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清韵】满意,请按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10:34
   一   深秋的夜晚,显然要比夏季来得早些,还没到晚上6点,整个城市就笼罩在夜幕之中。幸亏有灯,五彩缤纷的灯光,将所有的建筑物和大街小巷,照得流光异彩,通明如昼。   在一幢高楼的底层,一所银行的边门“吱吱”地被推开,一位年轻女孩举目朝左右两边张望了一下,然后踩着高跟鞋,“笃笃”地朝马路的十字路口走去。红绿灯下,她左盼右顾扬招着出租车。可尽管她快把手挥成一面三角旗,却没有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停下,她气得双手撑着腰直跺脚,又无奈地甩开腿朝公交车站奔去。然而,就在她快接近公交车站时,身后一辆“黑摩的”,蓦然在她面前刹住了。一位戴着头盔,肤色黝黑的摩托手笑嘻嘻地说:   “向梅小姐,8路车刚开走,还得等20分钟呢!要不要我送你?”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女孩纳闷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嘿!这有啥大惊小怪的?向梅小姐,我还知道你做啥,你在东江银行工作对吧?”摩托手呲着牙得意地拍着车身。   向梅朝他眨巴着眼睛,忽然明白:一定是自己的工号牌出卖了自己,因为每天工作前,都得将自己的工号牌,规规矩矩地放在柜台的玻璃窗口,而工号牌上不仅有工号也有姓名。   “妈的,这该死的工号牌。”向梅心里骂了一句,虽然很不痛快,但也无奈。她猜想眼前这个老男人,大概在自己柜台上办过业务,并很有心计地记下了她的名字,而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场。虽然她心里清楚,他并不是什么坏人,但她很讨厌这些“黑摩的”拉客方式。所以,她皱着眉朝摩托手蠕动了一下嘴唇:“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乘车吧!”   “哎!向小姐,都说你们银行职员有经济头脑,今天怎么这么糊涂?放着便捷的交通工具不用,偏偏要乘啥公交,你这不是浪费时间吗?时间就是金钱,你懂吗?”摩托手歪着头,嬉皮笑脸地耍着嘴皮子。   向梅略思忖了一下,觉得他说得也没错,于是软了口气,问:“那到和平电影院,多少钱?”   “别人都得15元,看在我们曾经共过事的情面上,你就给10元吧!”男子爽快地说。   向梅暗自感到好笑,到银行办业务就说成是共事,这人真厚颜无耻。但不管怎样,这话也算是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于是她微微颌首,从男子手里接过头盔,一步跨上了摩托车后座。出于安全,她不得不双手抱住了摩托手的腰。一回生,二回熟,为了打发一路上的乏味,向梅忍不住和他搭上了话。聊着聊着,她想起了什么,眼珠子一转,问:“大叔,你每次到东江银行来,觉得我服务态度怎样?”   “你问这干吗?”男子朝她侧目了一下。   “没啥,随便问问。”向梅微微一笑。   “要我说呀!你工作挺认真的,就是有时候太严肃,老扳着个脸,难得一笑,好像全世界人民都欠你钱似的。”男子忘乎所以地摇晃着脑袋。   向梅顿时语塞,男子的话显然刺痛了她,虽然有些戏谑,但也很客观。她沉默了片刻,又咕哝了一句:“那你每次办好业务后,给我按得是几号键呀?”   “啥几号键?”男子不解,又朝向梅侧目了一下。   “就是柜台上的那只电子小方盒,有自动提示。”向梅解释。   “哦,我明白了,就是满意请按1,基本满意请按2,不满意请按3,是吧?”男子咧嘴一笑。   “嗯。那你每次按的是……”向梅颇为关心。   “不瞒你说,我多数按得是3号键,因为我从来没看见你笑过。”男子大大咧咧地回答。   向梅脸色霎时有些灰暗,她咬牙切齿地拍了一下男子的后背:“喂,就停在超市前面吧!”   “你不是要去和平电影院的吗?”男子感到诧异。   “我改变主意了。”向梅冷冷道。   “也行,不过,价钱还得按10元计算,那是起步价。”男子闪着狡黠的眼光。   向梅双脚落地后,二话没说,立即从小包里掏出钱给了男子,然后大步流星地朝超市门口走去。   “哎!你等等。”男子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钱不对吗?”向梅冷冷道。   新乡治疗儿童癫痫要去哪里?“不,向小姐,别误会。我是想说,你以后有事需要打‘摩的’,就找我,我保证一呼即到,而且价钱也是最优惠的。“男子谦卑地一笑,然后又从腰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十分恭敬地递了上来。   “嗬,没想到干你们这一行也有名片。”向梅一脸的不屑,但出于礼貌还是接了过来,鄙夷地打量着名片,“宋德宝,唔,名字不错,就不知道人品怎样?”   “我人品当然好了,你不相信可以去打听打听。”宋德宝大言不惭地回答。   “你就不儿童癫痫病的发作症状有哪些?怕我以后找你麻烦?比如:对你服务不满意,也给你按3!”向梅讥讽地盯了他一眼,转身钻进了超市。   宋德宝没反应过来,懵懂地张着嘴,不知所措地看着向梅慢慢地消失在人群里。      二   其实,向梅进超市是假,躲避是真。她生气的是,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说话一点也不懂分寸,直愣愣地往外喷脏水,毫无遮拦。啥叫“多数按的是3”?你这不是在伤害本小姐的自尊吗?即便你真是这么做,也应该委婉些呀!连好话都不会说。呸!还想以后拉我生意呢!连门都没有。她愤愤地想着,一怒之下,索性将那张名片捏成一团,手一甩,扔进了垃圾箱里。   也难怪向梅生气,因为服务质量考评事情,她今天挨了领导一顿训,心情本来就不好,又遇上这么一个不知趣的“黑摩的”,“屋漏偏遇连夜雨”,她能不恼火吗?   说到此,咱得将钟表往后倒拨一下。今天临近下班,向梅在柜台里,正做着一天的业务结账工作,她的顶头上司,一位年龄和她母亲相似的女经理,面无表情地通知她到办公室来一趟。虽然经理办公室就在隔壁,但她工作以来,还从未踏进一步,这倒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而是她一直怕进这间办公室。在东江银行员工中,私底下都流传着这么一句口头禅:“苦不怕,累不怕,就怕在李办坐一下。”这李办,就是李经理的办公室,而怕呢!就是进了这办公室,常常没有好果子吃。   向梅心里直打颤,明白肯定是自己哪方面出了问题,但具体是啥,她并不清楚,只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来到了经理办公室。办公室里,她局促不安地坐着,等待着上司的发话。可李经理像没看见她似的,一直在盯着手里的一张表,还不时地摇着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李经理才放下手里的那张表,冷冷地瞥视了她一眼:   “向梅,你到东江银行工作,有多长时间了?”   “两年多点。”向梅小心翼翼地回答。   “这么说,工作时间也不短了,柜台业务也很熟悉了,是吧?”李经理漠然地问。   “嗯,是。不过,和其他人相比,我还差远了。”向梅低着头怯怯地说。   “这你就别谦虚了,我心里清楚。我今天找你,不为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为啥你的客户满意率老是上不去?这样下去可不行,要影响年底总行对我们的考核。”李经理严厉地说,眼光咄咄逼人。   向梅脸微红,低着头嗫嚅:“我已经尽力了,客户不愿意配合,我也没办法。”   “这不是理由,现在整个柜台工作人员的客户满意率,就数你最低,你要从自身查找一下原因……”李经理生气地将手里的那张表格,重重地拍在办公桌上。   一顿训斥像机关枪一样,压得向梅抬不起头来。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办公室的,她只知道当离开银行时,大厅里已空无一人。本来她的心情是很愉悦的,男友约她今晚去看最新的一部美国大片,却被节外生枝的事弄得没了心情,胸口窝着一团火。   当然,扫兴归扫兴,约会还得去。于是,等“黑摩的”司机走了后,向梅从超市出来,重新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电影院。   “梅子,你怎么来得这么晚?电影都快开场了。”男友见到她,忍不住埋怨。   “大伟 ,把票退了吧!我不想看了。”向梅噘起了嘴。   “为……为啥?”大伟感到愕然。   “心情不好,看了也没味。”   “是不是领导批评你了?”   “哎呀!你烦不烦?快去把电影票退了。”向梅跺着脚。   大伟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懵懵懂懂地拿着电影票,朝电影院奔去。没多时,他回来了,带着一脸的困惑,站在女友面前:“票也退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吗?”   “先找个地方坐下吧!”向梅低着头,茫然地说。   于是,大伟将女友领到了电影院斜对面的一家“泰吾士”西餐馆,找了个靠角落的位子坐下。   “想吃点啥?这里的牛排和鹅肝很有名气……”大伟殷勤地介绍。   “不想吃西餐,就来点蛋糕和咖啡吧!”向梅淡淡地说。   “这里……有蛋糕咖啡?”大伟有些疑惑。   “还给我介绍这介绍那,连这里有蛋糕咖啡都不知道,真是个乡巴佬。”向梅忍不住卟哧笑了一下。   “好好,就听你的,服务员……”大伟咧嘴一笑,转过身朝服务员扬起了手。   向梅也确实饿了,当蛋糕和咖啡端来,她已顾不上什么矜持,拿起来就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瞬间,一盘奶油蛋糕和一杯咖啡就见了底。大伟见状有些惊异,因为他还从未见过女友这副吃相。他慢悠悠地喝着咖啡,朝女友微微一笑:   “怎样?还要不要再来一盘?”   “去你的,你当我属猪的?”向梅又噘起了嘴。   “好好,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   “告诉你啥?”向梅瞪大了眼睛。   “你看你装糊涂了吧?你不是说今天心情不好吗?”大伟笑咧咧地提醒。   “哦……对!”向梅若有所思,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然后将椅子朝男友这边挪了挪,凑近男友的脸,喁喁私语起来。   大伟听着听着,忍俊不禁,含在嘴里的一口咖啡,“卟”地一声吐在了桌上。向梅赶紧叫来了服务员,弄干净后,她不满地捶了男友一下:   “我烦都烦死了,你还笑?是不是幸灾乐祸?”   “哪敢哟!我是在想,你说的事怎么和我们单位一模一样。”大伟解释。   “是吗?你们单位也在搞客户满意率?”向梅感到不可思议。   “那当然。现在凡是服务南宁治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好?性行业,都在大张旗鼓地搞这方面的满意率考核,虽然做法不同,但性质都一样。个人完不成,扣奖金;单位完不成,摘文明单位牌子。”大伟说罢,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扔在桌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向梅拿起来一看,竟是一份电信公司员工的《客户满意率征询表》,表格的下方还印着“满意请勾1,基本满意,请勾2;不满意,请勾3”之类的说明。她顿时乐不可支,捂着肚子倒在男友怀里,半天没起身。      三   对于女孩的中途下车,“黑摩的”司机宋德宝并没有在意,因为他遇到多了,见怪不怪。令他唯一感到惋惜的是,他没有过足漂亮女孩搂抱的“瘾”,尽管只是从后背抱着。作为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单身汉,想过如此之瘾,也并非什么好色之徒,“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那是一双纤细的玉手和柔软丰满的酥胸,难得艳遇。   眼睁睁地看着女孩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怅然若失地叹息了一下,然后重新发动了摩托车,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宋德宝从事“黑摩的”生意,已有7年之久,也算是个老江湖了。当年,若不是国营无线电厂倒闭,他他恐怕这辈子也不会和这行当挂起勾来,人嘛!不到绝境,是不会主动上梁山的。当初他刚涉足这“黑摩的”时,受尽了同行的排挤和交警的查处,吃了不少苦。现在总算稳定下来了,只要不偷懒,每天挣两张百元大钞,也是十拿九稳的。   又做了几单生意后,天色渐晚,宋德宝饥肠辘辘,打算买点吃的充饥,可腰包里的手机响个不停。好容易将车靠边停,他掏出手机想听个究竟,听筒里却劈头盖脸传来一个女人的一阵斥责:   “宋德宝,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打了你这么多电话,为啥不接?”   “对不起,姐,马路上太吵,我没听见。”宋德宝急忙解释。   “现在怎么听见啦?我看你是存心的,赚钱要紧是吧?”   “姐,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是那种人吗?……好好,不说了,你找我有啥事?”   “老头子病了,住在东仁医院,你赶快来一趟……”   一听这事,宋德宝吓了一跳,不容多想,他立刻将摩托车掉转方向,向东仁医院驰去。   在医院急诊部门口,宋德宝看见了正在等候他的姐姐宋德芬。这位五十开外的家庭妇女,穿着一身碎花睡衣裤,捋着乱糟糟的头发,满脸倦意地打着哈欠,似乎刚从麻将室里出来。宋德宝皱了一下眉,却又不敢多话,将摩托车停妥后,怯怯地问:“姐,老头子在养老院住得好好的,怎么会住院的呢?”   “突发脑溢血,是养老院人送进医院的,现在还在抢救。”宋德芬面无表情地说。   “那你叫我来的意思是?”   “啥,难道你不能来吗?我告诉你宋德宝,尽管老头子不喜欢你,但你也有责任来,除非你不姓宋。”宋德芬朝弟弟横眉竖眼道。   “我啥时候说过我没责任了?哪次少过我了?即便是你老娘住院,我也没少来过,你摸着良心说是不是?我今天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你每次叫我来,没有别的事,就是要钱。”宋德宝被激怒了,愤愤不平地顶起了嘴。 共 1671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