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春秋】老母亲,游子心中的挂牵(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42:29

当载着我的车子刚到家门口,还没下车,透过车窗玻璃看见母亲孤零零地坐在马路对面一户人家大门前。尽管穿着棉衣棉裤仍难以掩饰母亲消瘦的身躯。座椅旁斜靠着母亲用了多年的拐杖,身后是这家人家朱红色的铁大门,鲜艳夺目厚重雄伟。

我急忙下了车,顾不上拿车上的行李,径直朝母亲走去。母亲微微低垂着头,目光安详面容沉静,不知她是在享受初春阳光的温暖,还是沉浸在某件往事的回忆里,对离她几米远停下来的车子,对从车上下来的我没有丝毫反应……

“妈——”知道母亲耳背,我有意提高了嗓门,母亲依然没有反应。直到我走到眼前,手搭在母亲肩膀对着耳朵大叫一声,母亲才将头缓缓抬起来。

“哦,是老二,你咋不吭气就回来了!”母亲有些激动,顺手拾起旁边的拐杖挣扎着要站起来。我赶忙伸出双手把母亲搀扶起来,从我用力程度能感觉到母亲双腿很是乏力。我索性蹲下身子把母亲背起来。一年前回家时,母亲还拄着拐杖去几百米外的人家和一帮老头老太打麻将取乐,仅仅过了一年半光景,母亲身体就糟糕到如此地步!

所谓家,准确讲是小弟的家。母亲一生要强,不愿连累儿女。九七年父亲去世后,小弟也盖了新房从老屋搬了出来。多年来母亲一个人在老屋单过着,倒是感觉自由自在甚是惬意。但近两年,随着母亲年龄越来越大身体机能也每况愈下,甚至于连每天两顿饭都难以自理。这样才被小弟强行接过去。几年来,我们在外几个只要回家,回的就是小弟的家。老屋仅仅成了一个名字一个现实的摆设。

初春的屋子依然有些寒冷,说话都能看到白色哈气。母亲乏力怕冷,一进屋就要我背着直接上炕躺进被窝。小弟常年在市里干活,家里只有弟媳和已上大学放寒假的侄儿。弟媳告诉我:春节前从大姐家接母亲回来,两腿无力不能行走一直躺在炕上下不来,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也多亏了放假的侄儿,这一个月都是侄儿不分昼夜在照顾母亲的一切,细心有加不嫌不弃。遇到好天气,侄儿就背着母亲去外面晒晒太阳。

明天侄儿就要返校,给我讲了许多有关母亲的“奇闻异事”:晚上睡觉不让关灯,不让拉窗帘,不让关房门,有时候睡到半夜还要吃要喝;希望身边每时每刻有人陪着,离开一会儿就喊叫着……无法想象母亲的这些反常现象让一个九零后的孩子承受是多么的不容易。真是难为了侄儿!

今晚起我将担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我真希望这二十天的假能使母亲的症状出现奇迹。每天按时照料母亲服用我带回的药和补品。只要天晴,中午太阳暖和些,就强迫母亲起床搀扶着到外面晒晒太阳走走路,哪怕只走几步、在屋外呆一个小时,为的是让母亲双腿得到适当锻炼。开始几天,需要我费力地搀扶着才能走出大门外,几天后,我只需要一只手轻轻搀扶着。再后来母亲自己能一手提着凳子一手拄着拐杖走到大门外晒太阳了。开始几天,母亲因患多年气管炎,整天喉咙发出像风箱一样的呼呼声。几天后呼呼声近乎没有了,以至于半夜醒来还以为母亲“过去”了,慌忙伸出手试着母亲均匀的鼻息才得以放下心来。开始几天,母亲饭量很少,慢慢的饭量正常了(早饭一袋奶子两个包子,午饭一大碗汤饭,晚上还要吃几片饼干)。有了饭量就有了力量。看着母亲短短十余天如此大的变化,我倍感欣慰。姐姐弟弟看到母亲短短几天的变化如此之大,很是诧异地说:看前一阵病怏怏的光景,谁能想到老妈还能这样欢实。

因为母亲每况愈下的身体,这几年每年单位给的年假都用来回老家陪伴母亲,自二十一岁离开家,三十多年了我深知亏欠母亲的太多太多。很多的无奈使得我对母亲做不了太多。

如果上苍能用我的身体换回母亲的健康,我一定义无反顾义不容辞!

其实,母亲除了困扰了她一生的气管炎,没有什么大病。母亲一生吃素,老年人常有的“三高”没有一个与母亲沾边。八十五岁了还满口牙,闲了就喜欢拿块晒干的馍片嘎嘣嘎嘣地嚼。冬天气管炎发作就在村里医生那里打一些劣质消炎药,而很多药在城里早些年已淘汰了,在农村却还有广泛市场。实在严重就去市里大医院住几天,这两年几乎每年冬天都要住几天院。母亲服了我带回的气管炎药和营养药,效果非常明显。我要带她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她说老毛病死活不去。

病好了,精神也大为改变,整天给我有一搭没一搭的絮叨着一些陈年往事:

“你婆在炕上躺了半年死了,那时还没有你。那是刚入社第二年,多亏我硬挡住没有让你大把全部粮食交公,家里来了那么多来吊丧的亲戚,从食堂领回的面根本不够吃,没有交完的那些粮食紧要处排上用场!”

说罢,母亲对她的远见露出了得意神情。

“咱村某某他大,前些年就死了。那人心眼特坏,在食堂做饭,遇到关系好的,一勺搂下去全是稠的,关系不好的就给打稀的。要是自家亲戚不但搂稠的,还把勺子一转,你可别看那一转,一转勺勺把上挂着的面条全掉碗里了,勺把上挂的面条比打的还多……”我敬佩母亲的记忆,她把那些情节记得尤为清晰!

一忽儿话题转到哥哥身上:

“你哥在崇宁上学时,家里没有粮食蒸馍,就蒸一锅苜蓿麦饭,用笼提到学校当饭吃。就是苜蓿麦饭也不是经常有,有几次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可带,还去你舅家拿馍……”

“到你上学那会儿——”说到上学,母亲把话题有转到我身上。

“那会儿家里卖坨坨馍,剩下黑面麸皮自己吃。有时候还是断顿,有一次没有黑面蒸馍,我看快到星期六了,星期六你可要回家取馍呀!咋办呢,我赶紧把笼里剩下了二十几个馍给你汰(藏)起来;要不早就被其他人几个吃光了。可二十几个馍也不够你一星期吃呀。最后还是从你海海婶家接借了十几个馍,给你凑够四十个……。”

这件事我已不记得,只记得那时候家里每星期只供我四十个馍,每天我都计划着吃。到了星期六下午还是饿着肚子回家的。

“到了老四上高中那会儿就好多了——”母亲又把话题转到小弟。

“土地下户了,粮食吃不完。老四带的全是白馍,还用葱花垫成卷卷。哪像你和你哥上学那会儿,带的黑面加麸皮蒸的馍,面糟得揉不到一块,只能用手捏成疙瘩蒸……”

“哎——”母亲长叹一声:“那时候农业社把人害扎了,现在人养的狗比那时人吃的都好!”

……

贫穷贯穿了母亲大半个人生,对贫穷的记忆母亲尤为深刻!

母亲似乎打开了记忆大门,每天不知疲倦地给我讲述着讲述着,说到她小时候娘家富足的生活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说到已经作古的舅舅姨姨母亲眼里充满泪花……有时候说着说着突然埋怨起我们兄弟几个离家太远,她不能经常见到。当我要带她去我们三弟兄工作的塞外时,她说到那里又想家里的儿女。埋怨几个姐姐对她不够关心,其实三个姐姐每隔一星期就轮流看望。埋怨小弟媳妇晚上不和她睡在火炕上……。

母亲真的老了。孤独、寂寞在母亲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我理解母亲,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每晚睡在一面莫大的炕上,面对白色的墙面白色的灯光。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倾听没有人交流,时间一长,连周围空气都会凝固。孤独寂寞甚至恐惧感会不自然地在心里萌生。

人,无论男女老幼,生活质量不只有充裕的物资,精神上的需求尤为重要。母亲目不识丁,一生与书无缘。年轻时为生计忙碌,无暇寂寞。现在老了,排遣寂寞的唯一办法就是有人陪伴有人倾听,这已成母亲的精神依赖,而这样的人也只有她的儿女。外人听多了会感觉像祥林嫂诉说“阿毛”一样的乏味;只有自己儿女不会也不该有这样感觉。但问题的症结就在此:儿女都有各自的家有自己的事做,谁也不可能成年累月时刻陪伴母亲。这成了母亲偶有的埋怨,也成了儿女们心中难以释怀的痛楚……

湖北的专业羊癫疯医院是哪家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好?为什么儿童患癫痫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最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