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履风者』“怀念”恶霸地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08:18
破坏: 阅读:2614发表时间:2013-04-19 17:23:29

十年“文革”,其实是一个艺术的“审丑”时代。尽管在这样一个八亿人民同看“八个革命样板戏”(早期为京剧《红灯记》《海港》《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沙家浜》、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和交响乐《沙家浜》八个,后来又增加了京剧《杜鹃山》《龙江颂》《红色娘子军》《平原作战》《磐石湾》《红云岗》《苗岭风雷》、舞剧《沂蒙颂》《草原英雄小姐妹》和钢琴伴唱《红灯记》等)和一个作家(浩然,著有长篇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西沙儿女》)的搞笑年代,文艺作品中塑造了无数“高、大、全”的正面人物形象;在文艺舞台上,充斥着被偶像化了的工、农、兵英雄人物,但因为受极“左”文艺思潮和创作手法的影响,这些正面人物或曰英雄人物形象,大多不食人间烟火,干瘪乏味,倒是那些恶霸(如《白毛女》中的黄世仁,大型泥塑“收租院”中的刘文彩,长篇小说《高玉宝》中的周扒皮、《苦菜花》中的王唯一、《红旗谱》中的冯兰池、《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中的钱文贵)、汉奸(如电影《平原枪声》中的杨百顺、何大拿)、叛徒(如《红灯记》中的王连举、《杜鹃山》中的温其久、长篇小说《红岩》中的甫志高、电影《大浪淘沙》中的余宏奎、歌剧《洪湖赤卫队》中的王金标)、特务(如电影《海霞》中化名为刘阿太的黑风)、狗腿子(如《白毛女》中的穆仁智)、坏分子(如电影《春苗》中的杜文杰、钱济仁,电影《创业》中的冯超)、土匪头子(如《智取威虎山》中的坐山雕)、日本鬼子(如《红灯记》中的鸠山)、伪军司令(如《沙家浜》中的胡传魁)、伪军参谋(如《沙家浜》中的刁得一)、保安司令(如后改编为电影《小花》的长篇小说《桐柏英雄》中的丁波恒)、阶级敌人(如扬剧《夺印》中的“烂菜瓜”,长篇小说《艳阳天》中的“弯弯绕”、“滚刀肉”)等反面人物的形象,却深入人心,有的竟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典型(如黄世仁、胡汉山、南霸天、周扒皮、坐山雕)。这种具有强烈讽刺意味现象的发生,不能不说是一个时代的黑色幽默。
   翻检我儿时的红色记忆,有八个“恶霸地主”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他们分别是《白毛女》中的黄世仁,《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的胡汉山、《刘三姐》中的莫怀仁、《洪湖赤卫队》中的彭霸天,《高玉宝》中的周扒皮,“收租院”中的刘文彩和动画片《小号手》中的中山狼。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国人思想的“解放”,这八个“恶霸地主”中有些人物形象惨遭解构(如黄世仁。有论者认为杨白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黄世仁逼债有理,喜儿有大款不傍实属犯傻行为),有些人物形象被指诬妄(如周扒皮。有论者称农民酷夏时节半夜起来劳作是为了避开炎炎酷日,周扒皮“半夜鸡叫”是爱护下属,实乃深谙经营管理之道的好领导,“半夜鸡叫”的故事是不懂生活和生产常识的捏造),有些人物形象据说已还原历史本来面貌(如刘文彩。有论者说历史上的刘文彩是个慷慨兴学、济困扶危的“川西教父”;所谓“水牢”,乃刘氏贮存鸦片的地窖;这个人是出于政治需要塑造出来的一个虚假的反面教员)。然而,烙在人的早期生命年轮上的印迹是难于磨灭的。尽管少年的仇恨沉重如铁,早已被历史的沙滩深深湮埋、平复,但曾经燃烧在心尖上的蓝色火焰,依然常常会不期而至,在回忆的心空舞蹈。
   我经常“怀念”他们——那些“恶霸地主”们。
   关于“恶霸地主”,有关资料是这样定义的:“依靠或组织反动势力称霸一方的地主,他们勾结官府,甚至私设公堂、牢狱,经常用权势和暴力欺压、掠夺人民,有的还拥有武装,或豢养流氓打手。恶霸地主是地主阶级中最凶恶残暴的一部分,是帝国主义、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统治中国的支柱。中国土地革命中,不仅没收他们的土地财产,而且根据他们的罪行,判处死刑或有期徒刑。”对照这条定义,我所“怀念”的这八个品牌地主,一个个都恶贯满盈、当之无愧;除了莫怀仁这家伙属于古代恶霸,土地革命对他鞭长莫及之外(其实他最后也被歌星刘三姐和她的经纪人阿牛哥狠狠地涮了一把),其他七人,最终都得到了革命力量的严惩,落得个可耻可悲的下场。
   我经常“怀念”他们,“怀念”他们的为恶不隐。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羊角风? />   在他们的时代,这些恶霸地主们肆无忌惮地宣泄着心中的大恶,残害人民。他们穷凶极恶,罄竹难书。他们从不使用遮羞布,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恶,把自己的一切罪恶,都暴露在阳光之下。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就是他们的恶霸宣言,如此嚣张,如此得意;又如此率真,如此直白。他们不懂得伪饰自己,一概赤裸裸地以“老爷”自居,直言不讳地把人民称作“奴仆”,明火执仗地横征暴敛,残酷压迫和剥削人民,而从不把自己打扮成“人民公仆”,却于暗中巧取豪夺。他们扔掉了手中的诱饵,崇尚“硬来”和“强夺”,基本上不对你使用威胁利诱,逼你就范,比如许诺给你一个高官,却暗示你“跑部前进”;比如许诺给你一个稳定的岗位,其真实目的却是垂涎于你的美色。他们表里如一,一看就是一个凶残的恶霸,让你害怕,让你仇恨,让你远远见了躲着走,而从不道貌岸然,台上亲民爱民,台下却坏事干绝,视人民的尊严和生命为草芥。他们与打工仔签定的合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鸡叫就得起来干活”,而不会满纸写着一条条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却叫你们一个个“过劳死”。他们凶恶地将你的头揿在地上,蛮横地用泥巴堵住你的嘴,不许你说话,而不会在文件上白纸黑字地写着“言论自由”,然而却在操作后台,将你所有可能危及他们的“危险”词语一律过滤掉,或者用利刃割断你的喉咙,将你的声音阻断在喉管中。他们恶,恶得硬气;他们霸,霸在明处;他们就像一团烧在你眼前的邪恶的明火,让你血脉贲张,直欲扑上前去,用你满身的热血把眼前这罪恶之火浇灭,而不是像那潜藏在你体内的癌细胞,让你痛不欲生,却拔剑难刺。吴琼花不堪忍受南霸天的残酷压迫,多次逃出牢笼,又一再落入魔掌,南霸天就恶狠狠地命令将她活活打死,以此警告胆敢反抗的农奴们。外号“活阎王”的刘文彩一见有佃户反抗,就把他们关入私设在地底下的“水牢”。黄世仁想霸占喜儿,派穆仁智上门提亲不成,就在除夕之夜强迫杨白劳卖女顶债,逼死杨白劳,把喜儿抢进家中强行奸污。莫怀仁对歌失败后就又施毒计,派家丁把刘三姐强抢到家中进行威逼……在镇压人民反抗的手段上,几个恶霸地主的行径如出一辙。
   我经常“怀念”他们,“怀念”他们的愚不可及。
   其实以他们的权势和财力,只要动一点点小小的心思,耍一点点小小的手段,要整垮对立面,达到自己的目的,岂非小菜一碟?比如周家农场的董事长周扒皮,为了延长员工的工作时间,竟然不顾自己的董事长身份癫痫可以治好不?,半夜三更爬起来,亲自钻进又小又脏又臭的鸡橱,上演一场半夜鸡叫的“模仿秀”,实在是愚不可及!这样的小事情,何劳自己亲自出马,派一位助理或秘书代劳不就可以搞掂?就算出了事也可以轻轻松松地把责任往下属身上推啊!却结果被那个小屁孩高玉宝领着一群闹事的民工把自己给整残了,真是又丢面子又遭罪啊!再比如那个黄氏家族企业的总裁黄世仁,要讨得青春美少女喜儿的欢心,只消吩咐司机穆仁智到花卉市场强买或者强夺9999朵玫瑰,送给喜儿;大不了再给她买一辆宝马或者保时捷;再大不了给她老爸杨白劳盖一幢别墅,请上几个家政服侍老杨头,我就不信喜儿不会被他的诚心所感动,从而乐颠颠地跑来做他黄大总裁的“二奶”。哪怕就算喜儿这个不懂世事的小丫头吃了秤砣铁了心地非她那个叫大春的初恋情人不嫁,他黄大总裁也完全可以花个万儿几千的,在报纸上登个“百万富翁征婚启事”,写明应征者必须是无性经历的貌美如花的女大学生,何愁应征者不趋之若骛、挤爆门庭呀!他却愚蠢地对喜儿父女动粗动蛮,实施报复和绑架,结果被喜儿和大春以绑架罪、强奸罪、迫害致人死罪和绑架致人失踪罪告到人民法院,被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死刑,枉丢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又比如那个椰岛实业总公司的总经理南霸天,身处海岛,东窗事发前,他完全有外逃的便利条件,何必一定要等到那个写举报信的农奴吴琼花领着那个名叫洪常青的中纪委调查员来对自己宣布“双规”呢?洪调查员来椰岛后,这南总经理竟然胆大妄为,对洪调查员实施暗杀,把洪调查员活活烧死,这不是公然同中央政府作对吗?如此蠢货一个,不被中央政府判处享受注射死的待遇,那才是奇迹呢!
   我经常“怀念”他们,“怀念”他们的可耻下场。
   在这些恶霸地主的命运结局中,没有一个不是下场可悲而可耻的。在他们与正义展开的较量中,最后莫不败在正义的达摩克利斯剑的尖锋之下。在这些故事中,天理昭昭,人民的力量威力无比,正义总是战胜了邪恶。这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和人类的希望。“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尽管这些恶霸地主当初都是那么不可一世,但最终都葬身在人民革命的汪洋大海之中。《小号手》中杀害放牛娃小勇父母的中山狼最终被参加了红军的小勇所击毙;《闪闪的红星》中的胡汉山用火烧死了潘冬子的母亲,最后被潘冬子用大刀劈死;《高玉宝》中的周扒皮被小长工高玉宝带着一群大长工狠狠地整了一顿;“收租院”中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草菅人命,喝人血、吃人奶的刘文彩,最终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恶霸地主的总典型;《刘三姐》中的莫怀仁,被刘三姐和壮族群众嘲弄得落花流水、丑态百出;《白毛女》中逼使喜儿“由人变成鬼”的黄世仁,最终被八路军判处死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最后被杀回来的红军捣了老巢并活捉;《洪湖赤卫队》中的彭霸天和他的白极会、保安团,最后被脱险返队的韩英所带领的洪湖赤卫队配合贺龙的红军主力一举消灭……元曲《窦娥冤》中窦娥所唱的“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的不平社会现象,在这些文艺作品中,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颠覆。恶霸地主最终被打倒在脚下,人民群众最终扬眉吐气。它符合人民群众的美好愿望和根本利益,也给予了人民群众战胜邪恶势力的生活信心和战斗勇气。
   正面人物几乎被人们遗忘,反面人物却让人们记忆犹新——中国“文革”时期(含之前和之后的一小段时期)文艺创作中所出现的这一独特的现象发人深省……

共 400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癫痫病那家看的好PSESSID=glmbgq17q8p8vhf4o2i3vjnkg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