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被遗忘的时光(同题征文·散文)_24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6:53

长大后,看见了曾经走过的校园边缘,看向身旁飘落打转的落叶,看着手中捧着的书本。独自一人安静地走着,看着。

犹记得曾经碰到过的那些人,那些事。总是无法让人忘怀。

春去春又来。每当寒冷的冬风过去后,第一缕春风,总能唤醒时光的记忆,大地的复苏。小时候一些不明白的事,往往等长大了就懂了。而长大后忘却的痛苦和幸福,也只能回过头去缓缓地看,却也没有了曾经的味道。

第一次上小学时,霜8岁了。她上了小学。因为从小严谨的家庭环境,导致霜从小就和其他孩子不同。她不常说话,大大的眼睛,就像沉静的、平静的湖水,不起一丝波澜。

霜的眼神是灰色的,她睁着忧郁的眼睛看向清朗的天空。清艳的天空如同广阔的海水,但却没有一丝忧伤的浪花,只有无边的寂静。那碧蓝色的天空仿佛也有生命。它呼吸着,就像一个沉思的老者,气息缓慢而悠扬。

霜一席淡灰色的衣服。她从小就偏爱这种颜色。舒服的,平和的,她总觉得自己是被隐匿起来的,她是个心境沉默,如同淡灰的女孩儿。

霜从来不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也没有其他孩子脸上挂着地灿烂笑脸。她的神情永远是那么的寡淡,仿佛她根本不是个孩子。

老师总觉得霜是个自闭患儿。她总是无奈地看着她,无奈地摇头。她虽然同情她,虽然不喜爱她,但是她也舍不得去批评这个孩子。这个不发一语,如同木头一般的孩子。

如果说,小学生活是她痛苦的深渊。那么,即便痛苦,她也从不流泪。她被别人嘲讽,被别人挑衅。被老师骂老师打,她始终是沉默的。没有人受得了她寂静的沉默,没人受得了她眼底的冰冷色调。

如果说,她曾经哭过。她小学时,确实哭了一回,但是自那以后再也没掉一滴眼泪。

因为,她知道。掉眼泪是懦弱的表现,对于她来说,那是种屈辱。更是对别人威胁的臣服。

那次,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霜依旧像曾经一样,面无表情地听完了老师的讲解。回到家,她难得写了篇关于她细心养殖的铁树的文章。那是她难得美妙的记忆。铁树绿色的生命的叶子,漂亮的细长的带刺的叶子。在跟自然界的生物接触时,除了人类,她都是快乐的。那时候的她,单纯新奇的如同其他孩子。

那篇她自信满满,满怀巨大希望的作文交了上去。

老师的反应却让霜大吃一惊。

她等了两个星期。

终于盼到了那一天的讲解课。

那天,老师面色严肃,班级里一片安静。

老师将作文本狠狠往桌子上一拍,皱着眉头就开始严厉地批评。

老师说:“这次作文极差无比,没一个是好的!”

手掌拍在桌子上震地有声。

霜沉默地看着,顿时心里灰冷一片。她认真写的还是只是这样,只是这样而已。

“叶霜!你很好啊。”老师突然间指着她愤怒地大吼一声。

霜被指责地莫名其妙,于是呆愣地看着老师。

老师说:“你那篇文章写得很好,写得非常好。准确说,是抄得非常好!”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霎那间让霜无从适应。

她从早上努力思考观察写到中午的文章,居然被说是抄的。说不辛酸那是假的。

老师拿起了那本本子,本想读上几下。后来却不读了,她说没意思,于是将本子狠狠地甩在了地上。随着本子掉落的那一霎那,霜的心里像是有块什么东西已经支离破碎,却再也没能再支撑住,唰地倒下了。

老师捡起了本子,走到了霜的面前,让她站起来。

霜浑身冰冷地颤抖地站了起来。

老师将她狠狠拖了一拖,撕扯着,扭着她的脸,将她拖过来又拖过去。随后将那本本子甩到了她的脸上。她说:“一个学生,不好好做作业,不会写文章,只会抄袭,有什么用?有什么用!让你抄,让你抄啊!”

霎那间,愤怒,羞耻,屈辱,如同潮水般齐齐涌来,霜感到了从未有过难过痛苦。她看着老师愤怒嘲讽的面容,泪水瞬间决堤。

“我没有抄!我没有抄!没有!”霜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疯狂,理智再也克制不住那情感的涌动,那句话她撕破了嗓子带着心被狠狠撕碎的痛感,狂暴地崩泻了出来。

霎那间,空气紧张到破裂,霜像是挣扎在漩涡中垂死求生的人。她吼得满脸通红,吼得热泪盈眶。她哇地大声哭了出来,霎那间世界崩溃,一切都是虚无。身旁的都是灰色冰冷的影子,就连外头照进来的阳光都是那样的寒冷。霜感觉心中的什么东西已经完全地缺掉了,已经碎裂了,心已经碎成粉末了。自那以后,她总感觉,她是孤身一人,没有人懂她,没人了解她,她是一个人,她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她再也忍不住了。那积攒多年的痛苦,如同瓢泼大雨,狠狠地爆发了出来。

老师愣住了,她神情一滞。她像是知道了什么。她突然间知道她说错了,她也想错了。她突然间腼腆地一笑,露出了往常对待那些“聪明学生”的温和表情。

她抓住了霜的手,说了声,她错了,对不起。

可是,这有什么?她忍了那么久,她冤枉她也不是一次了。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无助,此刻,就连老师道歉的面孔都是那样的虚假。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绪突然间从极度的狂烈,变得慢慢平静了下去,随后那最后的躁动也被狠狠地压下。脑子一片空白,死域般的寂静,只有那痛苦的抽噎还在继续,只有那浑身的肌肉依旧在不断地颤抖。

那天,霜抓着手中的笔做着作业,却仿佛时光漫长的如同千年。身边的噪嚷声,同她无关,身边老师的谈话声,也同她无关。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假的,那些清冷的光线,那教室里日光灯散发着寒冷的光芒。

她呆呆地望着灯光,恍如隔世。

自那以后,霜再也不哭了。因为她知道,无论是懦弱还是倔犟的哭,无论是身边灰黄色的天空风景,还是被风吹的一阵一阵孤独的浪草,她知道,这顶多也只能得到别人的同情。没人能进得了她的世界。在那个满天孤寂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人,只有她懂她自己。

那一件事,上学后,有太多的不如意。被罚站,被批评,被打,被骂。还有多得做不完的作业,写不完的字。她开始不断地遗忘。痛苦的事情总有很多,美妙的回忆却过的那么的快。渐渐的,她再也记不起小学时代,每一天过了的内容了。在她印象里,那里只有纷飞地满天雪白的练习纸,以及老师枯凋的面容,孩子深入骨髓的凋谢神情。

霜的小学生活,就这样过去了。带着美好的,带着不甘的,也带着无比的惆怅和孤寂。

后来,上初中了。初中的霜依旧曾经那副老样子。不吵,不闹,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但是,她却忘了。初中的孩子进入青春期,霜也一样。

初中,大部分男生都开始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也爱开始嘲笑捉弄成绩差长得丑的女孩子。长得漂亮的自然就不是她了。霜属于长得丑一类,成绩又不够好。

沉默的霜,心里突然间闯进来阵冰雹。作为隐形人,从来不惹人注意的她,突然成了整个年级关注的焦点。这让她霎时间手忙脚乱。她总觉得有人看着她,有人注视着她,她也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做回从前了。

心门自此开始混乱。

漫长的痛苦折磨,让霜的性格变了,变成阴晴不定的古怪。没有人能理解她说的话,也没人了解她干的事,她的想法。

霜开始莫名其妙地大笑,开始爱自说自话。

“嗨,丑女霜。”

“真是个白痴。”

面对路上一边嘲笑她,一边笑得开心的男生女生,霜习装作没有看见。但是,谁知道呢,她的心里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耻。

初中的老师不像小学老师管得严。他们不少都放任学生自流。处于混乱中的霜就此沉沦了下去。她不再像曾经般努力。她迷茫着,她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努力又是为了什么?

面对日渐为中考而奋斗的同学,霜开始变的颓废,开始变得灰心丧气又难过。他们的生活充实亮丽,但霜的生活却变得颓废堕落。

后来,在一次夸奖和贬低的事情中。霜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大家对于她和对于别人的不同。再也无法忍受,回到家就大病一场。

那时候是初三,就连霜自己都为自己感到悲哀,连她自己都没办法再忍受自己,更不用说别人了。霜生病了。就此一病不起,与学校彻底隔绝。

那天,母亲带着她从医院回来,给她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只是希望她再多吃一点。

霜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辛酸,但她却笑了起来,那个笑很真诚,很纯净。若不是因为知道这笑其实事出有因,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是多么的天真乐观,活泼开朗。但是,母亲知道,霜是因为难过,为了心底里的枯枝烂叶不由得笑了起来,虽然看上去那般灿烂,实质却是那般的枯萎。霜只是觉得,母亲从没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过。

后来,霜嫉妒起了其他幸福快乐的小孩。她想,她从没像她们那般快乐过,不由悲从中来。而母亲,在她身边,将这些默默看下。

那是个风大的日子,外边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母亲和霜默默走在路边的街道。街道的树被风刮的如同沧桑散乱的妇人。霜看到了一个小男孩。男孩的母亲轻轻抚着男孩的头发。

“宝贝,你真棒!”

“耶嘿嘿嘿嘿嘿嘿——”

那个母亲夸奖着自己的孩子,捏着自己宝贝的鼻子,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颊。而她那傻乎乎的孩子正被她逗得咯咯直笑,开心地同她说着话,逗弄着她。

霜感觉自己再次变成了影子,这类图片,这类幸福,她只能默默地观望。

霜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不适。她连忙撇过了头,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失落。她想,他过的是这般幸福,而曾经的她呢?那般的痛苦。她甚至想,要是她小时候也像这般就好了。

终于还是看不下去,撇过了头。却发现母亲正看着她。表情依旧是曾经那般严肃。

“你在嫉妒那个孩子。”

“没有。”

“你撒谎。”

“我说没有就没有。”

母亲的神情严肃,她说霜心胸狭窄。霜一直大吼着没有,即便内心隐隐作痛。

毕竟还是作为父母的,母亲又怎么不知道霜真实的感觉。她觉得那幅画面和她无关。这整个世界都是一幅画,她只是看画人。她是个影子。

“霜,对不起,妈妈小时候对你太严厉了。”

霜惊讶地看着母亲。她面色平静。

妈妈从没主动同她认过错,而这次她居然向她道歉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霜的心灵深处的一条弦,仿佛被轻轻拨动了一下,沉寂已久的内心突然间有了声音。那声音在心灵深处不断地荡漾。热泪齐齐涌了上来,随后泪流满面。

“如果可以重来。妈妈一定对你好好的,多夸你,多和你聊天,多亲亲你。”

母亲说这些的时候,依旧神情严肃,平平淡淡,就像是在聊家常。

一滴,两滴,泪水如同溢出水缸的水,缓缓流淌了下来。抽泣着,没有感觉,只是那样默默地默默地哭着。

冷雨天,风很冷,潮湿,两个人影,漫步在路上,渐行渐远。

那一天晚上,霜和母亲一起吃着热腾腾的饭菜。霜感觉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她突然间明白,原来幸福很简单。

后来,霜知道了。即便自己过得再不幸,也该用爱帮助身边的那些可怜的人们。

高中后,霜的性格变了。她开始和别人说话,她的病也好了。那曾经曲曲折折的经历也跟着她的成长继续下去。

高中,认识了真诚的朋友,霜也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爱好。看书,写文,画画。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虽然阳光依旧,树木依旧,世界依旧。但是她再次寂寞地看着天空,看着身边的书,身边的花草,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她突然觉得,这样很好……

“霜,一起出去玩吧?喏,我送你的梳子。”

霜回过头去,对方笑得一脸纯净,手上拿着的是她为她定做的一把梳子。

那是把漂亮的,雕琢精细的梳子。脚下是红色的枫叶,世界变成了温暖的淡黄色,带着淡淡古旧的气息。

霜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真诚的微笑。

她接过了梳子,和她相拥一起。

她闭上了眼睛,身边是愉悦的舒适的感觉。鸟叫声,青草的香味……

高中的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大学了。

同高中同学分别的那一天,很多人哭了。其实霜也很想他们,很想很想。有些人,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今后将再也见不到,这就是缘分吧。

大学后,霜已经能够很轻松地忘记过去了。过了整整十几年,她的身形,她的口音完全变了。十几年的成长,十几年的生活让她的脸上挂着淡淡地平和的微笑。

看着清蓝的天空,霜的短发在微风中轻轻浮动着,明丽的阳光孤寂地照射在一旁寂静的教学楼上。

那样的安静,那样的沉默,但那样才是真实的世界。

大学繁华热闹,寝室同学勾心斗角的也不少,同学间已经不再像高中时候的那种纯洁团结了。霜的声音也变得绿而沧桑,就如同经历了漫长年月,最后沉静凋落的花瓣。

她的眼眸透彻,闪烁着成熟的光芒。

“霜,去倒垃圾啦,寝室卫生呢!”

“好,知道了。”

于是,霜带着大袋大袋的垃圾走下了楼,倒掉。

春天了,树叶也长出了新的嫩芽。望着这个平和安详的世界,霜突然感觉。她是不是遗忘了什么,连带了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癫痫病人会不会打人成年人得了癫痫要怎么治疗?青少年癫痫有哪些常见症状呢现在治疗癫痫病得花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