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神秘的工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07:48
   小齐是某报社的记者,为了写一篇关于外来打工人员情感方面的文章,去一家物流公司做了装卸工。一来呢,想接触了解外来民工的生活,二来呢,就是想与他们打成一片,深度的了解那些人的思想动态。他生的不似一般的耍笔杆子那样瘦弱的身体,而是很结实。平常说话呢,都是大家惯用的语言,从来不咬文嚼字的。所以,在公司里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经过一阶段的摸爬滚打的接触,小齐对工友们有了初步的了解。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农村的,当然也有城镇的。几乎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每个人的目光里都含着一抹疲惫,和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渴望。他们吃着简陋的饭食,常年穿着一件抗磨损的旧衣服,在来回的装卸中,用双脚丈量着每一个日升日落。其实呢,人与人是不一样的,有些农民工发了工资就去发廊按摩院什么的,大多数是给老家汇去,或是一大半或是三分之一。整个公司的人都很平常,唯有一人引起了小齐的注意。那就是一个叫唐子山的工友,他每次都是到了下班时间就消失,从来不与大伙住在一起,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至于是晚上去干什么?旁人都是一无所知。有好几次,小齐和几个人工友跟踪他,都是在街角失去了踪迹。   今天,卸完最后一车货,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大家各自回去弄饭吃,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唐子山又不见人影了。小齐原打算准备请他去小饭馆吃饭,好好跟对方聊聊呢。   “唐子山那家伙又跑了?”一个有些瘦弱的工友说道。   “是呢,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另一个胖胖的工友随声附和道。   这时候,小齐就问:“这么久了,你们真的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儿?”   “大兄弟,说了多少次了,我们真没人知道他住哪儿——再者说了,你打听人家干嘛?”公司的小头头老贾拍拍小齐的肩头。   小齐道:“你们听说了么?市东街和西街的几家金店被盗,丢失了不少贵重首饰……”   “是啊,我也知道这事……齐哥,你……你不会是怀疑……怀疑……”那个瘦弱的工友凑上来欲言又止。   “不是怀疑,我看八成是。”略微胖一些的工友一拍大腿,语气肯定。   小齐连忙摆手:“胖子,没有真凭实据,可不许乱说!”   “要说这事,也没准呢。你看这个唐子山,每天晚上都神神秘秘的,谁知道他在干什么——不过,这阵子他好像是挺疲倦的样子,总是无精打采的。我问过他,他说这阵子头疼病又犯了,睡不好觉。以前,没听说他有头疼的毛病啊。”老贾缓缓吸了一口烟低忖道。   小齐刚要张口再说话,一个唇上留着小胡子的工友闻听到几人的对话,忽然在老式手机上抬起头,关掉游戏网页,显得很神秘似得说道:“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上次月底我和唐子山去邮局汇款,看到他给他们老家汇去整整六千元……”   嗯?六千?众人闻言皆是一愣,怎么那么多?   “是啊,我也纳闷呢,你看咱们一个月工资就三千,扣除吃的住的,平常小零花什么的,能给家里寄去两千整就算不错了……”小胡子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那个瘦弱的工友给抢了过去:“或许人家是攒的,一块汇去的,也说不定。”   小胡子道:“我说小猴子,你知道啥呀?不知道别瞎咧咧。什么攒的?每月我们两个都是一起去邮局,一起去汇钱。”   “这个还真让人怀疑。”小齐寻思了片刻说道。   老贾又喷出一口烟,轻轻咳嗽了几声,对小齐说道:“大兄弟,你看……这事……用不用打110报警?”   小齐连忙摇手:“不行,不行,没弄清楚事情之前,决不能报警!倘若事实并非如此,那咱们不是报假警了么?”   “那你说咋办?”老贾把烟屁股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问道。   “是啊,齐哥,你说咋办?”众人一起把目光投在小齐脸上,等着对方一锤定音。鉴于他们这个装卸队是公司优秀装卸队,可不能因为一个唐子山就把荣誉给弄丢了。   小齐低头想了想,招呼大家挨近了自己,这才说道:“目前,只能是先探探唐子山的底细,查一下他在哪里住……嗯,这样吧,明天晚上卸完车,快点把晚饭吃了,然后就……”小齐的声音低了下去,众人齐齐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天,大家吃中饭的时候,胖子似乎是有意无意撞了唐子山一下,唐子山抬头看看对方没说话,而是一个人蹲在角落里默默的扒拉着米饭。小猴子向小胡子丢了一个眼色,小胡子端着饭盒走过去,挨着唐子山蹲下,瞧着对方简单的饭食说道:“老唐,干嘛那么委屈自己?有钱了就吃点好的呗。”嗯?唐子山一愣,转头望着小胡子,满脸狐疑神色:“有钱?谁有钱了?我哪有钱?开什么玩笑?”唐子山甩给小胡子一串问号,低头仍然扒拉着饭盒里的饭。   小胡子神秘的用胳膊肘一碰对方的后背,悄声问道:“骗谁啊?没钱你能一下子汇家里六千?”   唐子山神情微微一变,身子猛地一怔,随后缓缓站直身子,转身一把将小胡子拉住,拽至一个僻静的角落低声道:“小胡子,你……你忒不讲究了……不是让你替我保密吗?咋的?那一条烟又抽完了?”   小胡子嘘了一声回道:“嘘!你小点声……哪有那么快就吸完了?我又不是炮筒子……我就是好奇,你……你哪来那么多钱?”   唐子山乜了对方一眼:“跟你说多少次了?我那是又打了山东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羊羔疯一份夜工赚的……”   “什么夜工啊?也带兄弟去干,成不成?”小胡子赶紧嬉皮笑脸问道。   你?唐子山摇摇头:“歇菜吧,那活你干不了……”   “咋干不了?你看看俺这体格,啥干不了啊?”小胡子拍着自己的前胸,嘭嘭直响。   唐子山仍然还是摇头,威吓道:“干那活儿必须要胆子大……就你那小胆子,杀个鸡都怕的不行……哼哼,还是算了吧……再说,活早就干完了,又没干多久……”话未说完,自己那一部老掉牙的手机就响了,他转身一面走一面接听。   小胡子蹑手蹑脚跟着对方后面偷听谈话内容,只听唐子山用轻松口吻说道:“老婆,你就放心吧……我没事……挺好的……嗯嗯……是啊,没如何区别癫痫跟惊厥骗你,整个公司的人就我一个人住宾馆……他们都住工棚……真没骗你……对了,上次寄去的六千收到了吧?够不够咱妈的医药费……嗯嗯……谢谢老婆,我不在,孩子和老人你就多费心……”   小胡子正在低头跟着仔细偷听呢,冷不防就撞进对方猛然转过来的怀里,他尴尬的向对方咧嘴一笑,赶紧溜了。   “小胡子,火力侦察如何?”小齐瞧见小胡子走过来,悄声问道。   “有门。”小胡子回答了两个字之后,就把刚才与唐子山的对话详细的说了一遍。   “有可能还真的是他……”小齐和老贾对了一下眼神。   小齐又对大家说:“晚上就那么办,按计划行事,捉贼。”      夜,月光如水。   唐子山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前面走着,月光拉长了他的影子。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他走进了一片荆棘之地,行了十几分钟才走出来,又踏上一片阴森森的坟地,最后闪身钻进一个山洞。山洞洞口狭窄,唐子山将自己的身体把握好角度,随后又高难度折叠,手脚并行爬进洞里。   片刻之后,几条影子也随后而至,赫然便是小齐老贾他们几个人。大家试了好几次,就是进不去。胖子嘟嘟囔囔说道:“这唐子山可真会找地方,这个山洞藏着金银珠宝,任谁都寻不到。”   “嗯嗯,还真看不出,这唐子龙也挺有心计的。佩服!”小胡子随声附和道。   “哼!就是一个贼,被你们这么一说,反倒成了厉害人物。”小猴子颇不满意的叫道。   老贾端详着那奇窄的洞口,低声道:“都别废话了,好好琢磨琢磨怎么进洞?”   小齐在一旁琢磨了半天,想着刚才唐子山进洞的样子,把身体折叠,斜着试了几次,终于钻了进去。   老贾、小胡子以及小猴子等几个人依照小齐的提示,也依次费劲巴力的钻了进去,唯独胖子的体型,卡在洞口试了多次都不行,只好沮丧的留在洞外候着。   小齐带着老贾他们好容易来到洞中心,眼前的景象令他们大吃一惊。只见一个用石块搭起的床上,上面铺满了乱草,一个洗褪了颜色的被子就那样覆盖在唐子山的身上,石床的旁边还有一个破旧的水壶和一个破旧的搪瓷水杯。整个洞里散发着阴暗潮湿的气息。   叮铃铃,那一部老式手机突然叫起来,唐子山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抓过来放在头旁边的手机,按动接听键接听:“喂……嗯,是我……什么?又来活了?在哪儿……翠园庭首饰店……嗯嗯……好,我马上去……”唐子山掀开被子,转身下床,偶一抬头突然发现了小齐老贾他们,蓦地吓了一跳,脸色一僵,结结巴巴问道:“小齐,老贾大哥……你们……你们咋来了?”   众人怒目而视,小猴子劈胸一把抓住他的前胸衣服,高声叫道:“果然是你!”   唐子山莫名其妙:“我……我怎么了?”   “说!那两个首饰店是不是你盗窃的?”老贾的目光像一把刀射过来。   “什么?盗窃?说这话要有根据,你凭什么认为是我偷的?”唐子龙脸红脖子粗的叫道。   小胡子回答:“既然不是你偷的?那就解释一下为何多出三千块钱来?又为何住在这里?你不是住宾馆吗?”   我……唐子山突然语塞,过了半晌才道:“事到如今,我就都说了吧……”   原来,唐子山是为了省下那一百元的房钱,家里父母身体都不太好,一双儿女还幼小。几个月前,母亲得了胃病吃不下饭,唐子山就拼命干活,把攒了一个月的兼职赚的钱和那个月的工资全部汇去,母亲这才住上了医院,只是手术还需要一笔钱……他有一次路过这里,偶然发现了这个山洞,才住进来的。所说的住宾馆,其实是骗自己的家人,好让自己远在外地的父母和老婆放心。这个山洞大约两米多高,弯曲在一处硕大的巨石内部,估计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人工凿出的,位置极为隐蔽。每次下班后,他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穿过扎人的荆棘,又走过令人胆战心惊的坟地,然后再折叠身子钻进山洞。期间,他也害怕也寂寞。就去废品收购站买了一台杂音声很大的小半导体,许多日日夜夜他就缩蜷在被子里听一会儿收音机。但大多时候,他都是很累了,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回来倒头就睡,一来二去也就习惯了。至于那多出的三千块钱是唐子山晚上下班后,去兼职一家搬运公司,悄悄做了一个多月赚的钱。刚才接到的电话,是一家面对翠园庭首饰店的面粉店,要连夜把面粉装船运走。东山岛上居民因为前阵子的台风,已经断粮好几天了……   “唐大哥,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呢?”小齐疑惑的问。   唐子山道:“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要是说了,工友们又该捐钱了。去年我父亲有病住院,欠公司和几个工友的钱到现在还没还上呢。”   “嗨,原来是这样。我们都冤枉你了,对不起,唐大哥……”小胡子和小猴子走过来,一左一右拉着他的手,眼睛有些发红。   小齐的目光也有些模糊,他刚要开口说话,唐子山的手机又响了,对方急促的声音传过来:“唐子山,你……你怎么还不快来?哦,对了,人手不够……你看……你能不能再找几个人来……价钱好说……因为队里老方和老张他们都请假了……”   还没等唐子山说话,老贾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大声说道:“我们是唐子山的工友……嗯嗯……马上就到!”音落,招呼大家钻出山洞。   等在外面的胖子急的抓耳挠腮的,心说这些人进去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有什么危险吧?正要拿出手机报警,忽然瞧见老贾他们出来了。他迎上去,刚要问话,就被老贾一扯衣袖,说了一声:“走!”拖着就往前跑。   “去哪儿呀?”胖子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救急——跟着走就是了。”小齐回了一句。   夜月下,七八条影子快速行了二里地,上了停在小路上的面包车。   老贾发动车子,面包车仿佛离弦的箭一样射向前方,碾碎了一地姣白的月光……   共 43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