杂念,群众口碑很好,突然就被上面调到新沂河堆做看护员。赵五爷没有吵闹,很快就到新岗位报到,而且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将新沂河堆看护得井井有条。刚去时,新沂河堆坡下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堆坡被洪水冲刷得千疮百孔,他带着几名护坡员开始栽种护坡挡水的紫荆槐,一棵一棵地栽,二十多年过去,小小弱弱的紫荆槐已经铺满堆坡,像赵五爷一样忠诚地守护着新沂河堤堆。

赵五爷有着我们老家人的性格特质:老实本分,寡言木讷,服从领导,埋头苦干。

老家人有这样的性格,其实还是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的。我们老家那儿,四面环水,交通不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一般人是很少出去的,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出去很不方便,“隔河千里远”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了,有的老年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一回县城。不出去,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人交流也少,久而久之,就形成老家人特有的少言寡语、木讷本分的性格,如同西部深山里的少数民族,真的有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味道了。

老家人的性格形成的另一个原因大概是老祖遗传的基因,我曾经询问过对灌南历史有研究的专家,他答道:“你们东北那块儿以前是一片海,几乎没有历史,或者历史很短,有人居住不会超过三百年。”专家说得到底对不对,我不知道,但小时候,我们小孩子在地里玩,总会捡到很多海洋里才有的牡蛎壳、蛤蚌壳、螺螺壳。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讲,我们这儿的人有的祖上是当兵过来的,有的祖上是逃荒要饭过来的,还有一种传说祖上是被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洪武赶散”赶过来的。从有些地名上推测,也或多或少印证了这一说法,堆沟镇二十多个村,就有十个村叫“队”的,头队、二队、三队……一直到十队,有部队番号的痕迹。不管祖上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在这芦荡遍野、蛇虫出没的荒凉之地扎根繁衍、打芦为屋、垦荒种地、饥餐露宿,也练就了他们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秉性。

老家虽然交通闭塞,但土地肥沃,都是黑黑的油泥土,适合水稻、棉花的生长,加上老家人能吃苦,整日里在地里忙活,很快,老家就成了全县有名的粮仓。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土地分产到户后,家家户户种植棉花,走在路两边,一望无际的都是棉花田。棉花是经济作物,收入快,鼓满了老百姓的口袋,富裕起来的老百姓开始盖瓦房、盖楼房。

近二十多年,原先交通不便、信息不畅的老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速路、铁路、乡村道路将老家和外面的世界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也进一步推动了家乡经济的快速发展,老家再也不是记忆中的老家了。

老家的公路通了、生活好了,老家人的淳朴坚韧的性格却没有变!

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施恩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治疗癫痫的最佳方法是什么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