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fqc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春秋】叶广芩:不来陕西,当不了作家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03:09
破坏: 阅读:1160发表时间:2016-11-25 19:19:03
哈尔滨癫痫病去医院看什么科ing:0px 30px;">
摘要:对话叶广芩,听她讲述创作的故事,一起分享她创作的心情。
黑龙江治疗癫痫的医院


   她说,假如不来陕西,她当不了作家。她说,黄土根基深厚,滋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陕西的作家背靠黄土,孜孜不倦汲取黄土地的营养,传播着三秦大地久远的历史和文化。
   她的笔下,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性格不同的人物,活灵活现,表达着赤诚的家国情怀,传递着家族命运和荣辱兴衰。她,就是当今中国文坛上最具有代表性的实力派女作家叶广芩。
  
   叶广芩的平易近人打动着人心
   中国(袁家村)乡村旅游高峰论坛,叶广芩作为重要嘉宾被邀请。论坛开始前一天的晚上,在大剧院门口,欣赏完舞台剧的她准备回去休息。
   在门口,她恰巧碰上了袁家村拉风箱的老大爷,66岁的张建设。
   “不知道叫你老哥合适不?你这个烟斗看起来很有趣。”叶广芩主动上前同老乡搭话,周围人按下快门,留住这珍贵的一刻。张建设老人并不知道叶广芩是谁,而在叶广芩看来,张建设老人就是老大哥,老乡就像是亲人,是老乡为她讲述着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我和同事表达出想跟她聊一聊的想法,她当即就答应下来,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丝毫顾虑,把自己住处的门牌号也告诉了我们。当时,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随后,我和同事登门拜访,她穿上外套,我们一起坐在大厅聊她的作品。冒昧打扰,我和同事深表歉意。年近70岁的叶广芩,满脸笑容,说话和和气气,一点也没有名人的架子。
   “你一点也不摆架子,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随行的人中,有人禁不住问起。“啥架子,给谁摆架子啊?你就是个普通人,只是身份是作家。大家都是平等的带有生命的人。到我这个年龄你们就知道,万物都有灵性,看到一颗草,一朵花,我都会有对生命的感悟。人生进入熟透透的阶段,万物都是有灵气的,不分高贵,也没必要给别人摆架子。”平易近人的叶广芩待人和蔼,说话也是轻声细语。
   她聊到了青木川,也聊到了《一代枭雄》。对山、对水、对大自然,对最原始的东西,对传统的人文风俗,叶广芩情有独钟。在1980年、1989年,叶广芩两次欲前往青木川都未能成行,原因均是未通车。直到2000年,叶广芩挂职周至县县委副书记时,才得以力促成行。汽车行至宁强县广平镇,没有办法前进,同行者步行到达青木川。
   青木川,一座被一部《青木川》小说复活了的古镇。《青木川》描写的是一个土匪掠夺、建设、振兴一个镇子的故事情节,后来又改编成电视剧《一代枭雄》。
   在青木川人的眼里,叶广芩就是青木川的代言人。也是青木川历史的挖掘者和播撒者。主人公魏辅堂的人生故事跌岩起伏,错综复杂,与青木川古镇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关注一个乡村,先要关注他的历史和文化。”叶广芩说,她在青木川认识了很多朋友,因青木川结缘成为终生的朋友。他们大多都是农民,有着质朴、勤劳、真诚和无私的精神。
   叶广芩提到一个细节,青木川的乡村旅游火了,来的游客多了,村民把自己用来当年货的腊肉等好吃的拿出来,供游客享用。“看,这就是朴实无华,这就是感动,这就是农民朋友的赤诚之心。”回忆起青木川的老百姓,叶广芩充满着思念。
   有人说,叶广芩的文章荡气回肠,情真意切。我觉得,这和她本人的性情有很大关系。叶广芩是性情中人,有情怀,有追求,小说人物能够显得接地气,更多是因为她扎根在基层,听到了来自老百姓的心声,学会了和老百姓打交道。叶广芩知道老百姓想表达什么,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她把自己的情感和热情,融入到老百姓身上,更倾注到受读者喜欢的作品上。
  
   品尝痛苦·笑对人生
   《状元媒》是叶广芩的代表作品之一。全书以京剧“状元媒”开场:清朝最后一个状元刘春霖做媒,促成了皇室后裔父亲与平民母亲的婚姻,由此一个家族的故事得以上场,上演了一幕幕的“大登殿”、“三岔口”、“逍遥津”等经典剧。
   围绕这部作品,她为我们还原了自己创作的心情和情感
   “你的作品,弥漫着家仇国恨,贯穿始终的,是复杂的爱恨情仇。整篇小说,感恩和怀念挥之不去,老北京味处处可寻,读完叫人久久回味。语言很精美,用词也很准确,节奏也能紧跟时代,文中并不缺少幽默和哲理,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人物命运总是很悲凉,总体基调也是悲苦,为什么呢?”谈到叶广芩的作品《状元媒》,我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什么样的苦?是不是心里的苦,苦得难以言说,无法表达,心里默默流泪!这是知识分子的苦,这是人内心最孤苦最没办法诉说的苦,这种内心深处的自我意识领悟的痛苦,没有人能代替。这种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叶广芩直面生活的苦难,她说,自己在创作的过程中,联系时代潮流,回忆人物成长轨迹,体会人物所处环境,感受人物承受的苦难,也会一个人对着文字悄悄流泪,也会掩面长叹,哀生活之多艰。
   “这种苦,没有具体的词语可以形容,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感知到,你内心深处期盼的东西,只有你自己能理解。你自己想怎么样,能怎么样,有哪些无奈,需要忍受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每个人都在消化自己的烦恼和情绪,有的人消化得好,就容易幸福,有的人消化得不好,就容易受罪。每个人的人生中,也会遇到这样那样苦,我尽量让读者不沉浸在这种苦里面。要带读者看到一些比较光明的东西,就是说在跳出来看人生的时候,要有一种笑对人生的感觉。苦难过去了,洗尽铅华,人生也是淡定和从容。”叶广芩像一个生活的智者,娓娓道来,讲述生活的五味杂陈。
   “所以我写的人物最后结局总是比较悲凉。但从我们的性情来说,我们又不能悲凉。”在叶广芩看来,要以品尝人生的心态去面对苦难,而不是夸大苦难,在苦难带来的阴影中走不出来,这样生活就会变得很艰难。
   我的同事说,陕西作家呈现出来的苦,和你的作品表现出来的苦,有很大的不同。叶广芩接过话,“陕西作家表现出来的苦,那是真的苦啊!那种苦看得见,感受得到,苦得没有办法说,吃喝发愁,真是苦得断肠。就拿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来说,作品苦得叫人心痛,痛彻心扉。”
   叶广芩说,自己见过路遥创作,在一张没有铺盖的光板床上,路遥啃着冰凉的硬馒头,低头写啊写,旁边的手稿堆了一堆,文字改了一遍又一遍,密密麻麻,眼睛熬得不好了,看着就苦。太苦了,身体都熬坏了。路遥要是能多活几十年,读者或许能看到一些更好的更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谈起路遥的苦,叶广芩满是遗憾。
   “我第一篇小说的编辑是路遥,那时他是《延河》编辑部小说组组长。他很郑重地给我写了封信,称赞了我的小说。还在信里问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后来,没见过面的路遥推荐我加入了省作协的读书班,脱产三个月,集中学习,专门研究文学创作。细想,我能走上文学道路,从一个普通的护士到一个专业作家,跟路遥大有关联,他是我进入文学之门的领路人……”除了遗憾,叶广芩还怀着感恩之心。
  
   陕西文化根基深厚有好土壤
   “我经常说,陕西的黄土滋养着这里的文化人,各种创作素材信手拈来,陕西有好土壤,根基深厚又肥沃。陕西见证着历史的发展,挖掘陕西的文化,讲述陕西的历史,这是作家的幸运,可遇不可求。对我的写作生涯而言,陕西是永不枯竭的活水源头,我在北京生活了不到20年,大半辈子呆在陕西,在陕西的磨砺和锻炼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为我从事写作打开了视野。”叶广芩说,自己从1968年来到陕西,就扎根陕西,和陕西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叶广芩认为,西安的历史韵味,是必须比刨北京的事情还要艰难地去刨的,因为它很多东西都在地下了,北京直接就在地面摆着。北京的文化,是伸展的、张扬的,在视觉上很有冲击的,陕西的文化是内敛的、深藏的,两者反差是非常大的。叶广芩有北京的文化基础,进入了陕西的文化,两种文化的交融。这样一来,她可以从更好的角度去体味传统文化是什么。
   在老县城,叶广芩发掘了当地很多的文化资源,也为乡村旅游做了很多间接性代言。农民是她最挚爱的朋友,和农民打交道成了她搜集资料的一种方式。“听听老百姓怎么说,听听他们怎么还原事实,听听他们怎么想。”叶广芩说,为了收集一手材料,她翻山越岭,不觉得苦,不认为是累。和当地长者攀谈,听长者讲述久远的故事,乡亲们都很热情,总是拿出最美味最简单的乡村佳肴招待她,这让她很感动。
   叶广芩喜欢收藏一些传统的小物件,她在《状元媒》中提过,一个叫莫姜的女人送过一双袜子给她。而另一位女性人物,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屈雅君,最终将这双袜子收藏。屈雅君曾亲手建起了中国第一座妇女博物馆,现在,这双袜子就在妇女博物馆里。
   近年来,叶广芩的视觉,从描写家族历史转向关注大自然,关注生态环境,作品带给人返朴归真、怡然自得的感觉。
   这几年,她的笔尖涉及动物系列小说,以秦岭山佛坪自然保护区为背景,已发表《狗熊淑娟》《熊猫碎货》《老虎大福》等。叶广芩喜欢动物,不吃任何野生动物,呼吁作家多关注动物和生态保护题材。
   “大自然多好,岿然不动,有山有水,安静,沉稳,默默关注着人类,人类对大自然的过度开发给大自然带来了灾害,最终毁掉的是人类自身。我们现在讲乡村旅游,一方面要发展好乡村,保护好生态环境,传播乡村文化,尊重我们生存的根基,另外一方面要考虑到老百姓,带领百姓致富,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重要的位置,时刻不能忘了百姓。”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作品里,叶广芩始终牵挂着那些带给她诸多感动和欣喜的老百姓,小人物的细腻、赤诚、热情让她永远铭记。
   叶广芩擅长写乡村题材,许多传奇人物和传奇故事在乡村中弥漫开来。在她的文字里,走进星罗棋布的纤陌,黄发垂髫,草长莺飞,沐浴着温煦的阳光,像是进入世外桃源的感觉。青房瓦舍,鸡鸣犬吠,即刻感受到祖国大好河山的美好,也能聆听农人厚实的心事。
  
   叶广芩简介
   叶广芩,北京市人(在居西安),满族。中共党员,1948年出生北京。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人大代表,西安市第十、十一届政协委员,西安培华学院女子学院院长。曾被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有特殊贡献专家”称号。当今中国文坛上最具有代表性的实力派女作家。
   有家庭题材的小说《本是同根生》《谁翻乐府凄凉曲》《黄连厚朴》以及长篇小说《全家福》《乾清门内》《采桑子》《青木川》等。
   日本题材的小说,有《日本故事》,纪实题材的《没有日记的罗敷河》《琢玉记》等。
   多部作品被编为电影,如《红灯停绿灯行》《黄连厚朴》《谁说我不在乎》等。

共 4065 字 1 页 首页郑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pn=1">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