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云】找个好人嫁了,难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27:57

一直以来,或许命运注定是这样子的吧。所以即便是在梦里我也从未梦到过,如若有一天自己可以站起来了,能够真的去体会感受一下,可以自由地移动自己的双腿,可以毫无束缚的自由自在地奔跑,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在想,这肯定是因为自己前生做了很多的错事,所以老天才会这样的惩罚我吧。这一生我都只能像一座腐朽的雕塑一样,静静的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一直坐着。

心里笼罩着一层类似雾霾一样的阴影,生活一直处于这样承重的生活氛围下。更多的时候,我不停地安慰自己,自我救赎,告诉自己你不能够给自己的今生覆盖上这么沉重的罪名。我会轻柔低语的安慰着自己说:哪有什么滔天的罪过,哪里又会有什么不幸的命运。其实这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从一个毫不知世事的生命,在跌落掉地的那一刻起,因为身体组织细胞的不完整,所以在后续的成长发育过程里,没有办法给予肢体它所需要的足够的营养,导致手臂、肢体、四肢的残缺。也正是因为肢体从始至终的无力感,它没有办法自己自由挪动,肌肉记忆,大脑皮层没有一个深刻的感知感。这样,即使是在沉睡的睡梦中,梦境里也不会蹦发出身体从未体会过的感知记忆!

所以在我的梦里,我也从来没有梦到过自己能走路会是什么样子。

记得小时候,我的力气一直很小,只能静静的坐着,双脚踏在原地,坐的时间久了,想去慢慢的挪动一下脚,也必须依靠手臂的力量来协助。可是,其他人如果站在一旁远远地看去,却不会察觉到我与其它小孩有什么不同的。不过是一个打扮的干干净净,穿着漂亮的小女孩儿一直很安静,却不知为何她只是静静地坐着。他们不会看出来,我是一个身有残疾,一个患有重症疾病的孩子。

当然,我的童年在妈妈悉心的照料下,在家人和亲友的疼爱保护下,我也是无比温暖快乐的。即使不能站立,不能走,即便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随意自由地蹦蹦跳跳,我依然没有感觉到自己会和其他的人有所不同。每当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时,看到同龄的伙伴自由自在快乐地玩耍,我就会在一旁开心的微笑,为他们鼓掌。我习惯了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嬉笑玩乐,互相打闹玩耍的模样,陪着他们一起欢笑,这可以使我感受到欢乐,获得快乐。

有可能从始至终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吧,是一个只能在一旁一直微笑,为他人叫好的人。因为没有参与,没有了比较,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自卑感。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人总会长大的。随之而来的是我身体变形的程度一点点加重,身体四肢的骨骼、肌肉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停留在了童年,没有继续发育。双腿后背的变形、萎缩,一点点将我的身体萎缩得好似一张弓。病情的加重,使我坐起来也变得很吃力,我的生活完全都得依靠妈妈来照料!

不能再随意的坐在椅子板凳上了,我呆在房间里的时间慢慢变得越来越多,更多时候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在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又或者自己还能再做些什么的时候,意志十分消沉,却通过网络结识了几位和我一样,从小患罕见病的朋友们。看着她们和我一样,可是却将自己的人生过得很不错,通过他们的故事让我明白了,人其实是有很多种活法的,可以痛苦的活着,自暴自弃的活着,也可以面带微笑勇敢地活着。而现在网络通讯的便利,人们文化程度的提高,也使得大家更具有包容心。而且生活状态也和以往有着大大的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能把一生的命运捆绑寄托在土地上。祖祖辈辈一生也只有毫无保留的在泥土里挥洒汗水,人们才能够过上衣食无忧生活。

而现在网络的便利,使得即使是你坐在家里也可以在淘宝上自己开店,可以通过网络销售来成交订单,去获得一份自己的劳动成果。在信息发展极速的现在,生活状态的改变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我一直很想和认识的那几位残疾好友一样,把自己的故事通过文字书写的方式分享给其他人。如果有一天可以印刷出书,这将是我最终的梦想。

时光一晃几年过去了,这几年里我获得了很多,拥有了自信,感觉自己的生命也可以成为独立的一份子了。也就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我亲眼目睹着发生在残友身边的事,她们的生活在一点一滴的改变!

沁心姐:一个患有罕见病————渐冻症的女孩儿。从小她与我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一台收音机陪伴着她长大。家人用自行车轮胎,为她做了第一辆轮椅。她曾经在收音机电台投稿,自己在网上找兼职,并且还大胆的在电视台登记征婚信息。她也是万分幸运的,她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位,愿意陪伴她一生的爱人。他们二人结婚蜜月旅行,两个人,一辆面包车,两个人互相陪伴,走走停停。

从头到尾,一路走来,她的故事一直在鼓舞着我。时间久了,通过网络,我也认识了很多类似她这样的病友。同样是患有罕见病,身体重度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生活中所有的饮食起居都需要他人来照顾。只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从未放弃过希望,只因为他们在努力地面对生活。他们和其他健康的人一样,过上了属于自己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

有一段时间,我也曾大胆的设想着,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是否也能像他们一样。可以精神独立,经济独立,能够和他人一起创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想到这里,我的心忽然跳动的很快,然而那一刻我却并不觉得这一切是在痴人说梦,因为我亲眼目睹了很多相似的真人真事。我很明白这一切是需要缘分的,更重要的是它需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困难与艰辛!

可是我还是为自己能有这样大胆的想法而感到激动,随后我还以很婉转的方式跟妈妈谈起了这个想法。妈妈一边听着一边感觉,我就是在那疯言疯语呢。刚开始时,我也想过,要不要也效仿沁心姐那样到网上发个征婚信息。然而正当我抱着十足的勇气,激动的拿起手机时,看着手机键盘上密密麻麻的拼音字母,我却不知道要用它们拼写出怎样的字符了。征婚信息是应该先写自己的年龄和性别吗?可是我除了性别是女,剩下的好像也只有年龄了,那么接下来呢?我竟然不知道该要怎么样去介绍自己了,更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点值得写上去!

也正在这个时候,妈妈却接到一个我们万万都没有想到的电话。隔壁村的一位邻家朋友打来电话说,有一个男孩儿她想要介绍给我妹妹。让妈妈去她家里面,两个人当面好好的来说一下这件事情。接到这样的电话时,当时真的是有一种突如其来,甚至觉得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感觉。因为在此以前,或者说在我向妈妈提起婚姻这件事情之前,爸爸妈妈他们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我和妹妹去嫁人的,只想过要将我们两托付给其他人来照顾。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像他们那样的对我们姐妹俩好,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心甘情愿的来承担照顾我们俩的这份责任。

所以当朋友约妈妈下午到家里去见面,去谈那个所谓的给妹妹介绍的人家时。去的时候,妈妈依旧是云里雾里的心里没底,神志恍恍惚惚去的。妈妈在去邻居家之前,她和平常一样先是细心的抱着我们两个去上厕所,再一个一个的将我们姐妹安顿好了。因为她必须要确保我们坐着的姿势足够舒服,这样才好坚持到她回来的时候。旁边是妈妈给我们放好的要喝的水,然后还特意帮我在手肘下与身子周围垫好垫子,以防她走的时间久了,我的身子倾斜坐不稳摔倒了!

安顿好了一切,妈妈这才安心的出门了。妈妈走了以后我一个人静静的在想,甚至心里不知不觉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开心。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真的开眼了啊,当我预想着一件事情的时候,它竟然就真的这样突如其来的发生了。如果说,如果说这是命运的安排给我们的一个惊喜,是冥冥中的一份缘分。如果对方已经在介绍人的口中,他已经在朋友描述中多多少少的了解到了一些我们姐妹从小的身体情况。然而他还是愿意来促成此事,也许,可能这桩婚事十之八九真的就是天意呢。

我甚至已经开始在浮想联翩了,已经在开始想象了。如果妹妹,她也可以和其他的残疾朋友们一样,以后能有一个真心实意对待自己的爱人,愿意不厌其烦日复一日的照料她的日常生活。那么她们两个人的生活,其实也不需要过得很富有,但却可以不争不吵的互相陪着对方,只要能够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就好。其实对于我们真的也不奢求太多,当然了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算不算是奢望呢。

人都说:想象总是美好的,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啊。正因为我们还有梦想,因为还有愿望,才会去憧憬未来的日子啊!

你说:对不?

傍晚妈妈从邻居家回来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看不出一丝丝情绪来,看不出她是开心,还是在担忧。我有点紧张,且小心翼翼地问妈妈,问她谈的怎么样啊?有没有没问那个人是怎么知道我们两个的(我和妹妹平时都很少出门的,他是怎么知道我们,怎么想起找媒人给我们说媒的呢?)

妈妈说:邻村的那个朋友,她在市里面有房子。那个男孩儿的爸爸是在小区看大门的,偶尔和朋友聊天时无意中谈起来的。男孩的父亲聊起,他们家的孩子已经30多岁了,还没有娶到媳妇呢。原因其实也是因为孩子本身有一些缺陷。两个人聊着聊着,结果就提到了我和妹妹,朋友想来也是出于好意,就想着她来帮忙说着试试看。

不管怎么说:朋友她站在一个旁观者角度,从一个很客观的角度上来看。我们家,一个家里面有两个身患残疾的孩子,而且年龄都不小了。作为她们的父母,更是一把年纪了,爸爸妈妈马上要进入不惑之年了。父母都老了,都需要有人来照顾了,何况以后谁又来照顾我们啊?不管是情不情愿,父母都不可能永远陪着孩子!

朋友一直这样的劝说着妈妈。慢慢的妈妈的思想也妥协了,说那就见见吧。咱们的孩子,反正也就是这个样子的,生活上不能自理,什么都需要人来照顾。如果对方真的是真心实意的,咱们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要求,只要他能对孩子好就行了。

也就这样的在朋友和媒人的说和下,男孩有了妹妹的手机号,随后加了妹妹的微信。当时男孩还在山西打工,因为不会使用微信在别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发来了一张自己的照片。(之前媒人就一直反复的说,他比较实诚,人比较“碍”,就是人老实,不太会说话)。

然而他第一次发过来的自己的照片,乍看上去真的叫人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啊。头发稀疏到没剩下几根了,脸上的皮肤像是打了芽已经不再新鲜的老芋头。这哪是媒人介绍的30多岁呀,完全就是一个40到50岁的老头吗。衣服穿的很破烂,他的那副样子真的是任凭你怎么样想,让你也没办法想象的到,未来自己的另一半,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媒人依然还是说:他在工地上打工,人靠衣装马靠鞍,那人就是太老实了,也不知道照相的时候,先打扮打扮自己才会是那个样子。

我们也只好无言以对了,这就是给妹妹介绍的对象,初次给我们的印象。时间大概过去了一个多月吧,清明节到了,他回来祭祖,从山西回老家了。媒人说:安排着让两个人见一下面,我们家人意见一直很简单,说那见就见吧,也没什么,见见面也好,我们也不能光靠一张照片就鉴定一个人的好坏吗。

就这样他们约好了第一次相亲见面的时间。记得妈妈带着妹妹去见面的那天,天空正好下着大雪,妹妹坐着电动轮椅,脚上和手上,妈妈通通为她贴上了温暖宝,就是这样她依然担心着,不知道能不能自己将轮椅开着去了。妈妈和妹妹她们收拾好撑着伞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一直很担心。因为我想象不出要和那样的一个人,见了面,坐下来面对着面又该说些什么?

看着窗外一片片飘落着的鹅毛大雪,我的思绪仿佛被这皑皑的白雪凝固住了一样。我在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可是想一想这现实何止是骨感啊,简直就是残酷。

下午妹妹和妈妈去,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左右她们就回来了,这一点有些出乎意料。回来我急忙问是没见到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妈妈说见到了,我忙接着又问怎么样?妈妈说你让杨欢说吧,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呢。我连忙又问妹妹:到底怎么样啊?是和照片上的长的一样吗?妹妹苦笑着说,照片本来就是本人照的,人不和照片上的一样还能是什么样!

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泄了气,也没有什么想要继续问下去的冲动了。因为我实在无法难以去想象,要让妹妹和一个快50岁的老头去生活,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画面?

然而接下来,妹妹却不慌不忙的说,他来的时候戴着假发。媒人一直强调说,他人比较老实,不太会说话,可是人碍(老实)跟智商有问题,完全是两码事吧。他就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不吭声,你跟他说话,说了两三句,他感觉就象是没听到一样,或者就点点头!

然而他的父母看起来很严谨。妹妹说,当时她去的时候,腿上盖着毯子。见了面,他们二话没说,主动的先是揭开了毯子,用手摸索着,在她的腿上来回捏着,上下打量着,看看腿是不是有问题?

西安市最专业羊角风医院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比较好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