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恬淡地飞翔(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1:40

【恬淡地飞翔】

办公室的窗外,有一株不知名的树木。

春天,树上密密实实地开些极雅致的白花,花儿谢了,便结出满树的果子。夏去秋至,果子的颜色由绿变红,艳艳的,犹如樱桃的色泽。那果子却长不大,一如蚕豆般大小,圆圆的,红红的,一嘟噜一嘟噜地挂着。坐在办公室里,伏案久了,隔窗望去,那一树的点点猩红,煞是令人心怡。

初冬,一场风,一夜霜。树上的叶子已是遗落殆尽,那树便露出满树的枝枝杈杈,依然挑着满树红红的小果。那果子依旧宛小若豆,却有了几份成熟的清宁和淡定,亦更惹人眼目了。

起初是一只,后来就来了几只,最多的时候是十来只——那些长尾巴的灰喜鹊们,纷纷飞至树上。它们一番叽叽喳喳后,便开始扭那些果子吃。喜鹊们头颈一俯一仰,轻瘦的身姿在枝条上摇摇摆摆,长长的尾和翼不时地一张一合。时而,一个果子被它们扭下,却没有衔住,便坠落于地,偶尔,也会落在办公室的窗台上。

那些日子,喜鹊们照例会在上午的十点左右飞至。照例会是一番喳喳的私语,一顿美美的饱餐,一段莺莺的舞蹈,一刻钟后,便翩然飞离。

一夜北风。下雪了。只剩了一半的小红果们披上了晶白的衣裳。隔窗而望,那景致,活脱脱一幅“雪后红梅”图。

喜鹊们又准时飞至。清冷的雪景里,它们更显轻瘦了。吃了几枚果子后,喜鹊们纷纷飞离。只是几分钟的时间。

以后的两三天,天气更冷了。喜鹊们依然会准时飞来,吃一些果子后便决然飞离。喳喳的私语少了,莺莺的舞蹈没了。越发轻瘦的身姿,在寒风里瑟瑟……

这样寒冷的季节,大雪封地,除了这余剩不多的小红果,喜鹊们还能何处觅食呢?

心生怜惜。从外面买来一袋鸟食,褐色的颗粒状,闻一闻,有些淡淡的鱼香。抓一把,撒于室外的窗台上。

它们又飞来了。我迅速远离窗口,避开鸟儿们的目视。我想,它们一定会抢食那些撒在窗台上的美味吧。毕竟,那些个小小的红果,怎能抵得住寒风里瑟瑟的冷和饥肠的辘辘呢。

它们却让我失望了。直至飞走,喜鹊们始终未飞落于那撒了美食的窗台。

或许是它们没有看到。我找来一个雪白的瓷盘,将鸟食撒在盘里,置于窗外。

第二天,喜鹊们又飘然而至。北风很大,就有一只,在枝条上颤颤巍巍,有些站不住的样子。它们扭食着红果,也还会侧颈低首,望望窗台的方向。我确信,它们是会看到盘子里的鸟食的。只是,直至再一次飞走,它们再一次让我若有所失。

那红果的魅力就那么大,竟让喜鹊们对盘子里的鸟食无动于衷。那该是怎样的美味呢?

拉开窗扇,捡一枚遗落于窗台上的红果。用水冲过,翼翼地咬开。红红的皮下,果肉极薄,里面的果核竟占了近三分之二的体积,犹如我曾经吃过的酸枣。

只是那滋味,却极不像酸枣的酸甜,也远不如它自身外表的怡人。那滋味,除了酸涩,还是酸涩。

这个风雪冰寒的季节,那些喜鹊,就只靠这些个酸涩的红果,安抚着辘辘的饥肠吗?它们为何又对我的施与无动于衷呢?

那天,天空有些蓝,太阳有些温暖,云彩就放低了些身姿。喜鹊们如期而至。它们依旧扭食着果子,酸涩的吞咽却如又一次美丽的盛宴。窗台上,盘子尚在,鸟食尚在。喜鹊们依旧会低头望望,只是望望……

树上的果子依然红得晶亮。果子已是不多了。

窗台上,刚换的鸟食散发着淡淡的鱼香。树上,轻而瘦的喜鹊,抵住那一缕升腾着的诱惑,是为曾经一份伤害之痛的刻骨,还是为一份不食嗟来之食的清高和悠远?

喜鹊们又要飞走了。砉然一瞬,它们已飞翔于云下。举目追望,那画面,那么恬淡和高远……

云的境界,那是它们自由飞翔的方向啊。

【一株石榴】

两栋老屋在被拆之前,老家的院子里,是有一棵老石榴树的。

那棵石榴树挨着北屋的窗,在院子里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大概是我七八岁时,一天清晨,父亲从外面带来了一棵像树枝似的石榴树苗,并将它栽进了院子里北屋的窗下。后来,一年一年,风吹雨打,石榴树长大了,婆娑的树冠占据了整个院子近四分之一的空间,枝叶间,那些甘甜的石榴,也一年一年结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住在城里,父母住在老家,四季的穿梭将父亲和母亲的身影拉扯得越来越厚,也越来越长。而那棵石榴,几十年了,一如既往地站定在父母忙忙碌碌的影子前,摇曳在父母默默无争的目光里,总是用它那火红的榴花、繁茂的枝叶和含笑吐籽的果实,召唤着我和妻儿,在一个个周末的时光,一次次踏进那个充满了清幽和回味的农家院落。

那年仲秋,又一次回到老家,父亲突然告诉我老家要拆了。父亲的话语很平静,平静地让人心颤。而母亲,站在一旁,不时地背过身子,偷偷地抹一把眼泪。那天,年迈的父母,在陪伴了它们一辈子的老屋里不停地摩挲着,迈动着无所适从的步子。院子里,那棵老石榴树,依然挂着那么多惹人怜爱的石榴……

村庄要实行城镇化改造,所有人家的老屋和院落都要拆掉,这是我的父母,以及和我的父母一样的老人们深感痛心却又无能为力的事情。望着窗外缀满光阴的石榴树,许多记忆,便如父母走在老屋里细细碎碎的脚步,一时,从我的时光深处,纷至沓来……不忍一份家的别离,却增添了几份回味的痛,老家终将是要拆的,老屋自是无法带走,而让我感到最为可惜的,便是那棵碗口粗的石榴树。它站在这里已经三十多年了,却还正值盛果期呢,每年的春末及至深秋,榴花的火红,石榴的青涩、圆润以至红彤彤地含籽盈笑,它给这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增添了多少生活的色彩和情趣啊。我想,一定要带走这棵老石榴树的一点什么,哪怕是一枝一叶,且当留住生我养我的老家的一丝根脉吧。

将父母接进城里的那天,我从石榴树根部发出的幼苗里,小心翼翼地挖出一棵,然后,将那些尚未熟透的石榴一个个悉数摘下。拆房子的日期迫在眉睫,已是等不到石榴成熟吐籽的那一天了。临别时,望望那棵站在这里陪伴了父母几十年的老石榴树,那被摘净了果实的枝叶,在一阵阵秋风中,窸窸窣窣地颤动……

回到城里的家,我将那株石榴幼苗种在了一个大花盆里,细细地培好土,浇透水,然后把它搬到了阳台里。

一冬,悉心呵护。冬去春来,那株石榴的幼苗终于如愿绽发了新芽。

从此,老家院子里的老石榴树,在一枝纤细柔弱的绿色里,将它的生命基因在我家阳台里的一个花盆里延续了下来。

春天,那株石榴发出嫩芽,夏天,它安安静静地生长着枝叶。两年的功夫,它已长成一米多高的葱葱茏笼的一丛了。

以后,那株盆栽的石榴却不再长高长大。最让人遗憾的是,几年过去了,它总是只长叶,不开花,枝条依然纤细柔长,几乎托不住那一丛碧秀的叶子。我给它换土、施肥,甚至换了一个更大的花盆,那株石榴依然如此,纤秀的枝叶,像个瘦弱的七八岁的小姑娘。

我想,它的根系被限制在花盆里,不能深吸大地的养料,它怎么可能长高长壮、开花结果呢。与其让它在这里受囹圄之苦,还不如把它送人呢,送给能有一隙土地,好让它深深扎根的人家。那样,我的这株可怜的石榴树也能快意地生长了。

将所有的亲朋和同事细想了一遍,竟没有一户是能够接受这株石榴的。是啊,呆在城里的都住楼房,将自己托举在十几米、几十米的高空中,似乎早已模糊了土地的颜色和味道。虽有几个亲戚住在农村,可他们的村庄也和我的老家一样,早已老村尽拆,规划成一片片整齐划一的钢筋水泥的二层楼房,狭小的院子也都是水泥或瓷砖铺地,哪还有一隙裸露的土地,来承袭一棵石榴树的浓浓的荫庇呢。

后来,我注意到单位院子里种了月季的花池,靠近花池边的地方尚有一小片裸露的土壤,我想,就把那株石榴移栽在这里吧。问应了单位的领导,于一个春日的黄昏,我和儿子一起,将那株在我家阳台里呆了几年的石榴树种在了这里。我知道,这里的土质并不是很好,那些月季都长得不很旺盛呢,况且在花池的外边,还有两棵硕大的银杏树,正好遮挡着石榴树上方的阳光。

可是,我已找不出更好的地方了。的确,在到处拆旧建新,到处楼林丛立的现今,无论是城里还是村庄,还有多少悠闲的土壤,还有几处僻静的院落,能够承载一棵石榴树的仰天生息、开花结果呢?

石榴树移栽后的第二年,它竟然开花了,更令人欣慰的是,它还坐下了三个石榴呢。

哪里治疗癫痫好山西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得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