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干渴的村庄(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1:20

干渴的滋味,对于还在挣扎生息的村庄,已是太久的煎熬了。一代人,大抵少年之后,那些曾经湿润明亮的村落,就渐已在他们的目视里变得焦躁并喧沸起来。

不记得从何时起,从村庄到田野,水的聚集已是愈来愈少,愈来愈失却了曾经涓涓而流的闲情逸致,以至于若干年后,那些曲曲弯弯的溪,那些明波漾漾的塘,还有那些在清香湿润的泥土上微醺而舞的梦,都渐渐干涸荒芜了。喧嚣的尘,却和溪边的荆棘、塘底的杂草一样,杂乱而茂密起来。

至少,有一个梦,同样干渴得厉害,却仍在这片土地上游走。时常,它张望着村庄上空浮游的孑孓,它便遥想,谁能,在丛生的杂草里,在干瘪的泥沙里,掘出一条能够回首的路?

那梦,常常在熟悉的巷陌里游走,隐忍着和老屋老树一样的干渴。乏了,常常会攀上那棵老槐树的枝桠,砰砰砰,叩醒沉沦在长夜深处的旧月。沉沦了那么多年,很是费了一些气力,终于,揭去旧月之上浑暗的铅华,一层,又一层。

旧月已残。它,光芒竟依旧。明眸流痕,亦清秀如初,潮润如初。

那片湖泽,就那么风平浪静,似一泓泉水,一直在一个梦的幽深处盛着。

说是湖,其实不大,百十亩的面积,笼罩在一片莹莹波光里。它依偎在村西,村庄叫龙口村,它便叫龙西湖。

村西有龙泉,长流成溪。一条般河由南往北,流过村西时,得遇龙泉溪水,遂在此盘桓迂回,吐故纳新,聚成此湖。

湖虽小,却也一岸芦苇,半湖红荷。

一场春雨,一场春风,湖水就盈盈地开始摇曳。荷叶玲珑卷曲,一支支刚刚钻出水面,像小女孩一样,新奇而含情脉脉。新生发的芦苇懵懵懂懂,大片大片地倾吐着一腔碧色,幽灵般的小眼睛成千上万,滴溜溜瞥一眼低处的湖水,望一眼高处的蓝天,然后,它们就将根须使劲伸向湖边,将头颈努力伸向天空。

风儿总会将湖的春讯温柔地带给村庄。村庄里的生命和事物,农人、牲畜、鸟儿、昆虫和树,还有那些房檐墙头上的草根和草籽,那些隐居在角角落落的种子和农具,经了一冬的蛰伏,它们也像身边的湖一样,都变得血脉饱胀,面目明晰。一个翠鸟鸣起的早晨,它们纷纷走出陈旧的巢房和梦境,向着水的指引,蠢蠢欲动起来。

蝉开始在那些倚水而居的柳上自鸣高调时,湖畔便成了小孩子们快乐的源地。七八岁的孩子,大都未上学读书,即使上了学的,也没有多少课业,他们有足够的时光在湖边完成童年的洗礼。

诳鱼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湖里鱼虾颇多,多是草鲢鲫鲤。他们将一个罐头瓶吊在竹竿上,瓶里放些馒头或窝头的碎块,将罐头瓶沉入湖里,几分钟后,猛地提上来,瓶里便会游曳着几尾小鱼,银光闪闪的,很是令人怜爱。

农闲时,就有大人在湖边钓鱼。他们钓起的鱼多在半尺以上,偶有指头肚儿大小的鱼儿上钩,他们就摘下来,随即扔进湖里。有时,也会钓上一只老鳖,丑陋的模样张牙舞爪,胆小的孩子不敢靠近,钓到的人却扛起鱼竿,兴高采烈地提着老鳖回村了。

日日路过那湖,望一眼湖水,无论大人孩子,心境就会格外明润起来。顺手折一枝荷叶顶在头上,荷叶硕大如伞,这样,酷阳不至于晒干一个农人廉价的光阴,也不至于晒干一个农家孩子瘠薄的童年。有了一湖水,就有可以躲避太阳,洗去汗水和泪水的地方。

上了学的男孩子里,总有一个喜欢读书的。常常在怀里掖一本好看的书,双臂抱紧,奔至湖边。选一棵粗柳爬上,翻阅的手指,轻触着眼前浮涌的流光飞萤。柳枝拂面时,放眼一湖水皱,红荷正在绽开,翠鸟在湖面上飞掠,红蜻蜓、蓝蜻蜓们在荷上交辉舞蹈。就有几只蜻蜓立在荷上,任风摇荷茎,透明的翼纹丝不动,禅定的姿态,似在静待着如船的荷瓣将它们渡去佛国。偶尔,雨会不期而至,任雨湿了头发和衣裤,可书躺在怀里是暖暖的。即便挨大人的骂,他多少也会生出些许小小的慰藉:梦想,已被挂在了湖畔那明媚的高处。

雨后湖上,湖水满溢着一片清宁,泉溪却流得更为欢畅了。鱼儿一群一群浮上水面,时而,就有一条或几条凌空跃起,摇摆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好看的弧线。半湖碧荷,正生得怡人。叶与花上是密密匝匝的露珠。就有小孩子走近,弯下腰,咫尺相视,孩子看见,每一颗露珠,都藏着一双清亮的眼睛,藏着一个清亮无比的乾坤呢。

芦花飞雪时,老村会蜕去一层被季节磨砺的老皮,变得轻盈而丰润。芦花朵朵,拐进一个院子与另一个院子里,在一个日子与另一个日子之间飘荡着。

晚霞盛开了。跌宕于岸边的,总是一串串稚嫩而清亮的声音。螃蟹已捉了半篓,开始捉迷藏的孩子,迎着红彤彤的晚幕,奔向芦苇深处……他们各自把童年,永远藏进了那里。

几只肥硕的野鸭,扑棱棱,展开羽翅。它们正划过一生的距离,从此岸到彼岸……

大约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一种对致富的渴望像兴奋剂,让平静的村庄变得激昂并躁动起来。村庄,以及村庄十里八里的邻居们,几年间,一口口煤井,一座座化工厂,一个个石料厂相继建起。挖煤的井下,轰隆隆,哗啦啦,地陷石裂的开采声,将清静了亿万年的地下水吓得躲向了更远更深处。一个小小的石料厂,会将一座大山啃噬得支离破碎。化工厂高耸着烟筒,大口大口倾吐着黑色的烟雾。周围的树,没扛住的枯死了,硬挺着活的,黯淡着面庞,一树忧伤的眼睛。

或许鱼儿早就知道,般河越来越丧失了自我净化的能力,要不,为何在人们浑无知觉时,河里的鱼已是杳无影踪。有人说,河里的鱼都已钻入地下;也有人说,那些鱼都游进东海幻化为龙了。对鱼的猜疑尚无定论,河水却已是从上流浑黄着涌来。此后的日子,污浊劫持了河水,日日侵蚀着两岸。连水草都不愿在此过活,它们拥抱着跳上岸,宁愿将魂魄风干,再变作岸上的护泥。

河水越流越窄了,大片河床裸露着,满眼是暴动的沙石,垃圾在疾风里肆虐……最后的结局是,般河成了一条污浊的沟,日日呻吟着,硬挨着风烛残年的苦痛。夜深,星星听得见,一片虫和草的幽咽,来自河岸。

村里的泉也渐干了。那是村庄的脉,流淌了几百年,同样在浑无知觉中,消失在一个夜的梦魇里。

村中央老槐树下,那口吱吱扭扭唱了多少年歌谣的老井,后来,竟摇不上一桶水来了。

倚村而居的龙西湖,日渐消瘦与羸弱。终于,就在那年的春,本该盈盈摇曳的它,扶住那株老柳树,望一眼呻吟着的般河,伸手牵下一片薄薄的云,腾空羽化而去了。决然的神情,让老柳树哭弯了腰。

村里村外,坑坑洼洼、沟沟坎坎的水无不干涸。路边,已看不到青草疯长的模样。草们低首蹙眉,越来越打不起精神,缺了水的滋润,它们干涩而迷乱。牛和羊从它们身边走过,嗅嗅,却懒得张开嘴。牛羊们常常怀念起有湖有河的日子,怀念起水边的那片青草地。

村庄里的人,他们日日做着奔向小康的梦。煤井、厂房和烟筒越来越多,田地、树木和鸟儿越来越少……

只有村庄知道,一种代价是什么……

夜深,村庄常常渴醒。村庄觉得,一种伤痕,像湖底干裂的缝,已是遍布全身。

干渴,像一场瘟疫,从村庄的根系,蔓延到田野。村庄周围的田,失去了昔日浇润的水源,只是靠天,已打不下多少粮食。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村庄。他们不再看重那几亩土地和几瓮粮食,土地和粮食也给不了他们想要的日子。他们宁愿自家的田荒着,自家的老宅寂寞着,也要挤上通往另一种生活的列车。当他们纷纷远离故土时,村庄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干渴和疼痛,从咽喉弥散到全身。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昔日的景色已近模糊。已是剩岸残山,那些水泥厂、建材厂、石料厂和煤井,那些烟筒和排污管,还在理直气壮地蚕食着人们对于村庄所熟稔、所钟情、所相濡以沫的东西。

村庄,像一位母亲,已失去了往日丰润的肌肤。老槐树下,她伸出干瘪皲裂的手,在这片土地上缓缓挥舞着,还在守望着什么……

十年,二十年……

二十年,不长也不短,却走得有些急不择路,有些让村庄不知所措。

这些年,村庄里,生着油油青苔的老屋老院几近被拆光了。

这些年,楼房立起了不少,红砖红瓦,钢筋水泥。脚下的路也被硬化了。村里,树已没有几棵,楼房里有空调,有电视,谁还会再去树下摇起那把沾满灰尘的蒲扇呢。

居于楼里,无须知道东风西风与阴晴圆缺。拧开水管,自来水哗哗流着。曾经的河与湖的记忆,已太遥远,对于孩子,抑或大人,都已是一些久远的故事。

夏天,没了蝉鸣,没了蜻蜓,也没了傍晚时分飞抵回家的燕子。没有树荫,没有荷塘,干燥而单调的村庄,挽留不住些许的生机。

终于下雨了,从天而降的雨水倾泻着激情。雨水下到地上,找不到河流与溪流,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变得茫然而忧伤。它们漫无目地,在水泥地面上横溢,哪里是幸福快乐的归依呢?河溪湖塘都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清流苍苔或烟波浩渺的意境已成想象。

雨丧失了激情。

雨停了,村庄随即就干了。雨也无能为力,它只能使一个干燥喧沸的村庄平静一时,潮润一时。

那些忧伤的雨,它们流到哪里去了?

村庄已留不住雨水,留不住雨水的村庄越来越干渴了。一管自来水,一缕空调吹出的风,润泽、救赎不了村庄的魂魄。

或许,未来的时光,雨,终会再次滂沱地落到村庄里。

而大雨过后,还能否再望见,湖塘满涨,河流饱满而苍茫。

癫痫病吃什么药物是最好北京哪看癫痫病最好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