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山水】威胁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24:12
《一》   2010年的八月,深圳的天热像一个火炉,沉闷让人觉得压抑,天色暗下来依然是一滚一滚的热浪扑来,人都像一棵被烤干的小草耷拉着提不起劲,晓梅拖着两条沉重的腿从公交车上下来,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天色即将要暗下来了。看到自己的住处有灯光,觉得有些温暖从心里流动。晓梅两个月前和男友从福建龙岩来到这人们曾经说的遍地是黄金的深圳,快节奏的大都市生活让晓梅有些应接不暇了。晓梅回到租房处,是一个单间套房,带个厕所和一个阳台,阳台一边放些简单的厨具做饭,一边用来晾衣服。男友陈德生今天没上班,他是一家餐馆的炒菜厨师,理所当然今晚晓梅也不用自己做饭了,回到家便可吃现成的了,晓梅把手机钥匙往电脑台上一丢便洗手吃饭,对于有厨师炒的菜,晓梅有理由认为好吃的,每天中午的那一餐吃的都是快餐,晚上吃的就算再简单也觉得心满意足。吃完后晓梅在阳台兼厨房那边洗碗,突然陈德生喊了一句:“宋增峰是谁啊?”晓梅停了一下回答说:“就一朋友啊,怎么了?”   “是来深圳才认识的吗?”陈德生又在问。   “算是吧,在福建那时见过一次,他是我朋友的朋友。”晓梅有点儿奇怪陈德生问这些干什么,晓梅看到陈德生在翻看她的私人手机,晓梅有两部电话,一部是公司的,都是公司业务和同事的往来,私人手机就只是和自己的亲朋好友联系的,难道认识些朋友都要大惊小怪吗?宋增峰是福建龙岩人,一直都在深圳工作的,在那里晓梅与朋友去玩时见过一次,并且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来深圳的几个月时间,宋增峰常来电和晓梅聊聊天,今天中午吃饭后他也是打来电话聊了二十几分钟,都是一些很平常的话题,对深圳的工作和经济的看法,因为宋增峰想要自己创业。对于他看手机,晓梅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坦诚。   晓梅觉得一天上班很累的,她便先洗洗睡了。来到深圳这个快节奏生活的大都市,晓梅觉得少了许多生活的情趣,每天面对的忙也忙不完的工作,在一家老乡开的销售电子产品的小公司里上班做业务,每天从一上班就马不停蹄地往自己管辖的省份打电话销售电子产品,每天自己的下的定单还要自己打包发给快递,内勤人员不够,除非大件的货物才叫内勤的人来打包发出去。从早上九点钟上班一直到晚上六七点,有时还更晚,每个星期天可以休息。晓梅想起以前在福建宾馆里当收银员,工资没这边高,但一天八个小时很轻松,可是晓梅又觉得,一直都呆在那边,人也怕会颓废了,应了男朋友的话来深圳闯荡一下。晓梅也不去想太多什么,迷迷糊糊要睡下了,好像听到手机在响,但不想去接,眼皮实在有点睁不起了。   有人好像在吵架,烦人,睡个觉得也不让人安心,晓梅被吵醒了,有点儿恼火,听,是有人在说着什么:“你如果有非分之想就乘早死了这个心,她是我的女人!没什么事也别老烦着人家!”不对劲,这话是从陈德生嘴里吐出来的,晓梅这下清醒了,睁开眼睛看到她的男朋友是拿着她的电话在讲的,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一把从陈德生手里拿过自己的电话在看通话记录,晓梅的脑子先是感到一阵微凉然后慢慢地一股火从底上升,电话是宋增峰打过来。   “他是我的朋友,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你凭什么接我的电话?”晓梅两眼狠狠地盯着陈德生问,心里的恼火不知道要怎么样来发泄,她觉得男朋友这样做也太过份了,更何况也还没有结婚。   “没,没说什么……”陈德生没有内疚的表情,反而眼里透着一种坏坏的笑意。   “我都听到了!你凭什么干涉我交的朋友,偶尔通通电话就说明我朝三暮四了吗?还是你有证据我有外心了?就算你觉得不对劲是不是可以事先跟我说一下?而不是用这种烂方法?”晓梅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有种想把手机一摔了事的愤怒,她的朋友情份被无可挽回的破坏了,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晓梅强忍着不能流泪,坐在电脑边的椅子上,她怕他看到她流泪更会认为她和宋增峰之间有什么不可说的事。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再也不这样了,别生气了,快点去睡觉吧”陈德生的道歉并不能平熄晓梅的心情,但是她不想再跟他说什么,觉得心里很受伤了,睡意全无,呆呆地坐着也不理陈德生还在说道歉的话,一句也听不下去。直到最后陈德生把晓梅抱到了床上躺下,晓梅睡不着,脑子很凌乱,想起她和陈德生相识相恋,在那龙岩的那家宾馆成为同事,晓梅得于他许多的帮助,他不会问什么主动帮晓梅把一桶水提到位,有时没有去饭堂吃饭他会主动帮她留了,不管晓梅要不要吃。正是这样,晓梅觉得他是一个有男子气慨可以依靠的伴侣,晓梅觉得陈德生当初的那句霸气话并不是那么的好,只是那时被他的热情冲昏了头脑,没有认真去想想。在晓梅感觉郑州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对陈德生的好感后第三次晚上约会,在回宿舍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更靠谱时他一把抱住晓梅热吻了她,并说,“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了。”说完便坏坏地笑着走了,晓梅的身子软软无力,心里麻乱成一团,她没办法思考了,一个她认为不错的男人说出这句话来是有魄力的。于是在认识陈德生三个月时间后义无反顾跟着他来到晓梅并不熟悉的深圳。   一夜没睡的晓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心,强打精神去上班,晓梅依然没有理陈德生,她觉得一时半会没办法平复心情,但是工作不能落下的,晓梅要赚钱供高中的妹妹上学,工作赚钱才是晓梅目前更现实的问题,她希望下多点单才有更多的提成。当晓梅踏过办公室的门时,这是一个不大的办公室,在这寸土寸金的深圳华强北,老板兼经理管理着上上下下十个员工,而且老板娘林太太也算是一个员工,晓梅正想和同事们打招呼,一个女同事庆香指了指里间的办公室,“不要自以为是,你那什么烂方法有什么用!”这是老板娘的声音。“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说!管好你自己就行!不然你就继续在家里带小孩子!”这是老板林先生的声音。一大早就在这里吵架,真是让人不痛快。之前老板娘并不在一起上班,但又觉得人手不怎么够味,她自告奋勇来分担一份工作,但是麻烦也来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让我们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各个员工们感觉很烦。晓梅轻轻地问庆香:“又吵什么?”“还不是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不值得一提。”“哎,让我们怎么工作啊?”晓梅摇摇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林太太愤愤地走出了办公室。接着林先生出来跟大家说了句话“没事了,大家快工作吧。”   晓梅实在没什么心思工作,昨晚的事还没有消气,晓梅觉得这样的恋爱没了自由,被威胁了似的,禁锢了她的心灵。   晓梅觉得压抑,想找一个人说说话,晓梅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这个时候较有空就是以前一起上班的同事陈益诚,他是以前龙岩宾馆的经理,现在对他来说应该没什么具体的工作,晓梅把电话拨了过去,“嘟……嘟……”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来。   “喂,你好,晓梅啊,你还好吗?”   “嗯,一般了,你呢?老陈!”晓梅反问了   “晓梅啊,我都不敢打电话给你了。”   “啊?怎么说呢?跟我联系是恐怖事件?”晓梅感到奇怪。   “这样的,前不久我在晚上下班大约在十点多打电话想问问你工作怎么样了,可电话接通了却不是你,是你男朋友接了,说话语气不太友好,问我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啊?我说也没什么事,他又说,晓梅现在的工作很忙,没那么多时间闲聊的!”陈益诚向晓梅道来。   “有这事?他还说什么了没?”晓梅又气又恼,她完全不知道此事,陈德生也没有跟她说过有这么个电话。   “没有了,看来你的男朋友很在乎你嘛。”陈益诚打趣地说道。晓梅觉得脑子更乱了,再没有心思和陈益诚聊天了,她关了电话翻开通话记录看,想看看最近还有什么电话她没有接到的,可是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的,或许有些会因为时间久了些记不起来,晓梅没有勇气给宋增峰解释什么,本来就不是什么关系的,当然之前她也没有跟他说有男朋友的事,或许人家曾有那么一点意思,现在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这一切让人感觉太糟糕太累了。晓梅茫茫然的度过了这一天,下了班晓梅不想回去自己煮着吃,再说气昨晚的事,早上也癫痫病对人啥伤害?没有去市场上买菜,晓梅没有目标的在到处乱逛,晚餐吃了点简单的面条,她想了想,觉得和陈德生这样下去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不太适合在一起,是不是分开一些让彼此冷静一下好呢?   一直逛到快九点钟,晓梅才坐公交车回到住处,晓梅想着,回到大概陈德生也下班回来了,她想要跟他好好说说。当晓梅回到租房子的时候,看到陈德生已经回来了,晓梅进了房间没有说什么,她不知道要怎么个开口,或许说怎么谈才不会刺激到他。陈德生看到晓梅回来先问:“吃饭了吗?”晓梅点了点头。陈德生洗了一个苹果递过来又说:“还生气吗?”晓梅接过苹果并没有吃,又放在桌子上了。晓梅望着他开口说:“德生,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觉得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女人。” 晓梅不知道怎么样说才更委婉些,陈德生没有马上回答她什么,只是眼睛定定的看着晓梅,脸上不温不愠,深邃的眼睛也读不出什么情绪,过了好一阵子,陈德生才开口:“就为昨晚的事?为了宋增峰?”   “也不全是,但你这种做法的确让我很难过,现在的社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权利交些自己的朋友,就算恋爱中结婚了也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只要把握的好,这没什么的。每个人都想活的充实一点。而且我也觉得我们俩不合适在一起。”晓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她没有说陈益诚打电话来的事。陈德生一时没回答晓梅,还是用他那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她,两个人都坐着没有说话,内向的晓梅不太会表达她内心的想法,也不知道还能跟他说什么好,许久后,晓梅起身去冲凉,她想也许陈德生会想明白的。   等晓梅冲好了凉,出来时,陈德生递给她一块白布,是餐厅用的那种方巾,上面有血腥味,天哪,想不开了吗?不像!“看看吧!”陈德生指了指晓梅手中的方巾,晓梅心里有些忐忑地打开了看看,有字!血字!上面写的是:“我陈德生不再干涉王晓梅交友事项,我爱你!”晓梅看了看陈德生,只见他的一个手指头包了止血胶布。   “我用我的鲜血像你保证,再也不干涉你交什么朋友,只要你和朋友们聊的开心,请相信我的真心,不要因为这么些事就放弃了我们的感情!”陈德生在晓梅面前信誓旦旦地说道。   晓梅拿着眼前的所谓血书,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而且这鲜红带有阵阵的血腥气让她有点儿头晕,这小小的一块布仿佛有千斤重,这不是震撼,而是震惊,更是威胁,在晓梅脑里跳出来的想法,对!是威胁!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以为她会感动,她没办法觉得感动,如果还有下次的矛盾呢?是不是也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晓梅不能再说什么了。她把那个血书放在了床头的抽屉里对陈德生说:“好累了,我先睡了。”事实上,晓梅没办法入睡,她想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心里翻滚着焦灼,觉得自己一开始没看清陈德生,现如今像是上了贼船难以下来,如果不想办法离开就真的被他控制着的了,许多许多的内在问题她还不了解这个人,晓梅感到有些的害怕。   第二天,晓梅早早的来到办公室,静悄悄的吃着自己的早餐,她想着应该怎么样和林先生辞职,来到这里上班都才两三个,除了最近林先生和林太太两个人会吵架以外,觉得在这里上班没有什么不好,和同事们都相处的挺开心的,庆香是和晓梅最合的来了,一开始上班时也是庆香细致带着晓梅接手新的工作的,一把手一把式教晓梅怎么样做这电子产品的业务,想想要离开还真是舍不得,如果不离开这个公司,纯粹和陈德生分手的话,晓梅又怕到这办公室来闹,他是知道这个地方的。就这些问题搅得晓梅吃了一半的早餐气呼呼扔掉了,对别人来说这些事就再简单不过了,感情谈不下去就分,工作开心就做,不开心就不做,晓梅恨恨地骂自己真没用,可是骂自己也无济于事,问题还是要自己来解决的。结果晓梅等了一天老板林先生却没有来办公室。   下了班的晓梅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会很快地回到出租房去,她觉得那里不再是温馨的小家,人也很奇怪的,以前她总觉得两个人合的来好好在一起工作生活,就算穷点也没什么,只要让她觉得这份感情踏实,但就这几天来的事情就可暴露出来一个人污点,从而使晓梅对于陈德生再继续一起生活下去的信心倍减了。晓梅回到出租房快十点钟了,陈德生还没有下班回来,她看到房间打扫的很干净,桌子上除了有一些水果外还有一个新买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枝妖艳的玫瑰,看来是陈德生故意制造点浪漫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晓梅看到那鲜红的玫瑰就想起陈德生给她写的血书,她很想把那枝玫瑰扔掉!   呆在房间里晓梅觉得压抑,于是就在阳台上透透气,望着窗外的远处,灯火辉煌,霓虹闪烁,她微微地感叹到,这里的精彩不属于她的,可是她又该到哪里去呢?在脑子里对认识的亲朋好友一一过滤了,晓梅没有勇气一个人走向陌生的未知地方,当她过滤到一个在广州的表哥阿林时,晓梅兴奋了,对!表哥阿林在广州开了一间网吧,阿林是个比较热心的人,而且也常有联系的,去他那边的话不至于很唐突。于是晓梅便马上联系了表哥武汉癫痫正规的医院?,跟他说了想去广州找工作,先给她一个落脚点,不过她没有跟他说是因为想要和男朋友分手的事,晓梅想去了他那边再说也行。下一站的目的地有了,晓梅又高兴又难过,对于眼前的这个小家,当初两人那么兴奋地租下来,侍弄的像个家的样,而这一切,将要放弃了,又觉得是有那么一些复杂的心情,晓梅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舍得,想来是有的,和她建立这一切的陈德生,她是有爱的,只是一些更本质的东西让她看到了,了解到了,于是便抵消不了。一种想要追求完美的心让晓梅不想就此委曲自己。 共 1142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