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梧桐】李三根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00:18
无破坏:无 阅读:1717发表时间:卡马西平2015-02-07 21:08:10 当我从建筑材料租赁站调回成材段时,就发现段里多了几张陌生的面孔。老友“瞎猫”详细地告诉我,由于公司成立了木材贸易中心,段内人员调动频繁,这几个陌生的人都是从南郊木箱厂调来的,刚到段里还没有一个月。我这个人有一个嗜好,爱给人起外号。   到段里没几天,我挨牌儿把段里人外号起好了。比如那位五短身材,带着深度眼睛,长脸厚嘴唇的那位,我就给他起了个日本人的外号“山田队长”,这得益于电影“小兵张嘎”那个日本鬼子的原型。走道乱晃,外加水蛇腰,间天的迟到早退的那位外号就是“瞎糊混”,简称“瞎糊”,本人姓扈,也是巧妙利用了扈与糊的谐音;那个名字叫容惠的姑娘,个子矮小且胖的,她外号是“番茄姑娘”;那个已婚的女人外号叫“三高”不是血糖高、血压高、血脂高,您别误会她跟这三样一点关系也没有,嘴噘得高是其一,胸部高是其二,臀部大且高是其三。还有一位男士的外号颇有些诗意了“悠然见南山”;最后一位的外号就是“旱鸭子”,这位不但是平足,脚上还长着鸡眼而且是越挖越长的鸡眼,走道时就像鸭子一样晃晃悠悠不紧不慢地走着。   这位仁兄是一位老北京人,平时的嗜好就是烟酒,善表现见多识广,且健谈,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京油子”。他不但会说,而且是精于算计,不时弄点洋货到厂子里小倒腾。京城有句俗谚:京油子,卫嘴子,XX府的狗腿子。要说身材就算是位中等个吧,也就是一米七的样子长得白白净净有点文人气质。他有两个特点,一是能吃,二是能睡,中午休息一小时他都能眯瞪半小时。他自学成才做得一手好饭菜,这位爷本身就忒好吃,也把儿子媳妇吃的那叫一个珠圆玉润。就像广告词说得那样;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青山,你的外号叫什么?您瞧瞧,我这个人老成稳重外号当然要高大完美一些响亮一点而且要有一定的权威性。你就吹吧?吹!一个外号还需要吹,大家伙儿都尊称我是“徐老”如果您认为这就是我的外号不是尊称我也不反对,不过您什么时候听过尊称为老的外号,就连单位的经理见了我照叫我“徐老”不误,我的外号一直都特有权威性。具体的就是您必须有专业的知识,丰富的社会阅历,有极强的组织能力和灵活的协调性,外加出色的口才和压倒一切的气势,当然干活也必须是一把好手。   记得有句诗文写道;“孔明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也算是古训吧。这哥们早先在总公司的业务科当业务员一个挺滋润的差事,去东北出差时不知为何就当了一会“车子”北京话“糊涂车子”的简称,大事面前糊涂了,也就叽里咕噜滚了下来发配到我的手下当差,这件事的起因就是买木材。   癫痫病可以预防吗有一年他和另一位业务员去东北的牙克石林区采购木材,以前他们也经常去林区进货和林区各级领导的关系非常好,当然礼物还是要带的茅台酒、红塔山、中华烟,每个人怀里揣着十五万元的汇票登上了北行的火车。不知何因只订购了十几万元的货物就剩下了旱鸭子带的那张汇票,带回去吧路上就有风险而林区街患上癫痫病应该怎么办道上小绺特多老放在身上待在林区的旅馆里也不大平稳。不知这哥们是怎么想的他就把这张汇票入在了一位相识哥们的账户上这哥们也是采购木材的,说好由他把钱打回到木材公司的账户上,然后带着大包小包东北林区土特产木耳、蘑菇、蚕蛹回到了北京。   汇款并没有如期的到账,领导几次让他去要对方都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巧妙地婉拒了,领导是火冒三丈将他开除的心都有,无奈他姐夫也在木材公司当头不看僧面看佛面,最后决定工资减半奖金全免把他发配到了本人的麾下继续追要货款。二年以后那笔款子才算打回到了木材公司的账户上,资金是回来了他却留在了基层。   到了成材段后他又办了一家窝囊事,连我也捎带着挨了领导一顿狗屁呲儿。那年有个客户包了一个货位的短薄木板材,一般的情况是由业务员领着告诉你是那个货位?在什么地方?由买货人自行雇车拉走就行了装货时经手的业务员必须在场。这个货位紧挨着四米长黄花松檩条的货位,不知道他们当中是谁出的幺蛾子这帮装车的人弄出了顺手牵羊的手段,先是装了一平车槽的檩条然后再用薄木板码在檩条上进行了伪装,故意磨蹭到了中午人们急于下班而值班人员又少的混乱的节骨眼上出厂企图蒙混过关。其实早就有人看到了并且报告了经理,保卫科也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就等着他开车走到大门口出厂时把汽车拦下给他来一个人赃并获。结果那还用说,这几个人被抓到了公安局拘留了半个月,买货的主儿也吃了一些挂落,而这批货物的经办人也是他——旱鸭子。   旱鸭子在厂子里是有名的“妻管严”用文词讲就是“惧内”一个大老爷们间天的兜里的钱超不过五块,就这点钱回家时还要顺道买些蔬菜好回家做饭。抽烟清一色的“都宝”牌香烟,一个月三条香烟都由媳妇买好了够不够就是它,喝的酒到是京城名酒“二锅头”那还用说一买就是一箱由小贩送到门上付款的当然是他媳妇。他到是落得个大省心,省到连财会室都不用去,无论是月工资、加班费、奖金、年终奖等等,都由他媳妇全权代理。此刻我就会想起百岁他老爹对百岁常说的一句话“有吃有喝的你要钱有什么用啊?”   您问他媳妇有没有外号,没有,绝对没有,至少是我没给她起外号,哥几个当着旱鸭子的面说他媳妇是“三心”媳妇他也是一笑了之。三心媳妇?对,没听错,就是三心媳妇。何为三心?搁在家里放心,任何男人见了都不会起花心,自己见了媳妇就会涌出无限的爱心。中午两口子吃饭从食堂买个肉菜,他也会往媳妇的碗里夹肉“曼云,你吃这块肉”“老公,你也吃”我靠!酸文假醋的人我见过许多实在是没见过这么酸的,足以证明我的孤陋寡闻。即便是夫妻秀恩爱也要选择一个合适的环境,就这地界就这环境还不如茅房里僻静,大庭广众之下还能冒出那么多的罗曼蒂克的温馨,我立马端着饭盒跑了出去,再听,我就得吐了。   不是有句俗话说“烟酒不分家”每到冬天的时候段里就可以生炉子取暖,哥几个经常凑钱去四道口农贸市场买一些猪下水外加调料,炖熟后聚在一起边吃炖吊子边喝点小酒,“炖吊子”就是京城一道下水名菜。只要肥肠一买回来收拾肥肠烹调之类的活计就由他包了,您就?好吧,就等着中午的饭点时热腾腾香气四溢油光锃亮的炖吊子往桌子上一端,连吃带喝那是不亦乐乎,都到这份上了还说什么哪?所以买肥肠摊钱的事就没有他的份了。   哥几个还在边吃、边聊、边喝酒多少弄点斯文,他倒好,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通的猛搓,就像这些吃食都是他花钱买的一样,左手举杯吱的一口酒,右手的筷子是金鸡乱点头,不请,不让,那是老西子拉胡琴——自顾自。左边的腮帮子鼓鼓的还在嚼着,须臾间右边的腮帮子又圆了起来,中间的那点通道就留给白酒了,吃饭就如风卷残云一般,那真是小脚老太太踢球——横胡撸。酒足饭饱后很自然的拿起桌子上的香烟,潇洒麻利的抽出一支,娴熟的用打火机点燃,一阵烟雾中他老人家往床铺上一躺享受去了,没准心里哼唱小曲“我抽了一口红塔烟儿,活赛了个小神仙”再看盆里的炖吊子,三分之一没有了。您别看他抽烟的动作娴熟,那可都是别人的香烟。难道他抽烟不带香烟,绝对带,要说不带香烟那是冤枉他,也就几只香烟,所以他的外号就改名了,不叫“旱鸭子”了。   这哥们有吸烟的嗜好,可他每天兜里的香烟盒中就只有几根香烟,办公桌的抽屉里从来也没放一盒香烟。一旦香烟抽完了之后那就只有一种解决烟瘾的方法,也就是一个字“蹭”有的人香烟就放在桌子上谁拿一根烟抽都很正常,就是自己抽烟也会自然而然的随手递给周围的朋友或者同事一根香烟。尤其抽烟的人饭后几乎都要抽一根香烟,这些人就爱说“饭前一杯酒,饭后一根烟,活赛小神仙”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大家伙给它起了个新的外号“李三根”就是说他每天上班就带三根香烟,这只是一个形容也可能是带四根、五根甚至更多。古有张三丰,今有李三根,首先说明此外号是“花师傅”给他起的和我无关,我也没那么大的学问也没有那么大的创意。有一点要特别声明的是;我不会抽烟。告诉您花师傅也是个外号,本人也并不姓花。   后来我被调到了调运室,他则被调到了小电吊班,主要的工作是给汽车、马车装木材和大吊车配合码原木垛。小电吊不是国家生产的机械,是老工人根据实际情况而发明的一种非标准自身没有动力的机械。简单的介绍一下,一个长方形槽钢架子,前后有车轴各有一副轮胎,正面有一个由角铁焊成牵引架可以随意将小电吊拉走便于工作。架子上有一个槽钢的平台,前侧有一个铁皮焊接成的操作室可操作起吊臂抬升或下降,三个手柄分别控制旋转,吊臂起降,钢丝绳和钓钩收缩距离,可做360度旋转由大齿轮带动小齿轮进行旋转,由几台电动机完成上述工作,所有的动力都是外接电源。   工具就是一个带钩铁卡子,铁卡子共有两片,每片约有三公分宽厚度一公分多,长度约有四十公分工作部各有一倒钩,卡子似一个半圆的弧形,距离顶部十公分处各有一圆孔用铁螺丝将两片铁卡子连接在一起,顶部各有一圆孔便于栓细钢丝绳挂在小电吊上的铁钩上,工作时就可以卡住直径一米以上的原木进行工作。常用铁钩卡原木装车的工人眼神特准,铁钩一卡下去就是原木的中间位置八九不离十,往车上装原木时需大头朝前小头朝后方便原木段的检尺人员检尺。检尺,这是一个专用词,就说通过测量木材小头的直径,加上原木的长度就可以计算出此原木的立方米数,国际通行测量木材的方式都是从木材的小头测算。   班长,素来就有“兵头将尾受气包”之称谓,要把几个人性格不同的人团结在一起甚为不易,班长在工作中要受累受气,而且别人甩一些闲话您也得听着。不知为何小吊班的几个人谁也不愿意当班长,据说前几任班长都出过事故就是顾问“大裤衩”指派谁也不愿意当,此时的李三根调到小吊班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大裤衩”就把他任命为班长,这哥们推辞不过勉强的应下了这个光受累不得好的破差事,再加上班里那帮人起哄架秧子的一闹腾就把他彻底的给架上去了,我则嘲笑他是朝中有人好做官。   木材厂里许多工种按理说也算是高危行业,卸货车上的原木时就特别的危险尤其是在冬天,从东北运来的原木上有一层薄冰特别的滑,人站到火车上缷原木一定要小心。说个我亲身经历过的悬事,八四年我在大兴木材厂时就是大吊班的,班里八个人干活时是四个人一组每组一台吊车,一天夜里缷六米长的原木开大吊车的是班长“任大拿”张狗泡,“五迷三道”二个人负责在槽车上套钢丝绳,我老人家在地上负责摘吊车上大铁钩上的钢丝绳,同时将吊车四个液压支撑柱下垫好厚木板。张狗泡和“五迷三道”哥俩先用钢丝绳套住木头的边缘后用手势通知任大拿起吊,当原木的一头稍微吊起后立刻喊停,然后哥俩迅疾的将一条钢丝绳放到吊起木材前部的下约一米多远的地方通知吊车落下,拿掉第一道钢丝绳把第二道钢丝绳的绳套挂在大钓上,人站在原木上指挥大吊车起吊,当吊车将原木稍微吊起后喊停,把第三条钢丝绳套放在距离第一道钢丝三米远的地方再落下,必须注意钢丝绳套此时要一顺边的套在吊钩上,人员离开后通过手势让吊车司机起吊原木放到地面上,这样做摘掉钢丝绳时特别的方便也是安全。   这哥俩太恨活,一下子就了了它半槽车的原木,任大拿在吊原木时就感到吊车的机械就特别的吃力,此刻我就多了个心眼往后退了十几步几乎躲在了吊车的后面。吊车勉强将原木吊离车槽后迅速转动吊臂,刚一离开车厢我就听到嘎崩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第二声闷响,两道钢丝绳瞬间就在空中崩断了,原木立马在空中就来了一个天女散花。就刚才我站的那地方横七竖八的落满了原木,就因为多退了十几步经验丰富的徐老躲过了一劫啊。阿弥陀佛!   我们那位李爷李三根命运似乎就不大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他们班的哥几个都在各自的岗位干活,有的人拉运原木,有的人码原木垛,这哥们干的则是把道线上原木一根根的用铁卡钩子卡住,然后由电吊将吊起的原木装到拖车上所有原木必须大头在前,然后由检尺员检尺写明直径后方可运走码垛。道线上的原木码放的也挺高足有十几米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一般胆子小的人都不敢在木头跺下边走。   有一天的下午刚上工没有多久这哥们正在原木垛下低头哈腰用铁卡子卡道线上堆放的原木,就听到高大的原木垛有了轻微的动静,好歹干了半年多的张三根经验多少也有点,迅疾的就往后就跑此刻耳轮中就转来了原木的滚动声。打住!青山他不是旱鸭子走不快吗?他是走不快您也得分时候都命悬一线了,本能就激发了后退的速度就差飞了就这还是没能躲过。   在轰隆隆原木的滚动声中,在尘土飞扬中,这哥们就像伐倒的树木一样倒在了许多原木下也没有听到尖叫声。而开小电吊的“恨天高”听到木头跺的动静后早就从它的铁皮小楼中窜出去蹽到了八丈外了,站在散落的木头旁边呆呆的看着,都TAMD的吓傻了连叫人救援的事都忘了。愣了一会才撒丫子就往办公室跑,边跑边喊“出人命了,李三根被砸死了!” 共 63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