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书写妈妈(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30:44

从小,我就跟个假小子似的,留着短发,不爱穿裙子,每天跟着胡同里的男孩子们一起爬墙,上树,抓壁虎,逮麻雀,在大街小巷里疯跑。妈妈总说我是投错了胎,本该是个男孩子,却错成了女孩子。

六岁那年,我到了适学年龄,上了学前班,虽然我每天都背着妈妈做的粗布拼花书包,抱着小板凳欢欢喜喜去上学,却还是一副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模样。以至于,知识没学好,笑话倒闹出不少。

印象里,那天午睡后,我照例背着书包,抱着小板凳去上学。到了学校还没上课,我就和小同学们在院子里玩了起来,直到该上课时,进了教室,我才发现我的小板凳不见了。我告诉了老师,老师在教室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为此,我大哭起来,无奈之下,老师只能把我送回家。妈妈知道了原委,对老师说:这孩子粗心的很,兴许认不清自己的板凳,我去学校给她找找。结果妈妈来到学校也是没找到,那天下午被妈妈一顿训斥,我是再也无心去上课了,反正是学前班,妈妈也就把我带回家了。回家后,我习惯性地去西屋的柜子里拿零食吃,竟在西屋的门后边发现了我的小板凳。我大声喊:妈,妈,小板凳找到了,在这里。妈妈应声过来,看到门后边的小板凳,问我:怎么会在这?我想起了下午去上学时的情景,支支吾吾地说:我去上学时,抱着小板凳过来拿饼干,结果拿了饼干就走了,把小板凳给忘了。妈妈叹了口气,说:你啊,什么时候能改掉这粗心大意的毛病。

后来我上了小学,不记得是几年级了,反正那会儿还没改了妈妈说的我那粗心大意的毛病。

还是午睡后发生的事。那天,我午觉睡得正香,被妈妈隔着窗子喊醒去上学,我无可奈何地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把脚丫往鞋里伸,然后拿起沙发上的书包,往肩膀一挎,慢悠悠地就往学校去了。那时,正值炎炎夏日,太阳高照,公路上漆黑的油泊都被晒化了,踩上去软软的,粘粘的。一路上,我像是被晒蔫了的小草,低着头,眯着眼,无精打采地走着。终于到了学校门口,我抬起头,半眯着眼睛,看到墙边阴凉处卖冰棍的老大爷,瞬间,两眼放光,来了精神。我想起文具盒里装着妈妈上午给的五分钱,就巴巴地跑过去买冰棍,老规矩,那冰棍是三分钱一个五分钱俩。我一手拿着一个白花花,冰冰凉的冰棍,美滋滋地嘬了一口。这时,另一个冰棍开始滴水,啪嗒一声,跌在了地上,我低头去看地上那水滴裹起的小土球,正觉得可惜,却一眼看到了自己脚丫上的两只鞋,左脚凉鞋,右脚布鞋,心中暗叫一声,不好,穿错鞋了。顶着太阳,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这会儿又发现鞋穿错了,怎么办,我总不能穿着这阴阳鞋去教室吧,那岂不得被同学们笑死,想想那一张张嘲笑的嘴脸,我紧紧地皱了皱眉头,不行,我得赶紧回家换鞋去。

那一刻,我的瞌睡劲一下子没了,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清醒。我肩上挎着书包,一手举着一个冰棍,撒腿就往家里跑,一路上,我心里极度忐忑,就怕遇到熟人,更怕别人往我的脚丫上看。不到五分钟,我就跑回了家,妈妈看到大汗淋漓,脸蛋通红的我,忙问:咋了?咋了?咋又回来了?我气急败坏地冲着妈妈吼:都怨你,也不管我,鞋都穿错了。妈妈听了我的话,朝我脚丫上一看,随即哈哈笑了起来,还说:你呀你,就是粗心大意,怎么把鞋都穿错了。妈妈这一笑不要紧,我强烈的自尊心一股脑涌动出来,哇一声,就哭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都怪你,都怪你,让别人笑话我,我上学也得迟到了。妈妈见我哭了,一脸不屑地说:你这孩子,上学快迟到了,还有心思捡冰棍棍儿玩。听了妈妈的话,我这才注意到我手里的两个冰棍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化为乌有,只剩下两根干巴巴的棍儿了,见这情景,我哭的更厉害了,冲着妈妈嚷嚷:我的冰棍,我的冰棍。都怪你,都怪你,赔我冰棍,都化了。妈妈见我这一通大哭,哭笑不得地说:好了好了,别哭了,我送你去上学,再买个冰棍行了吧。我一边哽咽,一边抹去脸上的泪水和汗水,任由着妈妈给我换了鞋,把我抱上自行车送去了学校。

那时候,除了闹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来,我还经常做两个奇怪的梦。一个梦,是我爬梯子上房,爬到一半时,梯子突然就脱离了房檐,我在梯子上左摇右晃,上,上不去,下,下不来,我吓得张着嘴巴哭喊,可奇怪的是,无论我怎么哭喊,就是发不出声音,我只能拼命地抓牢梯子,生怕一不小心就从梯子上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直到我从梦中挣扎着醒来,知道这只是个有惊无险的梦,才长嘘一口气。我把梦告诉妈妈,妈妈说我梦见爬梯子说明我是在长个,还说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长的比她还高,听了妈妈的话,我别提多开心了,我巴不得赶紧长大长高,到时候就可以像妈妈一样,洗衣做饭时,能从水窖里一下子提起一桶水,而不是现在我这样一次只能提起半桶水。

另一个梦,是我处于迷离状态,在一条平缓的路上走着,突然脚下出现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越来越大,慢慢变成了一座大山,我被拱到了山顶,看一眼脚下,成了万丈深渊,我吓得魂飞魄散,身子一抖就掉了下去,奇怪的是,我一直在飘,到从梦中醒来时都没落了地。我又把梦说给妈妈听,妈妈说我这个梦告诉我一个道理,就是做人做事都要脚踏实地,不可粗心大意,不然,一不小心就会从高处摔下去,后果就是飘飘乎乎没了落脚之地。我听了妈妈的解释,心里着实被吓坏了,我记得梦里那脚不能沾地的感觉,空洞洞的,没着没落,想想都害怕,那时候我就痛下决心,一定要改掉粗心大意的毛病。这两个梦反反复复纠缠了我好几年,以至于许多年后,我依然记得这两个梦的每个细节。

在那之后,我的确开始刻意地改变自己,确切地说,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有了一个小女孩本该有的特质。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女孩子,更如此。十岁那年,我吵吵着要穿耳洞,奶奶说:等着,到了腊八我给你穿。然后我开始日夜期盼腊八的到来,终于,天寒地冻的腊八到了,奶奶说:出去跑两圈,让耳朵冻红了,没了知觉,回来我给你穿耳洞。我按着奶奶的吩咐从大街上跑了两圈回去,身上出了汗,耳朵却冻的冰凉,奶奶把带着沾了香油的白线的缝衣针,用燃起的火柴烤了烤,然后就朝着我的耳垂伸过来,我看着那尖尖的针头一点点靠近我,嗖一下蹦了三尺远,对奶奶喊:不穿了,不穿了,吓死了,吓死了。奶奶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孩子,胆忒小。

那个冬天,奶奶的针尖尖终没穿过我的耳垂,可是,耳洞我对的诱惑却没有消减,每每看到别的小女孩带着亮晶晶的耳钉或耳坠,我都羡慕的不得了。直到第二年春天,邻村庙会,我和几个同学约好一起去穿耳洞。我记得,那是个推着自行车的男人,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放着一个大大的玻璃箱子,那个箱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耳钉,耳坠,耳环,别提多漂亮了。在那箱子上还写着四个字:无痛穿耳。我们问:你穿耳洞,真的不疼?那人信誓旦旦地说:不疼,我这是专门穿耳洞的枪,一下就好。听了这话,我和几个同学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任由着那个男人在我们耳垂上画点,打枪。砰砰几声,我们几个人耳垂上都多了个圆溜溜的耳钉,那人又说:耳洞一个星期不能沾水,每天拿酒精消毒,还要经常转动耳钉,等耳洞的新皮长好了,不疼了,就可以摘下耳钉换新的戴了。所谓的无痛穿耳,只是说打枪的刹那没有多大痛苦,事实上,穿好耳洞以后的几天还是会疼,有时候耳垂会火辣辣的疼得钻心,妈妈说:把耳钉摘了吧,别受罪了。我斩钉截铁地说:不,我能忍。

以后的几天,妈妈每天给我消毒清理,在妈妈的精心呵护下,耳洞一天比一天好,十来天后,终于不疼了,为此,妈妈还特意去县城给我买回来一副银耳圈,妈妈说:戴银的比铁的铝的好,不容易感染。果然,自从我戴着妈妈买的银耳圈后耳洞再没疼过。妈妈一直把我当小公主一样疼爱,当我一点点长大,续起了长发,妈妈就开始给我买各式各样的发卡皮筋头花。妈妈还给一向嫌裙子累赘的我,买了许多漂亮的裙子,她说女孩子还是穿裙子好看。我穿着妈妈买的新裙子,在院子里一圈圈地转着,那一刻,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好看。后来,我喜欢上了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喜欢上了扎各种小辫儿,还喜欢上了戴各种饰品,穿各种漂亮的衣服。

小时候的家境虽不算富裕,却也是不愁吃穿。爸爸妈妈经常给我一些零花钱,不到万不得已,这些零花钱我是舍不得去花的,我会放进妈妈给我买的粉色珠片带拉链的小钱包里,如果是崭新的一毛,两毛,五毛,或一块的纸币,我就会把它们夹进一个没有用过的笔记本里。这些最大面值一块,最小面值一分的零花钱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被我放置在衣柜的最底层。

我上初二那年,在县城意外看到了一家美术班正在招生,报名费五十块钱。我从小喜欢画画,看到这个招生启示彻底心动了,回家央求妈妈让我去学画画,妈妈说:学那个干啥,一点用都没有,还得花不少钱。我知道自从几年前爸爸车祸去世后,妈妈要养育我和弟弟的担子一下子加重了,可是,我实在想去学画画,就倔强地对妈妈说:我学画画,不花你的钱。

第二天,我准时去了美术班报名。当我把五十块钱报名费交给老师时,老师惊呆了,他说,他从没见过哪个学生拿着这样小到一分,大到一块,还有许多没有一处折痕的崭新的纸币去报名的。我只是腼腆地笑了笑,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人知道,我积攒的这些零花钱一共六十五块二,交了五十元报名费,剩下的十五块二也都购买了绘画用品,从那以后,我积攒了多年的零花钱彻底没了。

妈妈,总是善解人意,妈妈,总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告诉她,美术班我报名了,以后每个星期六日和节假日都会去县城学美术。妈妈摇了摇头,又笑了笑,说:你既然选择了,愿学就学吧。从那以后,隔三差五我就得跟妈妈要钱买铅笔,颜料,素描纸,水粉纸,无论要多少,妈妈从来没有犹豫过。我好奇地问妈妈:你也不问问我都干嘛用?妈妈说:我还不知道你?你是不会乱花钱的。听了妈妈的话,我很开心,是的,我除了正常开支是不会乱花钱的,因为我知道妈妈这些钱的来之不易。

开始学美术的时候,无非就是画些实物几何图形,虽然看似简单,但对于初学者来说还是非常具有挑战性。那时候总是会出现许多问题,比如,线条不够匀称,构图不合比例,质感不突出,明暗对比不协调等等。随着文具盒里H到B的铅笔不断地更新换代,我终于可以画出颇有点技术含量的素描了。素描的基本功稳定后,我又学了水粉画,水粉笔日复一日地在颜料水桶与画纸之间游走,没多久,水粉画我也能画得有些韵味了。我拿着这些勉强能看过去的画给妈妈看,妈妈一脸的笑容,说:不错不错,画得像那么回事了。我也是毫不谦虚地说:那当然,我是谁?画不好就怪了。妈妈听了只是笑。后来,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妈妈正往我家橱柜的玻璃框里镶我画得水粉画,看到我回来了,妈妈说:这里太空,放两张画添点喜气儿。我看着自己的两张作品被妈妈细致地安放在玻璃框里,脸上更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从那以后,每每有人来串门,都会一眼看到橱柜玻璃框上的两张画,人家一问是谁画的,妈妈就笑嘻嘻地回答,说:是小静画的。然后别人就会眉飞色舞地把我夸赞一番,妈妈笑得很开心,我听了也是偷着乐。

其实,我真算不上一个刻苦的孩子,仅仅是凭着那么一点点天赋,在学了美术一年后,中考时,美术特招竟考了个全市第三名的成绩。美术老师很意外,那些一起画画的同学也很意外,我自己更是意外,谁也没想到平时画画并不突出的我,竟然会临场发挥的如此好,甚至比画了两三年的同学考的都好。

这次中考,无疑是我人生中的一次转折。许多美术学校都寄来了录取通知书,可是,面对着如此之多的机会,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继续深造。因为那些美术学校高昂的学费,使得我不得不为含辛茹苦养育我和弟弟长大成人的妈妈去考虑。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头上一下子生出了许多白发,样子也越来越憔悴,妈妈看上去显得苍老了许多。也许我可以自私一点,不为妈妈的艰难考虑,但是,我的确做不到自私,为了安心,我愿意选择放弃继续读书和绘画的机会。

那年秋末,在从事内画行业的表姐夫的推荐下,我去了衡水学习内画。表姐夫对妈妈说:小静喜欢画画,这个内画用不了多少学费,而且还可以边学边加工。等学精了也算是一技之长,到时候接活搞加工也算有了吃饭的本事。妈妈听了,直说:好好,小静愿意就去吧。

因为有美术底子,所以我学起内画来进步特别快,内画老师经常夸我说:这孩子心细,画什么像什么,好好培养,会成好手。我心里窃喜,以前妈妈老说我粗心大意,现在老师又说我细心,看来,我真的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秋去冬来,转眼又到了春天,一次外出做绘画表演的机会把我吸引了,我以想趁年轻出去闯闯的话,谢绝了内画老师的挽留。那年三月七号的晚上,在内画老师的亲自护送下,我和一起学内画的另一个小姑娘登上了德州开往苏州的火车。那一去,就是两年。两年间,我回过两次家,每次回家,妈妈都显得无比开心。妈妈对我嘘寒问暖,关怀倍至,让我在家的几天时间都过的特别快乐。

癫痫患者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吗不同类型的癫痫发作特点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石家庄那个医院可以看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