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割麦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1:59

“三儿,上午一定要留他们仨吃饭啊,我借了几斤好面,上午咱擀好面面条。”我娘对我说。

他们仨,一个是我的铁哥们儿,另一个,是他的女朋友。再一个,就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心仪已久的女孩子,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同级不同班。

本来,我们两家虽然住得很近,直径不超过两百米,但是,不一个生产队,也不一条胡同,几乎没大来往过。上高中时,因为不一个班,也更不可能来往。那时的青年男女,封建,彼此连话都不敢说,我和她偶尔打个照面,也是形同路人,一声不吭,擦肩而过。

她那时是我们小县城里一朵儿妩媚出众的花儿,县照相馆的橱窗里曾经悬挂过她的照片,侧面像,微笑,笑得清纯而文静,一双大眼睛,澄明透亮,如两潭春水,一条大辫子从颈后绕到前胸。因为涂了彩——那时还没有兴彩色照片,只是在黑白片的基础上涂上些颜色——更像一朵初绽桃花,鲜嫩娇艳。那张照片,是她上高中的时候照的,有一天,我从照相馆经过,无意间瞥见了那张照片,一下子,就刻在我脑子里。在班里,还有女同学拿着那张照片传看,啧啧连声,我在旁边,可以听出一连串的羡慕,心里的弦似乎也被悄然弹动,不安分起来。

不过,好感归好感,我并不敢有非分之想。

原因就在于我们俩的出身差距。她那时跟她奶奶过,他奶奶是老党员,解放以后曾经当过副镇长,红色家庭。而我呢,“右派”爷爷,“国民党”爹,家里是浓重的灰黑色。再者说,我有个外号:“黑三儿”,肤色黑,因为挨饿时间太长,个子不足一米七,就像我后来给学生讲的,是个二等残废,人很瘦,脸相也很一般,是个走进人群,马上就淹没的主儿。我与她,从各方面讲,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其实,不光我有这个感觉,到后来,我们俩订了婚,有一个邻居,男的,与她一个生产队,比我大六七岁,就直截了当毫不客气地对我说,“她要嫁给你,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见,我所使用的鲜花的比喻还是比较恰切的;也可见,在有些人眼里,与她相比,我是何等的寒碜。

鲜花与牛粪能凑在一起,还真亏了同学缘分。

高中毕业以后,男女同学不免经常来往。也凑巧,我班里有两三个女同学经常找她玩。玩来玩去,也不记得为何我就掺和了进去。我们男女同学凑在一起,串串门,说说闲话,反倒比在一起上高中时还热和。

她还有个闺蜜,和她一个生产队,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我该叫姨。在生产队劳动,经常和她一起来去,常常形影不离。因为我这个远房姨,我和她又多了一个接触的媒介,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也隔三差五地和她俩在一起玩儿,散散步,啦些闲呱儿。

另外一个,就是我那个铁哥们儿,他和她住对门,我到他家,有时就免不了和她见面。

现在想来,要说我们俩每一次接触,都是我处心积虑,有些冤枉。但是,很多次,我都是有意主动创造和她见面的机会,这倒是真的。

来往的过程中,我发现她家有些书,都是文革以前的书。有些,还是很好的书。例如《楚辞选》、《陶渊明诗集》,李白、杜甫、苏轼等人的诗集,《瞿秋白文集》(一套四本),郭沫若的一些文集和诗集;还有外国的,如惠特曼诗集,席勒诗集,海涅的《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普希金文选》。我看见了,真是如获至宝。

后来慢慢知道,那些书,是她前姑父的。我读书时,看见很多眉批,字体流畅隽秀。她告诉我,那是她前姑父的字。她前姑父解放前大学毕业,是个文化人,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我们县银行工作。三反、五反和反右,一个文化人,总归没躲过,蒙冤进了监狱,判了刑,在狱中,主动和她姑姑离了婚。留下许多书,留在她家里。那些容易唤起人的疼痛记忆的书,到我这里,就成了宝贝。而且,也成了我和她之间情感发展的重要媒介。

第一次,不好意思,借了一本,读完,还了回去。再借,再读,再还,再借。在这借借还还的过程中,慢慢的,相互之间,就有了话题。说来说去,书,成了我们接触的最好媒介。我可以以借书还书的名义,堂而皇之三番五次到她家里去。

到她家里去,就有了和她在一起说说话的机会。她本来非常腼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是我说,她听。低着头,静静地,偶尔,回应一声,极短,一般,不超过五个字。

后来,读到徐志摩的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就想起了我女朋友那低头羞涩的模样,觉得徐志摩这诗人对中国女性的含蓄之美真是体会精妙。这样好的诗句,也只有他能写出来。

时间长了,彼此情感渐渐加深。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安,要是一直当农民,娶了人家,让人家和我一起过一辈子艰难生活,总觉得愧对这朵水莲花。到了我正式到化肥厂当工人,我才有了底气,私下里和她商量,找了大队妇联主任当媒人,由妇联主任出面,向我们双方家长正式挑明,而且,正式订了婚。

订婚之前。有一次,我家自留地里的麦子熟了,我那铁哥们儿——他当时似乎已经接了他爷爷的班儿,在饮食服务公司上班了,正赶上星期天,没事——提出要和他女朋友一起给我家自留地里割麦子。我女朋友听说了,也跟我提出,要给我家割麦子。我真是喜出望外,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娘。

在我娘那里,我能交上一个漂亮女朋友,她当然非常高兴。她就张罗着第二天要做一顿好饭,招待一下他们。只是,临到麦收,我家几乎要断炊。除了有点儿红薯面和杂交高粱面,再没有其它的了。那两样,吃得我都反胃,经常吃了就呕吐。我娘好面子,准儿媳妇第一次到家里吃饭,也不能太寒碜不是?于是,她求东家借西家,终于借来了几斤好面,也就是白面,准备着要擀好面面条,招待她的准儿媳妇。

那一天,吃过早饭,我和我哥哥,还有他们三人,很早就来到了我家的自留地里,为的是赶在上午天气转热之前割完。那一天,天气晴朗,因为有女朋友在场,我心里也格外爽朗。有时候,偷眼瞥瞥女朋友,总觉得她身上笼罩着令我心醉意迷的光晕。男女搭配,不但干活不累,还效率高。记得自留地是一人一分,我家六口人,六分地。我们五个人,都是体力正棒时候的未婚青年,大概割到十点多,就割完了。割完之后,装到架车上,拉到打麦场里。他们三人就告辞要走。

眼看女朋友第一次在家里吃饭的机会要溜走,我有些急,急忙说:“一大早,俺娘就一再嘱咐我,要让你们在俺家吃饭。她也一定准备好了,你们走了,俺娘不埋怨我啊?”

一颗殷切挽留的心,打的是娘的牌。话是说给三个人听,心里是说给一个人。

没想到,我女朋友走的态度最坚决,我也知道,是她的内向性格使然。好话说了一箩筐,也没说动她。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当然,首先是我心里的那个她——一步步走远。

回到家里,娘下了一大锅好面条,模模糊糊,记不清了,也许还炒了几个菜。我虽然解了馋,吃得特别饱,但是,因为她没在家里吃饭,便吃得味道寡淡。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癫痫病的病因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沈阳癫痫病医院靠谱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