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平凡】艾米果的清香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1:45
摘要:人的味蕾是奇妙又神奇的,它总能让你对吃过的食物留下深深的印记,而永远地回味。只是现在的我再也感觉不到从前那些食物的味美。如今,我面对那些时令的、变异的食物,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原汁原味,和地道的口感。而且,我们恐怕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人与自然合一的完美状态,那种传统的耕作模式,而一些记忆里的味道也正在我们的味蕾里消逝。就像这艾米果和油炸仔的味道一样,那是家乡的味道,母亲的味道,小时候的味道,它永远就那么铬印在我味蕾的记忆里,是如此的悠远与回味。    住在我家楼上的陈大姐,回了一趟乡下的娘家。她傍晚回来时经过我家的楼道,抬手就敲着我家的门。我那在客厅里正陶醉于电视悲情剧的妻子,听到有人敲门,连忙起身问道“谁呀?”“是我,楼上的陈大姐。”随之是一声咔嚓的开门声响起,接着便是陈大姐那春风化雨般的话音:“我刚从乡下的娘家回来,带回来一些艾米果,拿点给你和孩子们尝尝。”随之是妻客气的回话:“经常吃您家的东西,都怪不好意思的。”然后是陈大姐的执意:“都是左邻右舍的,没什么,你就接着吧。”“哪,您进屋来坐坐吧。”妻邀请到。“不了,我得上楼去了。”陈大姐推辞道。   两个女人的一番简短对白结束后,陈大姐她上楼了,妻转身进入屋内,随手将那米果放在餐厅的饭桌上,并从中拿出几个,自己就那么吧叽吧叽地吃着,一边又继续看她的电视剧。只是,那艾叶草的清香很快就溢满了这100多平米的空间,瞬间就勾引着我的嗅觉和味蕾,让呆在书房的我,马上就有了想吃的食欲。   现在正是春晖的三月,农历羊年的元宵刚刚过去大半月有余,在这么个季节,正是我们当地吃艾米果的时候,也是乡村忙春耕生产的开始。要是往年,自己定会兴致勃勃地叫上儿子和女儿,去到城里的郊外去采摘些艾叶草回来,好让老母亲和妻子也做点艾米果,一家人也过过嘴瘾。然而,今年老母亲生病住院,让我没了这一等的心情。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老家,那些生长在地里或山坡上的艾叶草,也是在这春风拂柳的时节,而悄然无声生长出来的。几场的春雨过后,这艾叶草就越发显得碧绿青翠。每到这样的时候,小孩子的我们就相约着去到村外采摘那艾叶草,小小的身影,便成了乡村野外一道独特的风景。我们拿着铁勾子或是小铲刀,提着竹篮,一步三跳的来到村庄野外寻找着艾叶草,暗暗较劲着比赛看谁采摘得最多,看谁采得艾叶草最好最嫩。通常的情况下,山坡上的艾叶草日照的时间长,绿中带着褐色,口感显得有点老。而沟渠旁田埂处生长的艾叶草,因有树荫草丛的掩遮,生长在地表潮湿处,它们就长得较嫩,尤其是长在溪水沟渠旁的艾叶草就更佳。   艾叶草是一种南方几乎到处都有的一种植物,与地菜一样是一种生长在山坡、田地处的草本植物,其叶清香翠绿,旧时为抗菌抗病毒防瘟疫之物。在我的老家,清明时节是这种草长得最好的时节,家家户户都会弄这种艾米果吃,也是吃艾米果的旺季。在我的老家,艾米果也叫清明果,食用方法多种多样,可在里面包鲜肉或腊肉、竹笋、大蒜配制的馅,做成艾米包包等。记忆中,母亲总要在这季节做些艾米果给家人吃,据说吃了这种野菜做的食物可预防人生病,特别是对小孩更好。在当时那样的年代,由于生活困难,人们的科普知识知之甚少,当时也不知道这艾叶草的药用功效。因此,不过是按照当地的习俗和季节习性来做着这种米果吃。   家乡的艾米果,是一种农家的普通小吃。但这种带着褐绿色的由糯米粉和着艾叶草揉合而成的清香米果,它如今离我这个居住在城里的人有些遥远和陌生了,我几乎都快见不着它的踪影,闻不到它那带有田野气息的独特清香,和尝不到它略带苦涩的味道。特别是远离了乡村后,生活里总是难以吃到那种纯正的、原生态、手工制作的东西,尝到小时候的味道。如今,我感觉自己现在所食用的食物几乎都被陷入到一种“催生”与“异化”的担心。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那种味觉,那种津津有味的享受。虽然每年里我还是会吃到像艾米果这类的东西,可它已是从菜场或超市买回的,而且吃起来的口感已没了那种地道的家乡味,小时候的滋味。现在,我们的生活看似好了,每个季节都能吃到各种时令的东西,可这些东西多数违背了其自然生长规律,是暖室棚里催生的,是返季节的。而那些所谓的精致蔬菜、瓜果,甚至是各种家禽,也都被异化了基因,让人陷入了一种无奈和无语。找不到那种纯正的口感和质感,这让生活中的我们越来越担心生存的环境,担心食物的质量和安全性,而怀念着原先那种原始的自然生态,那种按照季节规律,生长规律,在日月星辰里,风雨交加中,阳光雨露下,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东西。   艾米果的制作,并不是一种很复杂的难事,其工艺过程也较为简单。制作前得先将糯米(有时也搭配些早米)浸泡好,再将浸泡好的糯米用石磨磨成米浆,然后将米浆装入白布袋悬挂,使其水份控尽。再将采摘来的艾叶草洗尽,在热水中稍煮一下,揉搓去苦味,按照一定比例和着糯米粉,使劲将其一同揉合,完全融合成一个大米粉团,然后再将揉好的米粉团切成条状,再用手捏成小元宝的形状或小圆球,这艾米果便做成了。将这些生的米果上蒸笼蒸熟后,即可食用。当然,口味可自调,你要吃甜的就加些糖,做艾米包包可调制你喜欢的馅包入。这种米果吃起来口感滑嫩,软中兼韧,有一股浓浓的清香,味道甚佳。但在做米果时,艾叶草投放的比例一定要掌握分寸,不然,这艾米果的味道可就要涩了。   我的母亲是个典型的农家主妇,在当时物质贫乏的60、70年代,她总能把简单的东西,变着花样而做出特别好吃的味道。记得我每从学校回到家中,总见到母亲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这时的自己便凑到她的旁边,看着她变戏法一样的做出各种诱人的东西。这时,嘴也就开始变得馋了。我想,一定是母亲那种对食物的厚爱,或是精于理家的情怀,那份对我们的关爱,才会做出如此之多让我难忘,又好吃的东西吧。   在许多农家小吃的东西里,母亲用大豆与糯米磨成米糊和着韭菜做成的另一种小吃“油炸仔”,也是一种令我难忘的吃食。当然,这种小吃平时是吃不到的,它只在端午节时才会出现。做这东西虽不是个精细活,可也得先发好一定比例配制的大豆、糯米,然后用石磨磨成浓浓的糊状,再在稠米糊里兑上些许的食盐,剩下的工作母亲就拿手了。她会在我们从菜园里割来的韭菜里,精心挑选出一些最鲜嫩的洗净,然后用刀拦腰粗粗的切那么几下,一同与稠米糊拌和,以等备用。炸“油炸仔”的时候,得用一种带“Z”字形细长把,下面有个银元大的小圆柱形铁皮匙子来盛米糊,每盛好一个,沿着锅边依次放好,放进菜油锅里小火炸,循环着使用。那时候的菜油虽然看上去有点黑糊糊的,但那浓浓的香气却好闻极了,而炸出来的“油炸仔”也格外的色泽金黄酥脆。由于是三种食材混合的食物,香气和口感非常的诱人。现在,我也吃过一些这种街边炸出来的“油炸仔”,可大多是嫩老不分,口感和品相都是无法跟母亲的手艺相比的。   虽然现在的艾米果、油炸仔这些东西随时可在菜场买到,一点也不稀奇,但在当时的年代,这些东西绝对称得上是难得的珍品,是我们这代人永远忘不了的记忆。因为那时的我们还处在吃不饱中,一年当中,小孩子的我们,只能是有偶尔的品尝机会和过过馋嘴瘾。   人的味蕾是奇妙又神奇的,它总能让你对吃过的食物留下深深的印记,而永远地回味。只是现在的我再也感觉不到从前那些食物的味美。如今,我面对那些时令的、变异的食物,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原汁原味,和地道的口感。而且,我们恐怕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人与自然合一的完美状态,那种传统的耕作模式,而一些记忆里的味道也正在我们的味蕾里消逝。就像这艾米果和油炸仔的味道一样,那是家乡的味道,母亲的味道,小时候的味道,它永远就那么铬印在我味蕾的记忆里,是如此的悠远与回味。   哈尔滨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癫痫病能被治好吗武汉治癫痫好的医院有哪些郑州最好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