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锯锅匠(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05:21

“锯锅喽——锯盆喽——锯锅喽——锯盆喽——”儿时在大街小巷里一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便知道这是锯锅匠来了。从记事起,我就认识了锯锅匠。

提起锯锅匠历史渊源来,我也不知道其究竟起源于何年何月,只听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锯锅匠,专门修补铸铁锅和大缸陶器和粗细瓷器之匠人,就是千百年来延续着的一种手工维修行当,走村串乡,游走于大街小巷,以锯裂璺漏水的铸铁锅、缸、盆为业,维持生计,养家糊口。千百年来,这个行当长盛不衰,尤其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锯锅匠着着实实地红火了一阵子。

红火的原因,是因为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各家各户大都使用大铸铁锅做饭,有时不小心,用力过大就会铲漏了锅,烧火时忘添水烧干了锅是常事,慌乱中再急着倒上凉水,锅就会炸裂成璺,而不能用了;居家过日子,哪家的盆盆罐罐都很多,且大多都是用泥土烧制而成的,用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打碎了,有时让孩子给摔碎了。在那个经济匮乏的年代,挣一分钱都不容易,买口新锅负担较重。那时的人穷惯了,都很过日子,就连打碎的盆儿、缸儿、罐儿,也左端祥右端详,看着碎得很轻,有的只是裂了一道纹,扔掉就觉得怪可惜的,一般都不舍得扔掉的,不到非买新的时候,谁也不肯花钱买新的,都是花几毛钱修补修补凑合着用。张三家是这样,李四家也是这样,这样一来,锯锅、锯盆、锯罐、锯缸、锯瓮的锯锅匠自然就多了起来,所以这个行当很是兴隆。

锯锅匠来了,只要他放开了喉咙“锯锅喽——锯盆喽——”那么一嗓子吆喝,各家各户的女主人就会从家门口探出头来,一看是“箍路子”来了,就赶紧回家去取要锯的盆盆罐罐,待“箍路子”师傅把盛工具的车子放好,围上油布似的腰布,各家各户就把要锯的盆盆罐罐都拿来了,有的还会搭讪着:“师傅好长时间没来了,俺家的盆打坏了,一直等着您来锯呢!”锯锅匠忙说:“正赶上秋忙,在家忙活了些日子。”有的也接上了话茬:“您锯锅锯得真好,俺家的锅锯了好几年了,还一直用着呢!”锯锅匠笑道:“只要不嫌弃就行。”

话说着,锯锅匠就按先来后到的顺序,眯缝着眼,一一端详着要锯的盆罐什么的,损坏的程度,用大号或小号的锯子,用锯子的数量,以每个锯子多少钱,核算出总共多少钱,双方再谈好价钱,大约什么时间来取,锯锅匠就开始锯锅、锯盆了。

锯锅匠坐在马扎子上,两手把腰布往膝盖处一扯当作围裙,先用小刷子把要锯的盆、罐刷干净,用绳子捆绑好,再用两腿夹紧,开始用摇钻在盆罐上钻眼,一般在裂纹两边平行地钻两个眼,再从上到下计算着竖着钻眼,钻好了眼,就用小铁锤顺着眼轻轻地钉进去,再往锯子眼和裂缝处抹上石灰什么的,防止漏水,按照这样的程序,一会工夫,一个个盆盆罐罐就锯好了,就算修旧如新了。

锯锅匠,在我老家通常都叫“箍路子”。在离我老家五里的村子里有个锯锅匠,常常到我老家的门前锯锅、锯缸、锯盆。“叮呤当啷……叮呤当啷……”“锔盆、锔锅、锔大缸喽——锔盆、锔锅、锔大缸喽——”随着那清脆的小铜锣声响,村口由远及近传来了锔锅匠一阵阵嘹亮的吆喝声。“锔锅匠来啦!锔锅匠来啦!”街上玩耍的孩子们欢喜地呼叫着、奔跑着、追逐着……

只见刚刚走进庄挑着担子的锔锅匠,不过五十来岁,中等身材,一身破旧的粗布衣,膝盖、臀部、肩膀上的补丁分外显眼,头上戴着一顶古铜色毡帽,周围卷起的帽檐儿都破了边儿,黝黑的脸膛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像即将干枯的树皮一样,显现着岁月的沧桑。锔锅匠笑呵呵地挑着工具箱走来,扁担颤悠悠的,“咯吱咯吱”唱着小曲儿。前边的柜子有四层屉,装着各种工具,后面的柜子装有火炉风箱;两个工具箱随着扁担的颤悠而颤悠着。木板条上挂着两条细长的铜链子,吊着一个小铅锤儿和一面小铜锣儿。可能是因他长得矮的缘故,人们都叫他“小箍路子”,以至于大多人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就知道那个“荆家的小箍路子”。我记得,这个“小箍路子”与众“箍路子”不同的是,自己将小推车改装成了工具车,车两边固定两个很规正的工具箱,把工具打理得整齐有序,给我的第一印象,他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箍路子”。

这个“小箍路子”叫起来太顺口了,我其实感到了一种特别的亲切感。他是出了名的手艺好,他锯的盆盆罐罐几乎人人都说好。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很聪明、很随和的手艺人,风趣幽默,能说会道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他一边锯着锅盆,一边跟我祖母这些大人们拉着家常,我听了虽似懂非懂,但却令我很是敬佩。他还时常跟我们这些孩子们开开玩笑、说说笑话,引逗得我和小伙伴们都哈哈大笑起来,郎朗的笑声,打破了村子沉寂的长空。有时还会给我们讲段精彩的故事,把我们引入故事的世界里,虽然现在故事的名字和大多情节都忘记了,而他讲故事的神态却清晰如昨。现在想来,这个“小箍路子”是有心之人,他在利用那“三寸不烂之舌”拉着家常,说着幽默风趣的故事,看似说的是生意之外的“题外话”,实则是取悦于乡村百姓,拉着生意,因此可以这么说,这个“小箍路子”可不是一般的锯锅匠。以至于过去几十年了,我仍清晰地记得这个“荆家的小箍路子”的模样。

锯锅匠这个行当,是时代的产物。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厨房用具也步入了现代化,各种高档次饭锅纷至沓来,瓷制品、塑料制品等代替了原有的泥瓦制品,人们谁还算计几元钱的东西,打碎了便干脆扔掉买新的,谁还会去请锯锅匠给锯起来?这样,锯锅匠就没有市场了,延续了上千年的锯锅匠这个行当,已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最终绝迹了,只在那个时代人们的心中留下了模糊的影子……

成年人癫痫的急救方法癫痫病吃哪些药可控制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