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隐匿的长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1:03

1

有一段时间,连续做恶梦,后来又几次梦见老民棍子。不是梦见和他骑在路边的树杈上摘核桃,就是俩人在一面比天还大的山坡上赛跑……老民棍子和我同村,还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不幸的是,老民棍子在二十年前就死了。

少年时代的南太行山区,人还真正的靠山吃山。每当夏天,我们这些年轻孩子就从这面山坡到那一面山坡,来来回回跑。起初,我们的活动范围只是村子左面的一溜阳坡。山势高陡,牛羊难攀。荆条、酸枣、橡栎、野草和板栗等草木荆棘葳蕤异常,松动的石头也多。可能因为日照时间长,是蝎子最喜欢的地方。我和几个伙伴这么忙着爬坡,不是为了好玩,而是捉蝎子。那时候,几乎每天都有人骑着自行车或者摩托车,在村子外乱喊:收蝎子了,收蝎子了!往往,一只成年蝎子能卖五角钱,半大的三角二角不等。后来,一只成年蝎子涨到一块钱一只。

这更激发了我们的兴致。村子里的不少小伙伴,在山上奔腾一天,能捉上百只,少的也有五六十只。我最差,最多的一天捉了三十只。和其他人一起卖的时候,别人家的大人就笑话我捉得少,没能耐。有的,对我母亲说,恁家孩子有点怂,跑一天才捉那么几只蝎子,看俺家孩子,哪天出去至少五十只。母亲很尴尬,不好意思地说,那说明俺家孩子没有那个外财命。这没办法。

这对我刺激也很大。有一个周末放学,我和同村的老民棍子约好,俩人一起去南山捉蝎子。因为,很多人都以为阳坡蝎子多,都不觉得南山那样的阴坡也有蝎子。老民棍子和我一样,也是没有外财命。满山马驹一样跑一天,有时候还捉不到一二十只。也经常受其他家人的挤兑。我这样一说,老民棍子歪着脑袋,眼露精光,拍着尚还嶙峋的胸脯说,这一回,哼,咱俩也捉他个一百、二百只,让那帮小子们瞧瞧咱哥们的厉害。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大早,我喝了一碗米粥,卷了两个煎饼,就往老民棍子家跑。谁知道,那小子比我还积极,早在院子里探着个扁葫芦脑袋等我来。我一出现,他把手里的煎饼往嘴里一塞,说了一声走,俩人就尘土狼烟地出了村子,越过邻村,再下到一道比传说中的地狱还深的河谷,一直向南,踩着光滑的鹅卵石,一会儿蹦上一块好像碾盘的大石头,一会奔到长满荆条和洋槐树的斜坡上。

关于南山,从村子方向看,整个形状像是一个大的太师椅,头顶上还有两座独自凸起来的山峰。一座叫和尚山,一座叫茶壶山。合起来看像人伸开的五指,分开的话,一个就像老僧双手合十,朝西站立诵经;一个形似茶壶。据老人们说,和尚山半腰有个石洞,里面有石炕石墩子,张三丰在这里住过,抗战时候,还有八路军一个领导人也住过。至于茶壶山更神奇,说半山腰上长着仙茶,喝了会长生不死,百病去除。但是有蛇精看护,谁要去采茶喝的话,必须先斗过蛇精。

我和老民棍子一路奔腾,到了南山脚下。这南山很少人来。原因有三个,一个是村里老人常说这里有妖精,还不止蛇精,狐仙,石头精等等。弄得人人害怕,一个两个人不敢来。二是南山山高林密,由于人少来,满山荆棘,根本没有可以走的路。三是传闻南山还有野猪、豹子、獾、狼等动物,一个不小心,就被野兽嚼巴嚼巴当了干粮。我和老民棍子之所以胆大包天,不是不害怕,而是我们知道,獾不用怕,就是狼、豹子、野猪,这些家伙们有白天睡大觉,晚上胡乱窜行的习惯。我和老民棍子提前说好,早上早点去,到后晌太阳照在偏头顶时就返回。

两个人兔子抬头一样看着巍峨的南山,身边松涛阵阵,流水发出咕咕的响声。一些鸟儿凌空飞行,不停地发出声音。靠河边的杨树林里,落着一层厚厚的落叶,由于长期没有下雨,叶子干燥,又恢复了金黄的色泽。旁边的斜坡上绿草茵茵,如毯如镜。可是我们顾不得欣赏美景,稍作休整后,埋头向上窜去。松树密布,落叶松软。听父亲说,这片松林是文化大革命时候飞机撒种,苗儿长出来后,公社组织群众间苗,二十年功夫,就这么大的森林。

2

森林太寂静了,还阴凉,除了鸟鸣和松涛,就只是我和老民棍子俩癞皮猴子一样向上爬时,踩断的枯枝脆响。两人气喘吁吁,也顾不上说句话。上到一座山岭上,看到太阳光赶紧奔过去,坐在石头上擦汗喘粗气。老民棍子指着对面的村子说,这样看,咱村离这里也不远啊。我说,看着容易做起来难。你喜欢曹爱莲,人家不喜欢你,你就是把眼睛看成屁眼,人家也成不了你老婆。老民棍子一听,扭过脸,牛大的眼睛瞪着我呼呼喘粗气。我笑说,老民棍子,咱俩谁给谁,说说玩笑罢了,别当真!老民棍子说,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关系再好在这个事情上也不能打击啊,要鼓励,鼓励,懂不懂?我说,我刚才说的那是笑话,她曹爱莲现在不答应你,说不定再过一两年,她自己撵着你屁股要死要活地嫁给你呢!

老民棍子说,这还差不多。然后咧开大嘴呵呵笑了起来。

快中午时候,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事不宜迟,时不再来,俩人开始翻石头。蝎子们都躲在松动的石头下面,冷不丁吓人一跳。石头一掀开,蝎子就张牙舞爪,一副横刀江湖的勇猛劲儿。可蝎子体积小,在人面前再嚣张也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我和老民棍子用镊子一夹,就把它放进瓶子里了。瓶子透明,它再挣扎,使用毒尾针,瓶子疼,我们不疼。不过一个小时,我俩就横扫了半面坡。但捕获的蝎子也少得可怜,老民棍子十只,我八只。

我俩相互看了看,用袖子擦了一把汗水。心照不宣地瞄准另一面山坡。远看,那坡上都是石头,一块一块地,还闪着碎银子一样的光。说走就走,四条小腿在高高的荆棘丛中奔行。下到一道沟里,上到另一座山顶上。却发现,有一段垒砌得很整齐的墙壁,一色的青石,石缝里长着很多茅草。我止住脚步,咦了一声。老民棍子也咦了一声。我说,这个地方,谁在这里住过?老民棍子搓了一下下巴说,不可能,你见谁盖房子盖到山顶上?俺爹说,盖房子最忌讳的就是在山顶。我哦了一声,才想起,劳民棍子的爹,在村里是一个有名的风水先生。

我掀开顶上一块,没想到,里面全是蝎子,还都是大的。按道理,谁掀开谁捕捉,可是我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蝎子们一看自家的房顶被人掀开了,一只只地胡乱奔窜,而且净找石头缝隙。老民棍子窜过来,二话没说,拿着镊子就往自己瓶子里夹。我没想到,那小子手比我快,不一会儿,就捉了七八只。我越是心急越是慌乱。蝎子们大部分跑了。我拿起瓶子一看,也就多了十几只。老民棍子说,这是个宝地。咱俩就别去那边了,就对这道墙下手吧。

可惜,有些石头太大,我和老民棍子加起来都不是对手。俩人弄得筋疲力尽,也还是没有完全追剿到逃跑的蝎子。俩人沮丧之余,只好另辟战场。沿着山岭向下,我们发现那墙壁断断续续,有的彻底散开了,石头横七竖八,好像有人故意掀掉似地。再向北走,又发现一截。俩人心照不宣,上去就掀石头。哇,果真不少蝎子。一阵忙乎,除了逃掉的那些,也斩获不少。总共加起来,超过五十只没有问题。可我们越是向北,青石垒砌起来的断墙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

这肯定是古建筑!老民棍子说。我说,这还用说?绝对是古时候的。要不然,谁闲得没事,在这深山老林里垒墙玩呢?老民棍子又说,要是古时候的东西,咱可不该乱拆的啊!一语点醒梦中人。我点头称是。又说,要不然,咱再返回去,把掀了石头的整好吧?老民棍子说,算了吧,就咱俩这小胳膊小腿的,拆容易,再垒砌起来,估计比让朱凤英乖乖地到你家给你当媳妇更难。我一听,脸色也变了,手指着老民棍子的鼻子说,小子,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是规矩,知道不?

老民棍子呵呵笑,说,刚才你也不是说我了吗?这叫一报还一报,从现在开始,咱俩扯平了。曹爱莲和朱凤英都是我和老民棍子的初一同学。他喜欢一个,我喜欢另一个。我俩相互通告以后,不到一天,全校师生就都知道了。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至于是哪个嘴贱说出去的,我和老民棍子也都心知肚明。

3

我和老民棍子一直向北,沿着高低不平的山岭。走着走着,岭子断了,下面是一道公路。我俩都知道,这是邢台和邯郸的分界线,高高的公路牌上一面写着“驶出邢台”,一面上说“进入邯郸”。我们歇了一会儿,吃饼子,喝温水。看天色还早,捉的蝎子还比往常多。觉得很满足。两人决定,再爬上对面山岭,由那里转回村子。说走就走,两人起身走到坡跟,拨开一堆蒿草,忽然看到一个水泥牌子,上写“省级保护文物。河北省人民政府1987年6月立”。我和老民棍子眼睛瞪得溜圆,把那面水泥牌看得都有点害羞了才转身走开。

这更加强了我和老民棍子接着寻找长城的信心。既然南边的山岭上有长城,北边也应当还有。俩人用手披荆斩棘,爬上山岭,果不其然,面前又出现一截老城墙。蒿草和荆棘从残毁的墙壁内外一起向外蜂拥,好像一群被囚禁了多年的犯人,一个个挺着身子,昂着头颅,向着林间斑驳阳光。我和老民棍子一声呼喝,声音在枝繁叶茂的森林里还没有扩散开,就被绵厚的松针挡了回来。沿着时断时续的城墙,我们继续向北。沿途的城墙有的尚还完好,大致有两米多高,还有垛口和箭孔。

我说,以前的打仗都是弓箭,还有刀枪之类的。老民棍子说,俺爹讲隋唐演义时候说兵器有十八般,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背完,炫耀式地看我。我说这个我也知道。老民棍子,吹牛逼吧你。你再说一遍。我说,你都说了,我要再说,就是学你。不干。然后迅速转头,向前走去。老民棍子也紧跟在后。

日光一再向西迁徙,落在大地上的光芒也在慢慢减少。我俩还是一身大汗。转过一道小山岭,抬头往前一看,居然还有一座大石楼,跟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碉堡差不多。我大喊一声,老民棍子一个闪身,就跑到我前面去了。

那果真是一个碉楼,石头垒砌起来的,高大致有6米左右,底部呈宽形,越是向上越细。顶头只可容纳一人。我和老民棍子找到一个进出口,只是荆棘横长,又粗又大,斜着身子刚好能钻进去。老民棍子随后也进来了。碉堡内比较黑,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一侧墙壁每隔一层就有一块突出的石板,环形向上。我俩知道,那肯定是为了方便人上下故意那样做的。伸手摸了几下,又使劲拉了拉。石头还是很坚硬,没有风化,也不怎么松动。我先小心向上,爬到顶上,才发现,四面都有一个人脸大的小孔。心想,这可能是用来往外看的吧。

果不其然,向西,可以看到武安市马店头乡所属的何家村,向南,可以看到和尚山和茶壶山,向东,我们的村子赫然在目,向北,再一座山岭上居然还有一座碉楼。我大喊了一声,再下面等的老民棍子颤声问,咋了你!我说,老民,那边还有一座碉楼呢?老民棍子不满地说,还以为你小子遇到啥危险了,叫得比挨打的狗还瘆人。我没回他。沿着突出的石板下到地面。让老民棍子上去。

老民棍子上到顶上,也发出一声惊愕的啊声。我说了看了就下来吧。老民棍子说,这地方,确实是有利地形,山岭本身就是工事,再加上这城墙和碉楼,骑兵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越过去。再说,谁要是占了这地方,不管向东还是向西,进退都没问题。我在下面听着不耐烦了,就大声说,你别在念你老爹说书时候那些话了,赶紧下来,天黑了狼和豹子就出来了。谁知我话音刚落,一个重物嗖地一声就落在了面前。

是老民棍子。我吓坏了,赶紧拉他。幸好没事。老民棍子哎呀叫唤着起身,眼睛曳斜了我一下,说,哪壶不开你提哪壶,不知道俺从小就特别害怕狼吗?我看他没事。忍不住笑了一下。老民棍子一脸恼怒,说,还笑,笑个毬啊你!我赶紧陪着笑脸说,你怕狼,又没给我说过。老民棍子说,八岁那年,一个夏天的早上,天还没亮,他和他爹去后山刨红薯,快走到时候,忽然从山坡上趴下来两只狗一样的东西。他爹反应快,大喊一声,拉着他跑到一棵核桃树下,抓了一把干茅草,用火柴点着。那两只东西一见火,就停了脚步,蹲在一边看他俩。他爹又找了一些干柴,把火烧旺。天快亮的时候,那两个家伙才起身,冲着山谷嚎了一声,一前一后地跑进了森林。

4

天黑回到家,父母很高兴。事先,我和老民棍子约定,回到家,谁也不许说我们看到了老墙,并玩了大半天。等下个周末,再去看没有看完的。卖了蝎子,母亲很大方,第一次分给我十块钱。老民棍子也有了十块钱。俩人到学校外面的小饭馆买了六个包子两瓶汽水,算是庆功宴。第二个周末,我们又去老墙那里玩了大半天。一只蝎子也没捉,觉得对不起母亲早上给烙得大饼,还有加了白糖的开水。就又想去去过的那面山坡。可惜天色已晚,爬上去就接近天黑了。只好作罢。

后来,我和老民棍子再没去过。倒是和父亲打柴去过一次。我给他说了。父亲说,这老墙就是长城,他小的时候就见到过,那时候还基本完好。这些年也没人管,有点地方都塌了。还有村里人盖房子图省劲儿,把这里的墙拆了垒了自家的墙。我说,这不是省级保护文物吗,咋没人管?父亲说,咱这天高皇帝远的,谁看得到?就是有人看到了,也都是乡里乡亲的,谁愿意告发惹人呢?回到家,我从作业本上撕了几张纸,写了一封信,意思是说,要派人保护这段长城,几百年的东西,平白无故毁了就可惜了。写好后,却不知道寄给哪个单位。因为怕人知道记恨我,连老师都没敢问。最终,写上某某某人民政府的字样,就投进了信箱。

西宁专治癫痫病中心?西安癫痫医院哪治好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苯巴比妥治疗癫痫有用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