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西风】孩子的天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18:34
无破坏:无 阅读:1096发表时间:2015-10-25 11:27:55 上小学前,我跟随母亲住在工会幼儿园。妈妈是主任,也是幼儿园的医生。    工会幼儿园是机关幼儿园的前身,幼儿园里的孩子大多是机关干部子女,老师叫做“保育员”,清一色的女人。   妈妈的宿舍不大,家具也很简陋。靠近窗的桌子上是她的医疗器械 ,再就是一张床和床边的桌子了。跟在妈妈身边,我享受到比弟弟妹妹们更多的母爱。虽然那时没有什么好的吃喝,但白面馍馍能够经常吃到,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   晚上,我躺在床的里边,妈妈就着灯光看书,她会给我一块烤得黄脆的馍片,妈妈看着书,不时溺爱地看看“咯嘣咯嘣”啃馍片的我。   馍片吃完,困意来袭,我坠入睡梦。我梦见一个黑色的小妖精在我眼前飞舞,然后用力地啄我的鼻子眼睛,似醒非醒之间,我感觉到真的有什么东西停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一个黑影“嗖”地窜出去。我吓得一声喊,紧紧抱住妈妈。妈妈拍着我说:“不怕不怕,是老鼠来吃你这个小馋猫撒下的馍馍屑。”   原来,我吃烤馍片撒下许多碎屑,妈妈因为看书倚靠的枕头很高,饥饿胆大的老鼠便从妈妈脖子下的空隙钻到里面寻吃馍屑。好恐怖哦。我不敢再睡,妈妈把我挪到她的外面,躺在她的怀里,我这才安心睡去。   我不属于幼儿园任何一个班,我可以随时去任何一个班,当然,要在他们下课的时候。那时候,保育员教给孩子们的知识很少,也就是带着他们玩儿,把孩子们圈住不出事就好。所以,孩子们的任务除了玩还是玩。   我们在教室房后寻找墙上的蜗牛,那种旱蜗牛的外壳是圆圆扁平的,有着一圈圈的螺纹。蜗牛伸出小小的顶着触角的脑袋,用它有着吸盘的肉足一伸一缩在墙上“赶路”,在它们爬过的地方,留下一条水渍,经风吹干后成了一条白线。   我们看着蜗牛爬行,拍着手喊:“蜗牛蜗牛爬墙头,花大姐,来牵牛。”或者从很高的地方把它摘下来,放在墙根,让它们重新上去。   有时,会在墙上看到一条壁虎,我们叫它“马舌子”,有孩子说,“马舌子”是蛇的外甥,不能打死它,有个男孩子不相信,拾起半截砖头砸死了壁虎,那只壁虎本来就扁扁的身子被砸得更扁,嘴巴大张开,露出粉红色的口腔。   说壁虎是外甥的孩子骇怕得连连后退说:“不得了了,你敢打死马舌子,它舅舅夜里会来咬死你。”那个砸了壁虎的孩子刚刚还是一副豪杰相,一霎间成了狗熊,哭哭咧咧地追问怎么办,先前那个孩子说:“那只有做个马舌子的替身来给你挡灾了。”他在菜地边找了一块粘土,让孩子们每人在泥土上吐一口唾沫,然后将湿润的粘土捏成长条按扁,吩咐那个砸壁虎的男孩子张嘴去咬一口,说是这样便可瞒过马舌子的舅舅,不再来报复了。这一场仪式,孩子们做得认真,煞有介事,小小的脑袋里是一片虔诚。直到长大些,想想那时候的事,才知道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夏天晚上,孩子们睡觉的地方是一个大礼堂,一张张小床摆成几排,中间是通道。保育员们看着孩子们睡下,盖好被子,礼堂里点着几盏光线很暗的玻璃罩马灯。然后保育员们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摇动手里的蒲扇,扇风纳凉,驱赶蚊虫。院子里,点着几堆半干的草,浓浓的烟雾迫使蚊子飞躲得远远的。   我喜欢在晚上到礼堂门口,听那些女人们东拉西扯地讲一些我半懂不懂的闲话,有些还是很好听的。那时的女人们没有时髦的衣服可以攀比炫耀,她们能够比的是身上的物件。有一次,她们比谁的奶子大,一个小脚女人捞起她那雪白的丰乳,炫耀自己的最大这癫痫病发作时没有意识怎么办时候,一团火从她们的椅子下滚出,一直滚到院子南墙角消失了。女人们像被黄鼠狼惊吓了的老母鸡,“叽叽咯咯”乱了好半晌,说是鬼火。许多年后,我确认那次看到的的确是磷火,那片地场曾经是一个乱葬岗,底下的死人不会少,夜晚出现磷火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那时候的人很迷信,知道这片地是坟场改造,总唠叨着不吉利。不久的一件事似乎更印证了她们这种想法。   保育员中有个姑娘,长得很漂亮,扎着两条又黑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她姓沙,待孩子们很和气,不像那几个小脚没文化的老女人,总是瞪着两只眼珠武汉癫痫诊疗基地子训斥人。沙老师说话揉揉轻轻的,笑起来腮边两个深深的小酒窝。沙老师对我尤其好,有一次,我甚至晚上睡在她的宿舍呢。   可是,有一天早上起来,院子里站满了人,有人说,沙老师夜里死了。那时我刚刚懂得什么叫“死”,我知道人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了。我很难过,这么漂亮又善良的人,怎么该死呢?没人说得出她怎么死了,因为她前一天直到晚上睡下都好好儿的,毫无异象,肯定不是寻思,那么便是急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羊癫疯病了。一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怪可惜的,那么好的人。   教室后面好大,有一块菜地,种着白菜萝卜,还有一些我们叫不出名字的瓜菜,菜地边长着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巴根草和一种扁扁贴着地面的草,草丛里往往藏着许多小蚂蚱,两头尖尖的体形,碧绿的颜色,人走过惊起,小蚂蚱展开白色的薄翅,飞向不远的草丛,想捉它们,必须在它的前方下手,这样它们飞起时才会正巧撞入手中。听说蚂蚱是害虫,捉到了我们从不会怜悯放生。我们一根根掰掉它们的长腿,撕去它们的翅膀,最后揪掉脑袋。蚂蚱的血是绿色的,那种颜色看上去比红色的血更肮脏恶心。   在孩子们的眼里,一切都是美好的,我们流连与墙角、菜地,院子,去发现一只蜗牛,一条蚯蚓,一朵小野花……很平常的东西,都会让我们兴奋地玩上半天。在我的记忆里,住在幼儿园的那些日子,是我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共 20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