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山水】国土斗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54:29
大清早,柳关镇的党委书记侯卫国刚到办公室,党政办公室的小夏就跑进来向他报告:“书记!不好了!侯副镇长昨晚被人打了!今天早上派出所的柳所长打电话过来说……侯副镇长他……去世了!”“什么?”侯卫国听了,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到了地上,“你说什么?侯镇长死了?”小夏脸色煞白,紧张地点头说:“是……是的,刚才柳所长打电话来说……他说……侯副镇长昨晚在回宿舍的路上被人打了,今天清早才被清洁工发现,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侯卫国听了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心里一阵凄凉。   这个侯副镇长叫侯小亮,是他几百年前的亲戚,不是本县人,是前几年全区招考来的选调生。先是在其它乡镇任职,才不到四年时间,就因为参加全县的“广推优选”脱颖而出,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胜出,被委任为柳关镇的副镇长。柳关镇是柳城县的县城所在地,也是柳城县的边缘和郊区,因此柳关镇的治安等问题特别严重。   近年,柳关镇最头疼的事情却是私人非法建房的问题。虽然柳关镇历届政府都严厉打击,但是收效甚微,这其中原因很多,但最主要原因还是镇里分管的领导多是本地人,对本地人下不了手,因此私人房子越建越多。最直接的影响是,不仅柳关镇的居民自己建房,居民还私自把自家的耕地和旱地卖给外地人建房子。因为这件事情,这几年柳关镇年年被领导批评,年年考核不合格,侯卫国这个党委书记日子也不好过,一直停留在原来的位子上。甚至传说县里要动他的风声,吓得他年年去打点,每年着实破费了不少。   但这个局面自从侯小亮被选派到柳关镇之后,就从此改变了,侯卫国让他分管众人最不愿意管、最难啃的国土和计生工作。这个侯小亮果然不负他的厚望,雷厉风行,每次亲自上阵,两年多来,他组织人马拆除了一大批违章建筑。柳关镇去年也因此获得了县里的嘉奖,侯小亮也因此获得全市国土部门颁发的先进个人。就在前几天,侯小亮还亲自带领一批人拆除了一个顽固建房的钉子户,侯卫国正想找他谈话,好好鼓励一番,没想到今天就听说他被人打死了。   小夏看见这消息吓傻了书记,低声道:“书记,柳所长问您要不要过去一下,侯副镇长的那个……还放在医院的太平房里呢!”侯卫国听了这才回过神来,他一挥手道:“叫司机开车过来!”小夏听了,赶紧出去了。   坐在车上,侯卫国还在想着侯小亮的事情,心想:谁会如此大胆,敢对一个国家干部下毒手?他还没回过神来,司机已经提醒他到医院了。侯卫国下车直接奔向医院的太平房,镇长黄宁和镇里的几个副职已经等在太平房外面了,包括派出所的柳所长和县公安局的人。众人看见他到了,纷纷迎上来,低声道:“书记,您来了。”侯卫国点点头。他问柳所长:“案情怎么样?有线索吗?”柳所长听了为难地说:“县公安局的同志正在开展调查取证,由于被发现的现场已经被破坏得很严重,除了发现一块带血的石头之外,暂时还没有发现其它线索。”侯卫国听了眼前一亮,说:“既然现场留下了作案的石头,凶手肯定会留下指纹,他跑不掉!”柳所长听了抬头看了侯卫国一眼,低声道:“可是……刚才县公安局的技术人员说,凶手很狡猾,是戴手套扔的石头,石头上暂时还没发现指纹。”侯卫国听了心中一惊,“好狡猾凶残的凶手!一击中要害,不留下丝毫痕迹!”但他随着反应了过来,问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吗?”柳所长说:“可能要等一会儿,县公安局的法医正在里面调查取证。”   侯卫国听了,又问身边的镇长黄宁:“小亮的家人通知了吗?”镇长黄宁点头说:“我已经叫我的司机去接家属了。”侯卫国听了点点头,说:“很好,镇长啊……安抚家属的工作就全拜托你了。”   侯卫国对这个黄镇长不“感冒”,虽然同殿为臣,可是这个镇长软弱,胆小怕事,因此侯卫国的工作很不好做。可是这个黄镇长的后台硬得很,以前是某位县领导的秘书,现在这个县领导正炙手可热,他不敢太得罪这个镇长。但他最看不惯这类秘书型的书呆子领导,一来仗着以前整天跟着领导,副科转正科,然后直接一步到位做乡镇的一二把手,常常仗势欺人。二来这类领导智商太高,心计重,不好控制,甚至会算计上司,在背后来阴的一手。就因为这样,所以这黄镇长表面上对自己很恭敬,其实干活不太卖力,镇里很多工作因此开展不顺利,侯卫国知道他是巴望自己早点离开这个岗位,他好上台做一把手。   而侯卫国不同,他是一步一个脚印在乡下干了20多年,转了几个乡镇才混到了今天的位置,因此,他对大胆果断的侯小亮很欣赏,甚至打算将来推荐他来接替黄镇长的位置。   侯卫国在太平房外站了一会儿,他看见太平房里丝毫没有动静,估计要等很久,左右也是等,于是他顺便问身边的柳所长:“侯镇长是在哪里遇害的?带我去看看。”柳所长听了点点头,众人听了也跟着侯卫国一起涌向遇害现场。几辆车子很快到了侯小亮遇害的现场,这是柳关镇的一条小巷,叫平安巷,平时有些偏僻,晚上人就更少,但这条小巷是镇政府宿舍区最近的道路,从这条小巷过去仅10多分钟,而走新修的道路要半个小时。现场已经被封锁,一个警察站在旁边维护现场,附近站了不少观望的群众,指指点点在议论。   侯卫国等人到现场查看的时候,群众又围了不少人过来。侯卫国查看了一会儿,他很后悔没有把这条小巷的后门封起来,如果不走这条道路,自己这个得力助手就不会丧命了。正当侯卫国等人在查看现场的时候,远处人群里一个人突然大声道:“老天开眼啦!真是恶有恶报啊!看那些当官的以后还敢欺负我们老百姓,真是报应咧!”侯卫国听了这指桑骂槐的咒骂,顿时火了,他猛地抬头盯着人群,厉声喝道:“谁在这里胡言乱语?站出来!”   人群里看见他朝这边大声训斥,骚动了一会儿,一个70多岁老头站了出来。他朝侯卫国道:“我诅咒那些拆我家房子的人,怎样?我骂人也犯法吗?犯法的话你们就抓我去坐牢啊?反正我活了这把年纪,房子没了,也活够了!”侯卫国瞪了一下眼前这个老头,脑子里飞快地在想此人是谁。他身边的一个副职赶紧低声告诉他:“书记,此人是马屯组的侯老六,他前几年私自建房,没有经过县国土部门的批复,去年镇里组织人拆了。”侯卫国听了竟然是自己的本家人,便大胆了几分,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老叔,你家未经政府批准,就私自非法建房,不处罚已经是够宽大处理了,你居然还在这里造谣是非!煽动闹事!光这一条就足够抓你坐牢了!”   那老头站直身子骂道:“你们这些当官的都不是人!光知道欺负老百姓,拆老百姓的房子!你们还是毛主席的队伍吗?你们是国民党!你们是土匪!”侯卫国听了顿时火气上来了,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道理你懂吧?土地每一寸都是国家的,只是承包给你们耕种,你们未经国家政府批准,私自建房怎么不违法?这等于不经过别人同意就占有别人的财产,这种行为难道也是合法的吗?”侯卫国的话刚落,围观人群中便有几个大胆的年轻人站了出来。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骂道:“谁说我家的房子没有申请?我打了三年的报告请求建房郑州治癫痫的医院是哪个子,年年跑你们镇政府和国土部门,可是年年你们都说……我们马屯组不准建房子!可是你们眼瞎了吗?我们老百姓的房子不批准建,可是旁边的锦江花园、华丰小区呢?这两年起了一栋又一栋,你们怎么不去拆他们的房子?为什么那些开发商你们能批准他们建房子,而我们老百姓却不能建房子?你说啊?”   早几年,由于柳城行政区域划分的重新确定,县城未来的中心城区已经把马屯组等几个村屯列入了柳城县城未来的规划建设,马屯组是一级规划控制区,因此县里早有文件停止私人宅基地审批建房,也不允许旧房翻建和改建。侯卫国正想解释,一个村民骂道:“这还用解释吗?开发商有钱给他们咧!开发商看中哪一块田地,他们就去征收哪块田,拆哪家的房子,把老百姓赶得远远的!你看华丰屯的黄大浪他们,被迁移到孟家屯,来县城都一个多小时咧!你们政府到底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还是为房地产商服务的?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你们口口声声说县里不批准建房,可是那些开发商为什么就可以建房子?你们政府是开发商的走狗!串通坑害咱们老百姓!”人群中另外一个年轻骂道。   “拿老百姓的田地和开发商一起建房子卖,空手套白狼!你们政府和开发商还真会做生意咧!”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又骂了一句。   这侯老六一带头闹事,围观的人就越来越多,开骂的人也越来越多。侯卫国一看这架势,自己势力单薄,一张嘴难敌众口。他转身狠狠地盯着身后的众人,但那几个副职都低着头装作没听见。   这时候,侯卫国旁边的黄宁镇长站了出来,说:“大家别激动,你们的心情我理解,可是我们执行的是县里的政策,我们也没办法啊!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到镇政府反映,散了吧!别围在这里妨碍公安机关调查取证!”   镇长黄宁站出来本想替侯卫国解围,没想到侯老六朝他道:“黄镇长,你也是隔壁村的人,咱们也算是乡里乡亲的了,你说说看……我们全家积攒了大半辈子的钱,好不容易才盖起那两层半的楼房。现在你们一天功夫全部推平了,现在我媳妇也气跑了,我那老屋破得像牛栏,能住人吗?你说我们全家还有什么奔头啊?”   镇长黄宁愣了一会儿,说:“老叔,这你也别怪我,当初你建房的时候,我就去过了多次劝你别建,可是你不听!现在好了……房子被县里组织的执法队拆了,我当初说得没错吧?”   身材魁梧的男人听了大声道:“黄镇长,你这话还有点人话吗?当初我找了你们三年,你们都不批准建,而我住的那个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祖上的泥瓦房,都差不多崩塌了,一刮风下雨就吓得我媳妇躲到隔壁黄大妈家住,你说我们不建房子还能活吗?”   镇长黄宁朝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道:“侯四,我当时三番五次明确告诉过你这房子不能建,要你耐心等候,或者等建设局、国土局联合审批,拆掉原来的危房,在原来的宅地基上翻修成新房子,只要不超过老房子原有的高度和原有的面积,就不属于违法建设,可是你硬是霸王上弓在旁边的菜地里建。当初你建房子的时候,我到过不下十次甘肃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叫你别建,你硬是不听,反而还动手说要打我,这些左邻右舍都看见得。当初你自己也放话说……将来拆了不关我事,现在房子被拆了,你却拿镇政府来出气!房子不是我们拆的,是县里执法队拆的!马屯组是县城新开发区建设的重点,县里自然会统一考虑安排你们建房的宅基地,你们私自建房县里肯定是要拆的,这能怪谁?”   那身材魁梧的男人听了气愤地道:“黄镇长,你们这是忽悠我们老百姓!等待统一安排建房?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五年还是十年?恐怕还没等到分配土地给我家建房,我们全家都被压死了……再说你让我们拆旧房子在原地建,我们住哪里?何况我们家那点巴掌大的房子,翻新够住吗?儿子和女儿都比我还高半截了,难道还和爹妈共住一间房?再说呢……即使你们给我们土地建房子,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离县城这么近,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像黄大浪一样赶到孟家屯去?而让开发商来建房子高价卖给外来人啊?你们这不是明明利用职权欺负咱们老百姓?”   镇长黄宁听了发火道:“县里不是给了华丰屯他们每户二十几万的补偿款吗?他们不愿意搬迁到孟家屯的话,可以买一块地自己建房子啊!”   那叫侯四的男人冷笑道:“你说得倒轻松!华丰小区开发商那些土地五千多元一平方米,二十几万只够买一块地皮!再说按县里的标准来起房子,一栋楼要四五十万元,我们老百姓去哪里找这么多钱来起房子?你们这不是制定政策来欺负穷人?再说这些土地原本是华丰屯村民的,卖给开发商才两万五千多元一亩,而他们只是轻松推平一下土地,转手卖给我们和外地人就是每亩300多万元一亩,这凭什么啊?”   镇长黄宁一时也说不过他,火道:“你别把这事情扯远了!这些都是县里城市开发区管委会的事情,我们镇政府无权插手开发区的事情。当初你建房子的时候,我是劝过你的,我问心无愧!”   那叫侯老六的老头上前指着黄宁道:“黄镇长,县里来拆我家的房子,就有你们镇政府的人,我不信你不知道?你知道我家的难处,为什么不帮我们说说好话、求求情?当年我和你爹也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我们一起扛枪到越南打过美国佬,我是为国家作过贡献的!只是当年你爹负伤了,立了三等功,回来后招干成了国家干部,而我们这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些不负伤的老兵只好回家种田。可是我们也是枪林弹雨走过来的,你回去问你爹是不是?要不是我们这些战友把你爹扛下火线抢救,今天还有你吗?我是为国家作过贡献的老兵,难道连起一间房子都不准?毛主席他老人家还在的话,绝对不会允许你们这样胡来!不给老百姓建房子,却让开发商建房子拿来卖钱!”   “老叔,当初我跟你讲过很多次了,这是国影响小儿癫痫的遗传因素有哪些家和县里规定的土地政策,我们也没办法!你当初如果听我劝告……听侯县国土局批复拆旧房翻新成新房,就不会有事了。可是你们和侯四都不听我的!我想帮你也没办法啊,这是政策问题!政策是不讲人情的!”面对侯老六一家,他既同情又为他们的愚蠢感到好笑,只好一个劲地解释。 共 1023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