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母亲让每一寸光阴都朝她微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0:46

那一年,母亲扎着一对小辫,穿着一件用蓝色平纹布做的新棉袄,骑着一头黑色的小毛驴,从她出生长大的家乡,走进一个异域而又陌生的小山屯。

母亲的脸上,有淡淡的雪花膏味道,也有淡淡的胭粉味道。母亲是独生女,是一个做鞋匠的独生女。母亲,有资格享受雪花膏,也有资格享受胭粉。

母亲走进的山屯,真是很小很小。全屯只十多户人家,六户姓郭,四户姓吴,外加姓崔、姓姚、姓张和姓赵的各一户,仅此而已。

山屯里,屯东头吆喝狗的声音,屯西头能听得真切;屯西头哄小鸡的声音,屯北头能听得真切。哪一家找孩子,不用走出院子,站在自家的当院里,喊几声乳名,很快就会听见童声的回应,不多时,就会有小丫或小小跑回到院里来。

母亲骑着黑毛驴来到这个陌生山屯的时候,是奔着一个黑脸的小伙来的。这个黑脸的小伙,不久就成了我的父亲。

母亲不光是做鞋匠的独生女,而且模样长得清秀,曾在鞍钢的大矿山里当过食堂的勤杂工,因矿山政策性下马而中断工作。有这样的经历,母亲在山屯里就显得很扎眼。

山屯人知道母亲的经历后,就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的母亲,也同样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的父亲。那眼神,兴许是对母亲来到穷山沟的一种惋惜和同情,也兴许是对父亲能娶进一个这么好媳妇的一种惊奇和嫉妒。

“哎,进了这个穷山沟里,山多地少,可享不着福啊!”心直口快的姚太奶以一种无奈的口气对母亲说。

面对姚太奶的直言,母亲笑着回应道:屯里人不都过得很好吗?不都住得很好吗?你们能住,我也能住,我感觉,人这一辈子,哪住哪好。

母亲感觉姚太奶合得来,就跟姚太奶说了一件事。结果,这件事让姚太奶偷偷地开怀大笑了一场。

母亲告诉姚太奶,给她提亲的介绍人告诉她,跟我的父亲搞对象是要做偏房的。当时,母亲把“做偏房”听成了要“住偏房”,就跟介绍人说,啥偏房正房的,只要人好,偏房正房一样住。

其实,介绍人说“做偏房”,是告诉我母亲我的父亲不是头婚。父亲曾因特殊的缘故跟前妻离婚了,介绍人觉得父亲人品好,靠得住,就没把父亲离婚的详情告诉我的母亲,就用“做偏房”轻描淡写地提示一下。没想到我的母亲不知其中含义,根本没当回事。

姚太奶听了,感觉时机没到,没法说出事情的真相,就偷偷地捡了一个开怀大笑的便宜。

后来,母亲还是从姚太奶那儿知道了“住偏房”的含义,自己便偷偷地笑了好几天。母亲知道“住偏房”含义的时候,我都会叫“姚太奶”了。

母亲跟父亲结婚后,在爷爷的安排下,住进了屯北头八太爷家的西偏房。房子不大,但母亲很高兴。母亲跟父亲说,你看,这偏房也不是很好吗?偏房和正房没啥区别,都是一样住嘛!

母亲的话,让父亲很舒心,也很温暖。这样的媳妇,父亲感觉找对了。

在八太爷家的小偏房里,母亲和父亲一住就是三年多。我就是在那个小偏房里,“呱呱”地走进了母亲和父亲共同营造的温馨港湾。

为了不让八太爷一家人瞧不起,母亲一直勤劳地操持着家务,把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的。母亲自由地任凭父亲做着他想要做的事,从不刻意地强求父亲干这干那。

三年后,我家盖了新房子。

筹备建房时,爷爷对我的母亲说,咱自己家有杨柳树,放树咱自己说了算。我看,就盖四间房吧,多放几棵树。

可没同意。母亲知道家里过日子不容易,盖大房子花销多,费用大,以后过日子就更紧巴。

于是,母亲就跟父亲商定,暂时盖三间房,等以后条件好一点再翻建。

不到一个月,母亲就和父亲,领着我一起住进了新盖的三间小土房。

母亲看着自家的房顶上升起了袅袅的炊烟,就深情地亲了亲我的小脸蛋说,我们不住人家的偏房了,我们住咱自己的正房了。

房子虽然不大,院子虽然也不大,可在母亲的心里,这就是别墅,就是皇宫。

母亲用她的双手,用她的心智,在岁月的行程中,让小屋的亲情越来越浓厚,让小院的笑声越来越热闹。

这样的一个院落,被母亲经营成了一个大磁场,磁场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让我的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一个接着一个地奔向了这个地方,一个接着一个地降生在母亲的身边。

母亲笑盈盈地迎接妹妹和弟弟的降临,那神情,像迎接一个个天使一般。每一个天使的降临,都会让院落里增添人气,都会让院落里的大人和孩子们充满欢乐。

我们在母亲身边,已经变成了作业本,变成了母亲进修生活专业的一页一页的作业本。母亲用自己严谨的行动,诠释着把我们的作业本写好了,她的进修才会有完美的收获。

母亲说,你们这些孩子,上辈子曾经给我当牛做马,给我做了许多的好事和善事,是我亏欠你们的,这辈子我就要还给你们,所以,平时我为你们做啥都是应该的。给你们做事是我的快乐,享受我做事的过程也是你们的快乐。

在我的眼里,母亲喜欢的东西真是太多太多了。喜欢做针线活,喜欢干田里活。喜欢上山,喜欢趟河。喜欢起早,喜欢贪黑。喜欢吃野菜,喜欢喝玉米面糊糊。喜欢在屋檐下挂上一嘟噜一嘟噜的蘑菇,喜欢在窗台上拴一个让母鸡下蛋的鸡窝,喜欢在院子的东墙角每年都种一埯子倭瓜,喜欢五月节在门斗上挂一个红红的纸葫芦……

所有的喜欢,都会让母亲的脚步匆匆,都会让母亲的笑脸盈盈。

夏天的小院里,母亲带着我们看天河,给我们讲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冬天的洋油灯下,母亲做着针线活,给我们讲五鼠闹东京的故事。

母亲看着我们陶醉的神情,脸上总是写满骄傲。

家里没有钟表,母亲就看着天上的星星估算时间。尤其是冬天,母亲趴在窗前,看看那串“三星星”,就知道夜晚大致到了什么时辰。过年那天的三十晚上,我家就是看着三星星的位置来确定放鞭炮和吃饺子的时间。母亲对我们说,那串三星星,就是我家叮当作响的大挂钟。

母亲会像教科书一样引领我们的悟性。

母亲领着我们吃野菜饽饽的时候,总是先讲一讲野菜的营养和药用价值,说吃野菜饽饽是一种营养的特殊补给,对身体发育大有好处。然后,她就以一种享受神情吃起野菜饽饽。于是,我们就跟着吃,一口接一口,很有滋味,完全没有野菜饽饽难吃的感觉。

那一年的夏天,我们家因把部分粮食贴补给了我的姨姥家,出现了短期缺粮,就连吃了七天的土豆。姨姥是母亲的亲姨,也是母亲的恩人,得知姨姥家吃粮断顿,就没多有少,给姨姥家送去了五十斤高粱米。

当时,五十斤高粱米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数目,我家就是因为这五十斤高粱米断顿了。于是,母亲就带着我们,开始过七天因没粮食而吃土豆的生活。

不想,这七天,母亲却大展身手,把土豆做得花样百出。烙片,炒丝,炖块,拌酱,做焖子,该当饭的当饭吃,该当菜的当菜吃。七天过后,愣是没让我们感觉出缺粮的艰难。

我们到了能帮母亲干些活计的时候,就被母亲一天天地夸奖着。不是夸我们聪明,就是夸我们勤劳;不是夸我们孝顺,就是夸我们懂事。看我们做事干活,母亲都会“少”字当先,都会“歇一歇”当先。有我们,她总是说,看,还是人多力量大,人多好干活。

母亲几乎没骂过我们,更没打过我们。我们所得到的,几乎都是母亲的夸奖。我和妹妹弟弟们一直拖累着母亲,可母亲却一直以我们为荣、为乐。

平时,我们一旦与屯里的孩子们闹了矛盾,受了委屈,母亲就会三言两语解决问题:妈的孩子,都宰相肚里能行船,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你们自己长出两口气就过去了,明天见到对方笑一笑就更过去了。

我真的体验到,在山屯里,不管遇到啥事,跟人家笑一笑,就真的过去了。

多少年以后,我家重新翻盖了五间瓦房。母亲看着宽敞的瓦房,看着家里不断增添的新物件,看着一个个渐渐长大的我们,她更加笑容灿烂。

有一天,我看着微笑的母亲,却感觉不是母亲在微笑,而是世上的每一寸光阴都朝着母亲微笑。

常见的小儿癫痫的早期症状齐齐哈尔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癫痫病发作时该怎么办难治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