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西风瘦马】你是另一个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45:16
无破坏:无 阅读:5405发表时间:2014-08-22 01:01:41 秋天,一池瘦水潋滟,临水一站,水中突兀倒影,仔细地瞧见波光中一个温暖的倒影,那是另外的一个自己,不愿意敷衍了自己,更不愿辜负了那些美好。   可是,当下那些对人类的朋友狗们的屠杀湖北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虐待,往往是冷漠,甚至血腥。难道,这就是人类对待朋友该有的礼遇?为什么连我们的倒影,我们自己不认识?何时我们的倒影才能显示真实的自我?你、我、他来自哪里?又将来归于何方?   伤心、迷惘、挣扎,其实,我们一直都扮演着非我的角色,当路越走越远,我们想停下来,看看那个被自己忽略的自己,善待自己的真心……      (一)吉祥与如意      七月中旬,热气腾腾的夏,将一颗燥动的心呼之欲出,恣意地挂在那骄阳之上,任火焰疯狂地燃烧,烘烤,然后化成灰烬……   凌晨四五点,一声清脆的声音划过黑暗,从床角的旮旯处传来一只小狗的叫声。   慕辰说:“墨墨,你听,这是什麽声音?”   “啊?旺仔生了崽崽?”墨墨惊讶地叫了起来,因为,她算过预产期,应该还有两三天的。它的到来,让她又惊又喜。   墨墨那压抑的欢愉终于在那一刻迸发出来了。   这一次的生崽计划,只是为了给小不点如意找一个伴。去年的八月末,一场意外车祸,夺走了如意的胞兄吉祥的生命。那天晚上十点半,墨墨把吉祥从血泊里抱了回来,一路走着,一路的血滴落在大地上,慢慢地蔓延开来,像朵娇艳的花儿在夜空里绽放,那姣好的毛色上凝固着鲜红的血,它的头歪倒在一旁,鼻腔里弱弱的气息,墨墨哭了,哭得很凄凉,哭得很自责,扑在慕辰的怀里,痛苦地说:“它是为我而死的,如果它不冲上前来挡住我,死的就是我,呜呜……”   可恨的、无良的司机,像飚车一样,开得极其猛,吉祥看见我在路中央,就使劲地朝我疯吠,我依然傻傻地玩手机,压根就不知道朝我开来的车,吉祥一个扑卧的姿势就冲在我的前面,“嘎”的一声,吉祥倒在了墨墨面前,墨墨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眼泪哗哗地掉,愣愣地呆立在夜空里。而肇事司机转眼就开跑了,墨墨来不及记住车牌,望着扬长而去的车影,恨得咬牙切齿的。   慕辰轻轻地揽着她,满眼含泪轻声安慰,“墨墨,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个意外,别哭了,别哭了。”   墨墨抱着吉祥回到家里时,目睹着幼小的如意,到处找哥哥吉祥,平日里,它只要一听见哥哥吉祥的声音都会狂奔过去,两兄妹跳上沙发,疯玩,转来转去的,跳上跳下的,很快乐,很精神。接着一块去吃饭,吉祥总是先让妹妹如意吃,自己则站在碗边,静静地看如意吃东西,那个憨厚的样子极其可爱。   可是,吉祥快要咽气了,墨墨赶紧去给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给它垫着,用温水轻轻地擦拭被碾破的头部,毛发依然那么柔软,颜色依然那么鲜亮,此时,吉祥睁着血红的大眼睛,愣愣地望着如意,望着墨墨。眼角滴下了一滴清泪,歪歪斜斜地垂落了下去,如意傻傻地待在吉祥的身边,嘴里嘤嘤的低语声,像在给吉祥说话。   吉祥再也看不到自己妹妹娇小可爱的模样,听不到如意撒娇的声音了,如意也一样陷入了悲伤。蹲在吉祥的身边,用爪子去蹭吉祥的毛发,用嘴轻轻地舔舔吉祥的脸,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哥哥竟然就这么惨死。血早已把衣服浸透了,吉祥的体温,慢慢在消失,越发僵硬了……   墨墨把吉祥生前喜欢的窝拿来,把它放进去,盖上衣服,让它安静地再睡一觉,天堂也许没有那么多车子,更没有那么多无良的司机。   那一夜,很凉,很凉,风声凄切地划拉夜空,黄泥巴山上,墨墨悲切地凝望如墨的夜空,一行泪挂满脸庞,“从此,这里,不再有我、吉祥、如意我们仨的脚步了……”   墨墨没睡觉,如意也不肯睡觉,蜷缩在屋角,呆呆地守着它们俩共同的窝,守着吉祥,看着自己的哥哥没有了气息,没有了生命,没有了一切。   天亮了,五点钟,慕辰和墨墨把吉祥装进木箱子里,坐上了朋友的车,放在副驾驶的边上,如意则要墨墨抱,它很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有些红肿,如墨墨一般,深深的悲伤。开车行驶在漫天无际的田野,以前他们带它们回去,它们可高兴了,一路雀跃,一路狂欢。而今,他们是要带吉祥回归乡下,回归泥土。墨墨想,吉祥应该是笑着迎接这一切的。   回到这辽阔的田野,将吉祥连箱带盒一起安葬在那颗琵琶树下,一把铁锹,一抔黄土,葬了墨墨的吉祥,如意曾经的快乐与依赖。如意看见它哥哥的头顶就要被泥土完全掩盖了,它奋力冲上来,用弱小的爪子拼命地刨出吉祥,脚掌都被坚硬的泥土磨伤了,流着血。墨墨一把抱住正拼命的如意,埋在它的颈窝,默默地抽泣。如意一下子,由拼命挣扎到突然焉巴了,流着泪歪歪斜斜地躺在墨墨的怀里,甚是让人怜惜。   从乡下回来后已是黄昏时分,一道残霞扑进日落的漩涡,尽染了路边的层林,秋风起兮,远处,千里孤坟,经幡舞动,是谁的灵魂在夜幕下跳舞?走过一个个路口,便睹见一张张粗糙而泛黄的纸钱满天飞舞,某些被燃烧的纸钱,化成一缕青烟,一抔灰,穿越时空,穿越阴阳,传递着世人对亡灵一种思念和敬畏。墨墨陷入了这悲凉的气氛里,如意一直耷拉着脑袋,一副落寞孤独的表情,让墨墨鼻子泛酸……   它俩从小一起出生、吃饭、睡觉、嬉戏、玩耍、长大;一起出去散步;一起去乡下撒野……此时此刻,只剩下如意,这双胞胎哥哥吉祥命归西天,如意,到处找,从窝里,从厨房,从里屋,从厕所,一直踱来踱去,要么就待在门口张望,直到累了,爬上椅子,自己孤独地睡着。往常这张椅子、沙发,都是它俩抱团而睡。相依为伴的吉祥离开了,死亡了,如意不曾习惯这种孤单。本很活跃的如意,一下子跌进了悲伤的谷底,没了生气,看着都心疼。      (二)旺仔的自述      我是一只毛色黄白相间、鼻翼呈黑色的吉娃娃,一条四处流浪的宠物狗,满身是积尘,毛发都拧成了结,瘦骨嶙峋的,只剩下一层皮了。饿了没有吃的,天黑了没有住的地方,下雨了只好漫无目的地穿过大街小巷,车来车往,一不留神就会要了我这卿卿小命。   2010年的三月,我生了一窝小崽后,被主人带到西门车站,狠心地把我给抛弃了。你要知道,一个产后的狗,是需要营养,需要照料,而我却在这里苦苦守候了一周,主人都没有来寻我,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   我饿极了,跑去垃圾箱里瞅瞅,全是馊了的饭菜,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烂鞋子,卫生巾等等,全是臭哄哄的。不管了,我要活着,便努力地刨垃圾堆里的饭菜,几根骨头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眼睛一亮,果然上天垂怜,还有骨头啃。可是,刨过去刨过来的,竟然看见的是两根没肉的狗腿,一个残缺不全的狗头,还有一堆拧成结的狗毛。   艾玛,吓死我了,这是只被五马分尸的狗,估计是有人杀了狗,扔了头。血淋淋的,可恐怖了,我吓得闻此而逃,奋力地奔跑,我可不想这么死了。   此时,我看见一个男生和一个女孩进车站买票,女孩的样子看起来很和善,我内心挣扎了许久了,心一横,干脆跟他们走吧。我就一直悄悄地尾随他们身后,女孩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我,眼里全是悲悯。从手袋里掏出一个包子,蹲下身来,递给了我,然后轻轻抚了一下我的头,悠悠地说着,狗狗,吃完回家吧,不能老在外面流浪。   好几天没东西吃了,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包子。听她说完那句话,心里极其不是滋味,我何尝又不想回家啊?只是我不知道家在哪里?看见他们走了,我飞奔地追了上去,她和他还是会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我。   “如果,我们上车了,它还愿意跟上来,那么,我们就收留它吧”。她对身边的男生说着。   眼看他们就上临江镇的车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跃就跳上了车。停靠在女孩的脚边,来回地蹭着她的小腿,呆呆地望着她,我看见她满眼都是惊喜,她没想到,我会在最后那一刹那跟上来。   车开始行驶在公路上,她掏出一大盒饼干给我吃,填饱了我这些天的饥饿。吃得我是老泪纵横,也许,正是他们的悲怜,让我有机会活着,体面地活着。   被抛弃的感受,像落进井底,沉呀,沉呀,本能的求生欲望,需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而他们,正是我要寻找的主人,寻找的救命稻草。   后来,我知道了女孩叫墨墨,男生叫慕辰,从小喜欢小动物,养过狼狗,土狗,猫咪。我想他们应该会善待我,一定是这样子的。   到了她男友慕辰的老家,他的父母很喜欢我,虽然我很脏,虽然我很臭,他们一点也不嫌弃,开始给我烧水洗澡,吹干,给我买很多狗粮,沐浴露,小主人墨墨还带我去宠物医院做了个详细的检查,打了狂犬疫苗和防病毒感染。   突然之间,我伸出爪子去蹭她的脚,一种久违的亲切从指尖蔓延开来,我决定不再离开了,哪怕是生活在乡下,只要不被抛弃,不被放弃就好。小主人墨墨执意要带我一块进城生活,可现实是他们需要在城市立足,我暂居慕辰老家镇上。   一年之后,我给这个家生下了吉祥和如意。带给他们无限的喜悦和快乐。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狗有旦夕祸福。我的儿子吉祥死于一场车祸,可谓是白发送黑发,让随吉祥一起长大的女儿如意,一蹶不振,悲伤不已。   我这个做妈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主人也是极其心疼如意的孤独,把我从乡下接来,在城里生活。陪伴女儿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慢慢地抚平它内心的创伤。   我已经老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多少岁了,也并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能陪着这个弱小的女儿。小主人墨墨和我商量,决定冒一次险,再生一个孩子,算是给如意今后寻个伴和依靠。      (三)墨墨与慕辰      墨墨和慕辰,是同一所大学的同学,毕业后,他们同去了沿海工作,又同时回了川,准备自主创业,趁着年轻的劲,寻找一片属于自我的天地。大城市的喧嚣与拥挤,让这两个年轻人倍感压抑。   于是,经过再三的思考,决定和几个大学同学(驹上、刚子)商量,回到他们所在的小城,重新给自己定位,去选一个行业,入股创业,给彼此一个创业的机会和平台。为此,大伙一拍即合,猎奇新行业,考察市场,筹措资金,还专门去江苏培训了一段时间,然后大刀阔斧地选择店面,装修门面,那干劲十足,信心倍增。   这是一间只有三四十平米的店面,地处车城大道,人来人往。在这里,蜗居着四个人的吃住行,没有多余的钱再去租一套房子来住宿,只得将店面用角钢、木条、石膏板隔出一个阁楼,以便安置合伙人的住宿。煮饭炒菜时浓烟滚滚,弥漫整个屋子,呛得人满眼泪水。晾晒的衣服挂在阁楼上,没有阳光,没有风,阴干是最好的恩赐,那些衣服上也布满了油烟,更别说阁楼里的床和其他物品了。   起初的创业,可谓是举步维艰,食不果腹。没有客户,没有人脉,没有资金周转,没人相信他们的业务水平和做工能力,所有的一切都是个零。   在一些建筑装饰老板和包工头手里接过鸡零狗碎的活,价格被压得很低很低,但转念天真一想,总比没有活做好吧,又或者做好了这些“高端人士”或许还会找我们合作。可是,缺德的老板和包工头,拿着他们辛苦钱,卷着就跑了,怎么也找不到那些人。可怜他们辛苦干了活,却拿不到一分钱。   那年,好朋友小红找到慕辰,说她和亲戚开的酒吧需要装修,希望慕辰他们把订单接着。那天,他们四个人高兴坏了,终于有了一笔大单子了,算了一下刨除材料等成本,四个人的辛苦能赚一万块钱。   六月似火,热辣辣地煎烤着大地,他们几个人早出晚归跑市场买材料,勘察工地,爬上爬下地拼命干活,流尽了汗水,挥洒着青春,指望着能通过这一个大单子获得别人的认可和收益。小红让他们自己先垫钱买材料,他们想着同学一场,知根知底的,便答应了,在天宇建材市场唐老板那里赊了几万块钱的账,做了两三个月,终于完工了。当他们向小红一干人收账时,小红说没有钱,得等到年底付。   无耻的小红一干人,竟然因为经营不善,转手转让给了别人,却迟迟不肯付他们垫的材料钱和工钱。为此,他们找她理论,无果。后来,小红一干人赖起了账,不给了。为这个事情,墨墨他们几个是欲哭无泪,实在没办法,因为没有签任何合同,即便是通过法律手段也是要败诉的,他们太天真了,太信任别人,造成自己判断失误,可谓是赔了金钱,折了时间。   压力从天而降,高昂的房租,欠下的材料钱,水电气,生活开销等等,这一切都需要缩衣节食般的节俭。不能买肉,更不能买鱼,还有那些昂贵的蔬菜,一天到晚,只能怀揣着两三块钱去市场癫痫发作会有什么危害呢转悠,只够买一斤水面,没有菜,没有油,更没有任何佐料,唯有酸甜苦辣的泪水混杂在其中。   这样创业的热情遭受到现实的重创,几个同学摇头叹息,陆陆续续撤出了资金,撇下墨墨和慕辰两个人艰难地维持着这入不敷出的店子。那一年的冬天极冷,他们的世界里挂满了冷霜,他们看透了人情冷暖,饱受了世态炎凉,抱团相偎,让彼此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 共 1042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好?论(26)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