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菊韵】寒冬梨(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8:39

石板岭海拔1850余米,素有“利川高原”之称。这里的天冷得格外早,农历八月底就有冰沫子降下来,真有“胡天八月即飞雪”的情景!

村小建在一个小山包上,孤零零的漂浮在浓雾中,极像大海山的一页舢板。香港回归祖国之前的那些年月,我就在这所村小教书。学校共两个教师,五十多个学生。下午一放学,家住本村的那个老师就回家了。我就孤独得像古寺庙里的老和尚。加上冷风阵阵吹袭,更使得心情不宁,就想出校门走走。

我沿着一条狭长的山道缓缓的迈着步子,冰冷的风直往身上乱钻,脚下的石板路湿润润的,那是天上落下的雪沫。山上的大树小树大都落光了叶子,枯瘦的枝条在寒风里瑟索发抖。没有全部落下的那些叶儿就在树枝上翻来覆去的摇摆,发出“呜呜啦啦”的鸣啼。地上的茅草扑着身子,乱七八糟的伏在山坡上。没有鸟飞,没有狐狸野兔之类的野生动物,他们都蛰伏起来了。放眼望去,四边浓雾弥合,昏沉一片,迷茫一片。我也好像被这些灰黑的浓雾吞噬着,融化着……

前边陡然出现了一株大树,约有三四米高,直直的立在两尊岩石之间,对抗者呼啸的西北风。我似乎被这大树的姿态感动起来,精神立即一振,加快脚步向树下走去。

近了,看清了,树上挂满小葫芦似的果儿,每条枝桠上都有七八个,像铃铛一样摇晃着。我站在树下,仰头观看着辨认着这少见的山间野果。它和园里的甜梨一模一样,只是个儿要大上二三倍,每个都在一斤左右。皮儿褐黄褐黄,冰沫儿粘在上面显得更加水灵。想不到这山中还有如此妙物!我从小就爱吃梨,此时真想爬上树去摘几个下来尝尝……

双手刚搂住树干,我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山野中这么大的梨子没有人采摘呢?为什么鸟雀也不来啄食它呢?这一定是酸梨,极酸极酸的那一种酸梨。古代不是就有路边酸梨无人采的都是吗?我又何必去做采摘酸梨的蠢人呢?正在犹豫不决时,几股冷风刮来,接着就是几粒冰凉的雪米珠子砸在脸上,我猛的几个寒颤,心中想道:反正我寂寞凄凉,管他是酸是甜,摘几个来解闷也好。于是,我攀住树干,从较低处的枝条上摘下一个大梨。那梨好沉,没有一斤也有八两,掂在手里像块石头。我满怀信心的用力咬它一口。呀?皮好厚,只印下几个浅浅的牙印,我又加大力气使劲咬它一口,一块梨进入嘴巴里,顿时一股异样的酸味溢出。那酸味,不是平常的寡酸,也不是常见的纠酸,更不是普遍的烂酸和苦酸。那酸味,似乎带有樱桃、带有葡萄、带有野枣、带有李子的各种味儿,嚼在嘴里既能解渴,又能醒闷,还留下回味,且久久不散。我沉浸在这野梨的味道中,寒风吹来毫不觉,毛雪飘来毫不觉得,只是连连的使劲嚼着口中的酸梨,还准备再次上树摘一些回去。

“看,这梨树就在前边。”左边山路上快步走来三个人,前边的那个人用手指指着我这个方向。我认得,前边那人叫吴成富,是石板岭村委会的主任,也是村里的致富到头人。我喊了一声:“吴主任,你好!”他惊讶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散闷的。”我答道。

吴主任看到了我拿在手里的梨子,问:“你喜欢吃这个梨子?”

“今天碰到了,摘来试试能吃的不。”我回答。

“好吃吗?”吴主任追问。

“有点味道。”我匝匝嘴点头说。我们说话时,跟随吴主任来的那两人静静的听着,有一个脸上还露出微笑。

“吴主任,这叫什么梨?为什么到了冬天还没有采摘?那些野鸟和虫子也不来损坏糟蹋它?”我一连串发问,恨不得让吴主任马上回答清楚。

吴主任抿抿嘴巴说:“这梨子呀,只有我们石板岭村才有,可算是特产,他名叫寒冬梨,到处的梨子摘落光了,它还高挂枝头……”

“寒冬梨,好新鲜的名字。”我重复的念着“寒冬梨”,还把手里的半边梨子拂来摸去,显得很有爱意。

“这梨子皮厚,厚得像一层老麻布,鸟雀们啄不穿,虫儿啃不动,人们也都不爱吃。又因为很酸,我们这里的大人小孩都不愿挨它,连放牛娃儿也不摘它。”吴主任对着另外两人介绍起来……

听着吴主任的讲诉,我才明白这寒冬梨能安然无恙的存在到年底的原因。寒冬梨是特产,与一般梨子迥然不同,用植物学家的解释,正是它的厚皮和酸味保护了自己的身体安全生长。如果它长得皮薄肉甜,不是鸟雀和虫子早把他干光了,就是放牛娃和人把它干光了!

旁边带微笑的人搭话说:“这寒冬梨价值可大了,经科研部门研究检测,发现这种梨子里具有人体最需要的氨基酸,而且含量最高。”

吴主任对我介绍说:“这两位是湖北民院的果树专家,是专程来我村考察寒冬梨的,今天来采集树根,培植育苗,然后在我们村大力发展,形成规模,让我们高山的寒冬梨成为品牌,走进大都市,给我们山里带回富裕和小康。”吴主任说得兴致勃勃,那两位专家已经动手采集树根了。一看他们那种热乎劲头,我也跟着动手干起来,身边的冷风,头上的迷雾全然不觉,似乎早都消失了。

如今,寒冬梨已遍布石板岭村,农户们每年都靠它的独特优势换回红红的大票子,驱逐了往年的贫困,成为团堡镇最先致富的高山村。我也每年吃到村里给我送来的培植后的寒冬梨。虽然味道还是酸甜,但是还是难忘初次吃到寒冬梨的真味,那味儿总是那么悠长。人啊,对于甜味的感觉得之容易,忘之也快。而对酸的味道虽说不能使人愉快,却可叫人轻易忘记不得。我喜爱寒冬梨,特别爱他的酸味,因为我每每从它的酸味中都能体会出自己一生寒酸的境遇。每当这时,我就觉得自己就是大山里的一个霜打不坏,鸟虫不侵,冷冻不怕的寒冬梨!

但是在今天以及以后的日子里,我却要感谢寒冬梨的甜味,因为是它的甜味使得石板岭村数百户乡亲摆脱了穷酸的日子,过上了甜蜜的生活。

啊!寒冬梨,我忘不了你的酸,但更爱你的甜。

银川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受伤引起的癫痫发作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